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滕彪被绑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9日 转载)
    滕彪更多文章请看滕彪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作者:刘晓波 文章来源:观察 点击数:1 更新时间:3/8/2008
    
    在奥运年,在两会期间,在自己家门口,滕彪博士遭遇公然绑架!
    
    中共十一届人大开幕了,早已排定的换届大戏上演了。看电视报道,人民大会堂正面的国徽很庄严,会议大厅里的灯火很辉煌,代表们的表情很灿烂,送给温家宝的掌声很热烈。
    
    然而,3月6日晚上八点半左右,天早就黑了下来,但比自然界的黑暗更黑的是人世。绑架者是身分不明的黑人,绑架所用的汽车也是黑色的,滕彪就被这样的黑暗所吞噬。
    
    现在,失踪四十一小时的腾彪,终于回家了。
    
    担惊受怕的妻子,有理由不再堵心;关注滕彪命运的朋友们,也有理由松口气。然而,当在电话中听到滕彪报平安的声音,我非但没有任何庆幸的感觉,反而被一种黑乎乎的毒素浸透。
    
    我生活在怎样的国家?我每天面对的是怎样的权力?我还要见证多少同胞毫无缘由地突然失踪?
    
    没有传唤证,也没有拘留证,更不告知家人,一个大活人,说绑架就绑架了,甚至没有任何公开的说法!
    
    四十一小时后,说释放就释放了,还是没有任何公开的说法!
    
    他们也真干得出来,不必给理由,也不必找说法,甚至连歪理都不讲!
    
    号称崛起大国,居然如此猥琐地践踏人权;号称和谐社会,居然如此偷摸地撕裂善恶;号称亲民政权,居然如此卑劣地威胁国民;号称依法治国,居然连恶法都不讲。
    
    不必问,我们就是生活在这么黑暗的国家;我们每天就是必须面对这么疯狂的政权。黑暗释放的阴冷和恐怖,如影随形地紧贴着我们。因为,独裁制度具有先天的黑暗性,黑暗产生恐惧,恐惧制造敌人,敌人思维必然导致权力的疯狂,权力的疯狂用到极限,终将导致整个社会的疯狂。
    
    一个合法性匮乏的政权,先天的疾病就是内在的虚弱和恐惧,极度的虚弱必然以动用强硬的暴力来平衡,极度的恐惧必须以让所有人恐惧来安慰。
    
    独裁政权是高度警觉的,警觉到时刻瞪圆专政的眼睛,毫不懈怠地寻找敌人,不会酣睡、不会小睡、不会打盹、甚至不会打个哈欠。没有敌人也要寻找敌人,只要寻找就一定能找到,因为它会本能地制造出敌人,否则的话,看不到敌人的独裁者将更加惶恐。特别是在独裁政权大搞自我加冕的庆典之时,它每时每刻都处在黑暗之中,每个白天都能看到阴影,每个夜晚都可能被噩梦惊醒。
    
    独裁者与热爱自由的人性相反,具有把公权力变成私权力的极端渴望,是人性向残暴、多疑、嗜血、虚伪的畸变。独裁者从不会高枕无忧,而不会高枕无忧的原因,不是因为客观上失眠,而是主观上就不想睡好。它非但不讨厌噩梦连连的夜晚,反而热爱充满噩梦的夜晚,越恐怖的噩梦它就越喜欢、越沉迷、越陶醉,以便能够尽早被噩梦惊醒,连夜发布追捕“敌人”的命令。这是独裁制度异于其它制度的独家创新,更是独裁者异于正常人性的畸形心理圆满。
    
    “噩梦”中的“敌人”让独裁者恐惧,也是他实施恐怖政治的最大理由,不制造敌人的独裁政权,便失去了滥用暴力和实施恐怖的借口。权力的内在恐惧必然转化为无孔不入、无时不在的外在恐怖,独裁者为了缓解他个人的内在恐惧,必然把亿万人置于恐怖政治的威慑之下,只要与独裁权力沾边了的人群和土地,皆无法逃脱恐怖的阴影。因为,独裁者的逻辑是:“不管其他人是否喜欢,我的噩梦连连的夜晚,必定就是所有人的夜晚;我个人的恐惧,必须由所有人来分担。”
    
    权力的黑暗是独裁政权的癌症,无论它曾经多么蛮横和强大,或迟或早,它必然被这黑暗所吞噬。
    
    2008年3月8日于北京家中(《观察》2008年3月8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崔亚平:关于《刘晓波文集》的通信(四)
  • 《刘晓波文集》最新版本目录(电子稿)
  • 刘晓波: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 刘晓波: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 刘晓波:坏制度与“好总理”
  • 刘晓波: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 刘晓波: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 刘晓波: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 刘晓波: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 奧運,中共的最大面子/刘晓波
  • 刘晓波: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图)
  • 刘晓波: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 杨帆回应刘晓波
  • 刘晓波: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 请勿苛责‘知识人’——与刘晓波商榷/张成觉
  • 刘晓波: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 刘晓波: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 刘晓波: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读章诒和《顺长江,水流残月》
  • 崔亚平:关于《刘晓波文集》的通信(三)
  • 民间权利意识在觉醒-著名作家刘晓波谈中国独立民间社会当前的发展(图)
  • 丁子霖刘晓波关于“人性光辉奖”和“良知勇气奖”奖金使用的说明
  • 刘晓波:勇气并不必然代表良知—获奖感言
  • 刘晓波: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 苹果日报专访刘晓波:同一个梦想没同样的人权
  • 明报专访刘晓波:胡温治下 平反无望(图)
  • 刘晓波: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组图)(图)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获得第十一届人权新闻奖(图)
  • 刘晓波:爆竹声中警察上岗,真辛苦
  • 记者无国界访华会见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
  • 刘柠:我遭遇北京警察骚扰的经过-探访刘晓波家
  • 美国之音报道刘晓波等受威胁事件
  • 刘晓波收到威胁信:“小心狗命”
  • 刘晓波: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 刘晓波丁子霖等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
  • RFA: 刘晓波出书批判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新著《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出版(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