[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专访作家凌沧洲谈知识分子的自由观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1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本着没有历史真相,也就没有现实真相的信念,北京作家凌沧洲皓首穷经,叩古问今,在中国茫茫史海寻找自由的踪迹。最近,凌先生向笔者介绍了他的最新研究结果,勾勒了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在中国历史上的萌芽、发展和断裂。
     (博讯 boxun.com)

    凌先生呼吁中国公共知识分子言自由、行自由,推动中国早日告别"拿着西餐叉子吃人肉"的反文明时代。他认为,中国历史的结社自由是在1660年满清朝廷立法"严禁士子立社订盟"时结束的,到了1774年,满清所谓盛世明君乾隆弘历先生命刑部定聚众结盟罪,走向了"法制化",王法就是法,小民只有服从而不能质疑,更不能反,否则"杀无赦"。从此,中国知识分子一直被奴役至今,中间有些许短暂的结社自由,但为时不长。 没有历史也就没有现实真相
    
    昝:一般的学者都认为"自由"是一种舶来品,因此侧重从西学研究自由,而您却把着眼点放在中国历史上。能否说说您这样做的理由?
    凌:虽然"自由"之名来自西方,但"自由"之实——不管程度如何——世界皆然。我相信没有历史真相,也就没有现实真相,因此弄清楚中国人失去自由的历史,也就是遭奴役的历史,对于我们在中国本土重建自由,复苏自由是很有意义的。 结社和言论自由:高潮与断裂
    昝:中国历史上是否有结社自由?它的发展和中断情况如何呢?
    凌:中国历史上并非没有结社自由,事实上,结社自由的。明代中国的书院和社团的繁荣,构成中国人民自由史上的一道亮光。早在1594年,顾宪成就在江苏无锡创办东林书院,与一群学者讲学,讽议朝政,评论人物;1633年,张溥在苏州虎丘开复社大会,到会者千余人,叹者观前所未见。你不妨考虑一下,顾宪成、张溥等中华民族历史上的精英结社,可曾谦卑地怀揣一堆银子或"主管单位"的批文,去乞求朝廷恩准放行? 我们看到的结社自由现在成为可怜的"历史文物",而专制传统下有限的自由——比如活命的自由,现在是有的,却美其名曰"发展权",人权就是简化成活命权了。
    昝:中国历史上言论自由的情况如何呢?
    凌:古中国并非彻底的没有言论自由。言论自由的指数在汉唐时还颇高,只是到康雍乾之时才开创第一个谷底,一直到今天被称为'后清朝'时代。我刚才提到过明代中国的书院这个例子,那些书院不仅仅是读书,而是讨论问题,针砭时弊,所谓"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因此,这里的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叠合的,也就是说那时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都达到了很高境界。 我所理解的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在1644年后陷落和毁灭了。这是古代世界空前的践踏人权的恶法,征服者们用杀戮、牢狱和枷锁阻吓中国人民追求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勇气和热情。有的知识分子可以独立,可以说点真话,但现在为数不少的知识分子奴性就很十足,所谓以正义化身标榜的知识分子人格自我矮化,乐于"自宫",自觉地"莫谈国事",回避真实问题所在。这些现象是有历史原因的,中国人当亡国奴,已经有700年的亡国奴历史,还能没奴性?自由志士被丑化。谁还崇尚自由。岳飞在网上都被丑化为"城管"。反而是金兀术成了"民族英雄",还有什么正义可谈?历史上的征服都成了统一,杀人屠城成了统一的代价。被征服的奴隶成了统一下的顺民。我认为,没有历史真相也就没有现实真相。知道么?这些是总病根,至于说到当代反右、文革,那都是上述病症歇斯底里大发作。 告别"拿着西餐叉子吃人肉"的时代
    昝:我很赞同您的观点。您十多年来在体制内没有被同化掉,没有把自己的人格彻底奴化掉,早在十多年前就在著作《文化人批判》中这样说:"如果人民生活得像狗一样,那么帝国的武力强大有什么用呢?"我认为这样的启蒙很重要,但为什么我们都生活了21世纪了,进入互联网时代了,都是文明时代了,为什么我们还处在启蒙阶段?用你以前经常引用的话说,难道如今还处在"拿着西餐叉子吃人肉"的反文明时代? 现在的知识分子应该积极介入到捍卫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实践进程中去,言行一致,不但要对政治发表公开的意见,还继续坚持自己的理性,推广普世价值观,应该毫无顾忌地在各种场所表达自己的政见:如果没有公民普遍的言论自由和权利平等,那么民族复兴究竟有什么用呢?
    西哲说:"不自由,毋宁死",从长远看,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是会死的,我们也都不例外。惟一所要思考的是,我们活着的时候,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自由和幸福,为这个国家公民的自由和幸福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我们是否说得有理,是否做得正确? 当然,言固然重要,如果不行出来,只不过是一堆空话而已。所以,公共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要行出自由来,为真理为公义而行,为民主自由而行,为早日建立起公民社会而行。因为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都当然具有天赋人权: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宗教自由、游行自由、财产自由、平等的自由、申冤的自由、迁徙自由、生育自由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权利,已经被权力剥夺的,都应该归还于民,才是和谐,但愿众人起来共同担当起责任,传播文明之光,投身驱散黑暗的行动之中去,唯其如此,我们才能弃绝"拿着西餐叉子吃人肉"的反文明时代,实现中华文明和现代文明的真正接轨。
    
     ──《观察》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古往今来:专制的中国奢靡于最无耻的制度/昝爱宗
  • 毛泽东人祸和他的理想破灭史 ?/昝爱宗
  • 《江选》出版:还有多少人相信江泽民?/昝爱宗
  • 北京朝阳法院是可耻还是不要脸?/昝爱宗
  • 胡启立和周强成为两种不同的人/昝爱宗
  • 2005 年新年寄语:一民们的自由民主责任和爱/昝爱宗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老昝——昝爱宗 转自塞林的新浪博客
  • 昝爱宗 :杂文家鄢烈山披露当年南方周末挨整内幕
  • 《中国县域经济报》逼迫山西站记者苗葳辞职/昝爱宗
  • 何家栋先生遗体10月18日在北京火化/昝爱宗
  • 昝爱宗 :丁东先生被“抄家”、传唤并指为“犯罪嫌疑人”
  • 国内外人士联署声明:强烈要求浙江当局迅速释放昝爱宗
  • BBC:记者昝爱宗 报道萧山教堂事件被拘留
  • “萧山7.29事件”致杭州公安局吴鹏飞局长的紧急呼吁公开信/昝爱宗
  • 昝爱宗 : 呼吁: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陈光诚
  • 昝爱宗 :爱—献给我的朋友,以及特别的祝福给陈光诚夫妇
  • 昝爱宗 :中国新闻界“良娼”颠倒
  • 呼吁领导人到天安门为数千煤矿死难者志哀/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