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台胞张贵兰致北京两会十一届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 http://boxun.com/hero/shpzw
    上海台胞张贵兰致北京两会十一届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我丈夫周向东是台胞叶周妙凤的嫡亲侄子,其姑妈曾在1996年为上海浦东新区捐赠了一亿三千万的高级中学-----进才中学,学校落成典礼时陈至立和龚学平副市长到场祝贺(有照片为证)。
    上海台胞张贵兰致北京两会十一届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上海台胞张贵兰致北京两会十一届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全体代表:
     您们好。
     我叫张贵兰,是已死亡病人周向东的妻子,居住在上海市闸北区彭清新村54号203室,我怀着万分悲伤的心情向你反映我丈夫周向东在瑞金医院就诊时,短短十天就被医院医治而亡的骇人事件:
     2006年12月10日,我丈夫因牙龈出血去附近医院就诊,验血常规后发现血小板低,医生建议去大医院看病,12日去瑞金医院就诊,13日晚输了一袋血小板,15日预约做骨穿刺,16日早(休息天)来电告知是急性早幼粒白血病(APL一M3)。叫我们当天必须赶快住院治疗。被血液科主任李军民收入519床(系女病房),1 6日、1 7日(星期日)两天未做针对性治疗,l 8日在得到我们能肯定支付全额化疗费后(每针5000元自费药)马上进行化疗,19日早6时我丈夫就发生全身剧烈疼痛等巨大不良反映,询问医生告知是正常的。同日转到509床(男病房),由于我丈夫持续全身疼痛,呼吸困难,护士长将他转入监护病房539床。从19日—26日医生不顾我丈夫的身体状况,.继续化疗并加大剂量......同时却没有相对应的治疗措施。,在此期间,血液科主任医生孙蕙平医生对病人毫不关心,不闻不问,任由病情发展恶化,直到26日下午四时我丈夫感到身体不适,我恳求医生救救他,但无任何医务人员到场抢救直至八时死亡。
     面对丈夫的突然离去,我两眼茫然,无法想象,这就是治病救人的医院吗?我丈夫进院时吃得下,睡得着,活蹦乱跳的,短短的lO天化了近6万元(借来的)是来送命的吗?临终前;他神志清醒;“为什么不输血,为什么不救我?"如今40岁的丈夫含冤而去,留下年幼的孩子,年迈的父亲和没有工作的我该如何生活下去?为此,我伤心欲望,整日以泪洗面,心如针扎般疼痛,我自责没有托熟人送红包,我后悔不该去瑞金医院。年幼的女儿为了爸爸的事也不想读书,整天吵着要爸爸,幼小的心灵受到悲伤 ,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为了给冤死的丈夫讨个公道,我去瑞金医院交涉,院方三次回复他们没有过错;我要求院长接待,但他们不予理睬。为此向卫生局申请协商解决,:卫生局的陈同志欺上瞒下,反复推委,不予解决,(有证据)。我多次去上海市委市府信访办他们敷衍了事、不作为,不见回音。特别是228号工作人员态度恶劣,污辱谩骂我们(有录音为证)。他们的所作所为,与胡锦涛主席提倡的“创造和谐社会,尊重生命”相符吗?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尊敬的温家宝总理:我丈夫周向东是台胞叶周妙凤的嫡亲侄子,其姑妈曾在1996年为上海浦东新区捐赠了一亿三千万的高级中学-----进才中学,学校落成典礼时陈至立和龚学平副市长到场祝贺(有照片为证)。当年我们无偿捐献,不求任何回报,而今她的侄子却残遭毒手,死于非命。上海市人民政府却不闻不问,不予解决;这多么让人寒心,他们就是如此对待台胞的亲人吗?
     在万般无奈下,我只能抛下幼女进京告状,我及全家强烈要求中央政府派遣或组织人员前往上海调查,为我丈夫讨还公道。以告慰冤死的亡灵,让生者走出困惑。
    下面提出我的疑问,望中央政府给予调查:
    1、医院叫我们入院的诊断依据是什么?
    2、诊断为APL,请问确诊的依据,正式报告在哪里?
    3、请医疗专家主任解释APL的概念,应该怎么治疗,预后的情况怎么样?
    4、既然是APL,又是急诊,请告知我们对周向东第一天、第二天的诊疗过程。,
    5、你们凭什么做化疗?化疗方案有没有依据,你的指证是什么?
    6、在化疗过程中病人病情在变化,你们医生在干什么?
    7、病人病危时,医生是如何抢救的,请告知抢救过程?
    此致
    死者家属:张贵兰、周怡婷 联系电话:待查
    联系地址:上海市闸北区彭清新村54号203室,
    2008年 3月7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