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特权阶层的老少分化/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8日 转载)
     全国人大与全国政协的“两会”在北京刚刚开幕,话题很多,但最特别
    的是展现中共特权阶层的老少分化。这话怎么说呢?
     (博讯 boxun.com)

     从老的来看,会前就传出“第三代领导集体”中的李鹏中风,江泽民脸
    部麻痹,这当然是有心人释放出来的党国机密。虽然李鹏的千金李小琳与“
    太上皇姑”江泽慧都矢口否认,然而这两位没有按照惯例出席开幕式已经说
    明了一切。最惨的是为了维护这两个家伙的“永远健康”形象与第三代领导
    集体内部与他们及第二代领导集体的团结,其他“集体”成员,如乔石、万
    里、宋平、朱镕基、李瑞环等也作为江李的陪葬品而一律不准出来亮相,一
    点“余热”、“余光”都发挥不出来了。
    
     其实,这样安排也非常符合“第四代领导集体”的心愿,借维护江泽民
    与李鹏的形象为名,把残存的第二代领导集体与第三代领导集体全部打入“
    地下”,省得他们出来,分散媒体的焦点,抢夺第四代的光环。不是嘛,每
    次大会期间江泽民色眯眯盯住女服务员的丑态,已经成为媒体争先恐后猎取
    的目标,比胡锦涛的政治报告与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更引人入胜。
    
     经过这一次把上一代打入“地下”的先例,以后就可以成为惯例了。当
    然,剃人头者,人亦剃之,当二○一八年胡锦涛与温家宝七十六岁,还不是
    耄耋之年,脸部与下半身或者还没有麻痹,而贾庆林之流也还“黏富力抢”
    的时候,他们也会被第五代领导集体打入冷宫。当然惯例也可以修改,看胡
    温如何翻转这个“先例”了。
    
     少的又如何?这次大会,邓小平的残障儿子邓朴方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毛泽东的智障孙子毛新宇顶替他老妈邵华出任全国政协委员,这倒是最佳
    拍档。这个安排显然亏了邓朴方,因为他到底也是文革的肉体受害者,而毛
    新宇这个白痴则是毛泽东丧天害理的报应,到现在他还在胡乱吹捧毛泽东这
    个魔头非常“伟大”,而自己不如“毛主席他老人家”伟大,更是丢人现眼
    。胡温把他们摆在一起,是要显示这些加害者与受害者后人的“团结”,从
    而实现“和谐社会”?真是一番苦心啊。
    
     除此之外,毛泽东的两个女儿李敏和李讷,周恩来侄女周秉建,陈毅之
    子陈昊苏,胡耀邦儿子胡德平,万里儿子万季飞,李先念女儿李小林,李鹏
    女儿李小琳,也都是政协委员。这些说明了什么?那就是他们的老子原来都
    是中共特权集团的核心人物,有理没理,他们现在也要承袭特权,冒出政坛
    ,但是属于“次级”特权,也就是失去了呼风唤雨的权力而保留若干“光环
    ”;然而具讽刺意味的是,政协是统战机构,是政治花瓶,以前他们的老爸
    统战别人,如今他们则被列为统战对象,沦落为政治花瓶,真是现世报呀。
    这是政治现实,党的最大特权利益只能是属于目前掌权的一小撮,至于毛泽
    东、邓小平,即使他们曾经都是叱吒风云的中共第一号人物,死了以后,他
    们的后人也只有被拉下马而充当花瓶的命运。
    
     江泽民的后人江绵恒正在处于“世代交替”的缝隙中还没有进入政协,
    一旦江泽民全身麻痹了以后,也许江绵恒也将进入花瓶行列,对他来说,这
    该还是好运。因为中共从第二代领导集体开始,吸取了教训,达成了默契,
    哪怕上一代互相厮杀,后代也都要相互“保护”,这样全党才能“和谐”,
    才不会被人民群众所推翻。至于老百姓的死活,这些从第一代到第若干代的
    压迫者与掠夺者,哪怕他们手上沾满鲜血,也是共产党统战与“和谐”的对
    象。这是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做的评论 2008-3-5)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苏联的教训——要着力抑制和消除官僚特权阶层
  • 国家公务员形成一个贪婪的特权阶层!
  • 郭飞雄:住手,新乡的官僚特权阶层!
  • 杨在新:为什么特权阶层的非法占地没人问?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中国特权阶层的医疗服务
  • 普通百姓缺医少药 医疗制度只为特权阶层服务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中国股市的退出机制是特权阶层对广大中小投资者的残酷掠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