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中共党员龚文英致十一届全国两会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质疑国企改革是强盗和有组织鲸吞行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十一届两会全体代表:
     我是龚文英,上海染化三厂职工,今年43 岁。82 届大学毕业后进单位至今。86 年入党。女儿今年13 岁,丈夫同厂。我们在车间一线任工程技术员、设备员、车间主任。直到1994 年底,我厂被一分为二:一部分与德国巴斯夫合资搬迁到浦东;原址留下四百余人,占地92 亩,明确搞原址利用,有七千多万元。我们俩均在其中。长期来我们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企业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年获得荣誉。90 年前后,我厂在效益、产值等诸方面在上海乃至全国名列前茅。不曾想至今我们一无住房,长期住在公婆的两间层高2.5 米,没有卫生、灶间三家合用的简易危房内,人均面积不到5 平米。二. 自95 年来,一直待岗无业无经济收入,举债为生。三. 长期在阳离子染料生产的三废环境中工作生活,患有职业病。
     关于住房, 90 年后,厂分房组将我家的增配条件改为套配,再借口无合适房源而搁置。96 年后,党委书记严强国弄虚作假,收受贿赂以权谋私,如副厂长潘立柏连分三次,科级干部梅翠英为其2 岁的外甥女第二次增配全独一套,浴得池经理殷菊英隐瞒他处住房,且将二室改一室,二代改三代,增配全独一套,青年中层干部朱文珍为其婆第二次再分一次(该房源当时完全适合我家增配),她在严强国指使下,至今未付还我个人安装的电表费80 元。我们夫妇同厂,只因未送礼,只因我参与动迁上访,遭双重打击报复, 20年未分一次房。七十多岁的公婆有家不能归,家庭关系恶化破裂。
     关于待岗,95 年初,我厂染料停产搞原址利用、二产转三产。为响应厂长“一年内全部上岗”的号召,我们暂时待岗了。96 年6 月,染料公司推翻承诺行政干预,将濒临破产的染化九厂1500 人并给我厂,改名为“三泰染料厂”。同时任命无政绩无文化无能力的九厂总支书记为厂长,任命公开扬言“到我厂是为分一套住房”的公司劳资科员严强国为党委书记。强盗式兼并后,我们之上岗和三厂之原址利用均化为泡影,企业每月发205 元生活费。几年来,有组织地鲸吞群蛀,使企业连年亏损。 2000年 4 月,企业宣布:立即停发生活费,强制解除劳动关系,材料退到街道。我丈夫董晓华也在其中。从此我们失去了仅有的两百余元生活费,无经济来源。为求公正公平,我们在上海各级组织上访,但企业借口没钱解决,各级组织只是表面协调,实际都是侵权的帮凶,直到2000 年 10月,市领导在协调会上讲:《劳动法》是伪劣产品,才使我们惊醒。事实情况是: 1. 染化三厂在浦东投资建造的设备设施,库存全部染料等,在98 年合资企业停产时,如数被公司拿了。兼并后,几千万三厂原址开发的房地产收益被公司和三泰厂瓜分了;七千万国资被蛀空了。然而,兼并前后有关各方没有考虑我们的吃饭问题,是不争的事实。2. 企业内有45 岁应退休至今56 岁还在就业:初中毕业的殷菊英。且其丈夫和小姑也被特别关照在我厂上岗;除我们外,签内退的仍可继续回聘,拒绝“卖断”的也照发工资。3. 将我们过去的毒龄全部“操作”给九厂无毒龄的职工,让他们提早退休。4. 当时企业借口是经济性裁员,可劳动局明确:要到2000 年8 月后才开始。5. 染料公司在98 年有与所属员工协议解除劳动关系的经历。试问:他们凭什么无协议强制解除我们的劳动关系!
     关于职业病,我们长期在阳离子三废环境中工作,平时享受营养补贴及定期检查治疗。众所周知,三废对人体的危害既是眼前的又是漫长的过程,其症状反应也因人而异,所以职业病防治是长期的。现在我们40 余岁,十几年来,明显有牙周炎、牙龈萎缩、鼻炎、咽喉炎、皮炎、流泪、视力模糊、头晕、耳鸣、、失眠等全身症状。女儿13 岁,也有鼻炎、咽喉炎、气管炎等症,身高和体质明显比同龄人差。而新的医保政策每年给307 元,没有考虑职业病的防治。所以有病只能拖,已有多年没有看病了。
     综上所述,强盗式兼并鲸吞了国资,弄虚作假收受贿赂打击报复,使我一家落到无房无业贫病交家的境地。七年上访,屡遭恐吓欺骗及24 小时监控;再上访,又先后四辆自行车被“窃”,直至2001 年6 月他们放风开除我党籍。七年,我们被剥夺了一个职工所有的权利,失去了人的尊严。我一无所有,艰难求助于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求助于黄菊、陈良宇等各级领导和组织,却从未得到帮助和解决,除谎言外。相反,同样的企业职工,有的月收入超万元;有的拿企业的门面开张营业;更有拿工资的厂领导在企业的三产里分红……他们借口改革,暗放公“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然而有目共睹的事实是:我们与他们拥有同样的“父母”、同样的“皇天”,论条件,我们比他们强,凭什么他们就做了企业的宠儿,我们就做了企业的弃儿?!走投无路来到您们处求救。要求从实际出发按宪法按政策公正公平地解决住房、劳动关系及工作、职业病就医等问题,赔偿经济损失。
    祝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顺利召开
     此致
     敬礼
     上海染料化工三厂职工 龚文英
     (2002.10.16 ,2003.12.21)
     联系电话:56984612
     联系电话:56984612 联系时间:8:30—— 9: 00, 16—— 22: 00
     联系人: 龚文英
     2008年3月8日 于北京
    
    附:上海市民张桂兰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控诉陈良宇黄菊
     我是上海市黄浦区居民张桂兰,今年83岁。在1996年因遭政府出动200余军警无过渡房、强盗式强迁,家被劫,前店后厂被毁,子女无业,举债为生。11年政府不还一砖一碗(十年中无过渡房、过渡费、无生活费)无家可归无以为生。全家被逼依法上访,却遭报复陷害。逢节点会点敏感吋期,我家多人几个家庭必被政府派来的便衣及社会闲杂人员24小吋人贴人式的监控。平吋家中电话手机被恶意监听、骚扰、停机,信件、电报无一不受到影响,甚至在我借住地的门口安装监视器及简易房屋,以方便其非法监控。迫害的触角在我们的政治、经济、教育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己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十年中上访信件数千计,上访电报数百计,京、沪上访不计其数。(我们依法每月、每年不间断地向区、市,北京的各个职能部门的信访办去信或走访反映,向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共中央政法委、全国人大、公安部、民政部、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机构去信或走访反映,久拖不决后也向历任党和政府的各个领导人来信反映,向北京每年的两会及党代会秘书处和主席团去信或直接发电报上访反映,向新华门的党中央总书记求救,2003年后也多次向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国妇女报社、中国政协报社等各大媒体反映,向北京市公安机关、国务院法制办申请静坐或游行(未获批准))。然而事情得不到介决,动辄却被非法遣送、非法关押、私闯民宅野蛮搜查。特别是:
     2003年11月4日,前店后厂老板即我儿子龚浩明被非法刑拘、劳教贰年陆个月。罪名扰乱社会秩序:据审讯期间获知,1、被政府内定为上海2003年“9.30”事件”的嫌疑领袖。2、因我们家在每逢会点、节点不断向北京人民大会堂党和国家领导发送申诉、控告电报。3、审讯期间多次被问及龚浩明与静安区东八块的沈婷及陈恩宠律师的关系。4、他们明确告诉龚浩明:“是陈良宇说要抓你的。”据体制内人士说:为了给龚浩明定罪,他们天天晚上要学习《上海市信访条例》,要研究怎么用此条例来给龚浩明套罪定罪。且还要剥夺龚浩明复议的权利。劳教期间龚浩明被圈禁、殴打、虐待、体罚落下一身病伤。至今不给医治。
     2001年10月、上海召开APEC国际会议期间,老伴龚宜富因受到几十个特警深夜私闯民宅野蛮搜查的严重惊吓,患上帕金森氏综合症瘫痪在床。为儿子遭非法关押、劳教及不堪忍受长期迫害老伴积郁成疾,在2005年9月1日始,不断送医院抢救,然市、区、街道政府却麻木不仁,坚持不放我遭无辜关押的儿子。直到2006年1月3日,龚宜富带着最后的凄凉绝望、和对上海市法西斯暴政的愤恨含冤去世,至死没有看到拿到自己的房子!而所谓的政府仅借出杯水车薪的人民币五千元整。这笔钱等同于街道政法委从每次非法监控我们一个“上访对象”中最少可捞取的“稳定费”。
     十余年来,为上访我80多岁在北京府佑街派出所、在上海市公安局正门、在自己临时住处,都遭到过上海政府及派出的多名警察的殴打。2004年3月20日我在北京府佑街派出所,被约十名截访人员打进车内时,头撞上了车,当场昏过去,他们也不管我死活,只顾朝北京站送。我和老伴活了80多岁,以前也没有碰到过这样野蛮凶残的政府。
     二女儿龚秀芳,因上访在1996年失去内退机会,长期无经济收入。体弱多病,十多年不能看病。现年55岁,工龄约35年。不给依法办理退休,补偿经济损失。
     三女儿龚文英,长期无经济收入,有单位不能回。夫妇同厂,工龄累计48年,未分到一套住房。女儿16岁。自2002年6月开始至今,三口之家靠两份低保维持生计。
     ……株连九族,罄竹难书。
     盼追究上海市委市府反宪法、反人民、反灭绝人性地迫害我全家的法律责任;要求温家宝总理给予我们难民救助;要求上海政府在诚信的基础上,依法解决我们一家的住房、前店后厂的动迁问题,包括由此产生的其他相关问题。给十多年中受尽折磨和摧残的全家老少一个公道,也使我老伴的亡灵真正获得安宁,使其善后事宜得以进行。
     以上相似的内容、相似的方式的求救和控告在强迁连头带尾的12年中我没有停止过。但至今政府仍不还一砖一碗,而12年中指挥迫害我一家的各级政府和政法委的人员、直接参与迫害我们的警察们和他们雇佣的社会闲杂人员都因为对我们一家的迫害和监控都得到了职务提升或得到了极大的经济利益。值此机会,我一家不得不向您们提出经济上的帮助,希望紧急借款10万元人民币,以解生存生活燃眉之急!今后解决时如数奉还。谢谢!
     顺致敬意!
     上海张桂兰一家
     2007年10月15日 于北京
     联系电话: 021-63111903
     联系地址:上海市黄浦区金陵东路183弄9号二楼 邮编200002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台胞张贵兰致北京两会十一届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图)
  • 孙文广:建议两会讨论六四、法轮功问题——致两会公开信之二
  • 就金枫大厦事给业主的公开信
  • 孙文广:建议清明节开放广场纪念碑——给08两会的公开信
  • 上海居民龚秀芳致十一届全国两会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 上海居民严永敏致十一届全国两会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一)(图)
  • 上海86岁统战对象朱光泽致全国两会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 孙文广:为两会代表支招——致全国两会公开信
  • 上海华侨李建荣致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孔强的第七封公开信:请求紧急法办江泽民的外甥吴志明/孔强敬呈
  • 刘逸明:张德江应该下台--致两会公开信
  • 致全国人民代表的公开信/岳求珍
  • 叶国强:诚致党和政府的公开信
  • 建议张德江请辞副总理提名致“两会”公开信/朱健国
  • 麒麟家园业主致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德印公开信
  • 邓威: 评说毛泽东千秋功罪 致胡温的公开信
  • 孔强呼吁社会各界人士紧急关注郑恩宠律师 (第六封公开信)(图)
  • 致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的公开信/时花
  • 许志永:你们不可以来北京腐败——致全国人大代表的公开信
  • 于佃荣:《致全体公民的一封公开信》
  • 上海居民苏培民致十一届全国两会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图)
  • 重庆226名右派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蒋文扬
  • 吕耿松妻子致吴邦国及人大代表的公开信
  • 维权律师郑恩宠致媒体公开信 强调接受采访没有选择性
  • 维权网发表关于访民群体致“两会”公开信的声明
  • 北京:访民今天集会请愿,给两会的公开信(图)
  • 一万多访民通过维权网致两会公开信
  • 郑恩宠周三再遭殴打 冯正虎公开信吁中央介入
  • 范子良:致胡锦涛先生、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
  • 丁子霖不满媒体重发表其旧公开信
  • 维权网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信
  • 丁子霖代表125名中国给全国人大和政协的公开信
  • 写给河南省委书记和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郭飞雄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中国领导公开信
  • RFA张敏:袁伟静手机恢复正常 口述公开信请求释放胡佳
  • 此案震惊国内外 依法岂能再拖压——“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人大代表的公开信
  • 袁伟静致中国国家领导人请求释放胡佳公开信
  • 许志永:就胡佳被捕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王晶垚: 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图)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棚改黑幕——辽宁阜新棚改居民的公开信
  •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呼吁公安缉拿19年前杀父凶手的公开信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硕士致院长公开信:我花几万买了个地方睡觉和自习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给即将攻台的解放军官兵的一封公开信:张万年的儿子住在美国豪宅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就中国渔民们在菲律宾狱中的恶劣待遇给阿罗约的公开信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