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暴风雪的教训是什么?/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5日 转载)
     今年一月十二日以后,中国大部分地区出现入冬以来最大幅度的降温,
    宁夏、陕西、山西、山东、河南、湖北、江苏、安徽等省持续出现雨雪、凝
     冻天气,部分地区出现大雪或暴雪。接下来暴风雪降临到下雪机会不多的湖 (博讯 boxun.com)

    南、贵州、云南、广东等地区。湖南、广东地处京广线南段,是珠江三角洲
    农民工回湖南、四川、贵州、河南乡下过年必经之地,由于铁路中断、交通
    受阻引发的人潮聚集在广州车站,这种难以界定是合法还是非法的集会,随
    时可能发生暴动,才引起当局的重视。于是才有总理温家宝“三下江南”视
    察交通与关怀民生的“壮举”;而寒天与交通问题导致的能源危机,也促使
    胡锦涛总书记视察煤矿,督促增加产量与加快运输流量;各政治局常委也纷
    纷外出视察,以便体现有难同当的集体主义精神。可那已经是暴风雪灾害的
    尾巴。
    
     有气象预报,党没有重视
    
     根据中国民政部在二月十三日公布的数字,截至二月十二日,雪灾已造
    成一千一百十一亿元人民币的直接经济损失。这次雪灾的经济损失远超过中
    共建国以来单一自然灾害的损失。民政部部长李学举说,雪灾造成二十一个
    省(区、市、兵团)不同程度受灾,因灾死亡一○七人,失踪八人。农作物
    受灾面积一点七亿亩;森林受损面积近二点六亿亩;倒塌房屋三十五万间。
    
     每逢有大灾害发生,中共必然声称这是“百年未遇”或者是“五十年未
    遇”的自然灾害,从而为自己卸责。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因为据说这又是百
    年未遇的暴风雪。然而这场暴风雪是不是事先没有预兆的突如其来而猝不及
    防呢?
    
     二月五日晚央视《新闻调查》特别节目《风雪年关》中,中国气象局副
    局长许小峰透露,中国气象局在对“○八大雪灾”的预报中,不仅短期预报
    准确无误,而且提前一个多月,在二○○七年十二月就作出基本准确的长期
    预报,并向国家有关部门郑重呈交了预警报告。他强调说:“在全球变暖的
    情况下我们感到,去年十二月份天气异常地暖。暖冬的天气呢,会容易造成
    一个大的范围的变化。所以我们当时给有关部门,报了一个这种可能性。”
    许小峰不便透露他们汇报给国家哪一个部门,以免有“施压”与“抹黑”之
    嫌。不过,由于党领导一切,这个责任自然要由党来负责。胡锦涛如果是“
    核心”,责任更大,如果还不是,那就政治局常委集体承担责任。不过有报
    道说,贾庆林很不仗义,胡锦涛在十七大包庇了贾庆林,不顾他的贪腐形象
    继续给他留任,但是这次要他去贵州居然不肯去,是不是嫌那里太穷没有油
    水?
    
     春运老问题,如今雪加霜
    
     为什么对这些警告,党会漠然视之呢?这有许多因素。
    
     从历史因素来看,中共当局曾透露文革初期毛泽东给江青的一封信中说
    ,牛鬼蛇神七、八年跳出来一次。但是今年距离二○○三年“沙士”疫疾大
    传播才五年,今年又有北京奥运来冲喜,毛伟大的英明预言怎么可能失灵呢
    ?
    
     更主要的是,我党自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来,就GDP挂帅,金
    钱比人权重要,所以“促生产”比“抓人权”重要,自然不大理会会有什么
    “自然灾害”发生,因为灾害再大,也不会影响到中共官僚特权集团,甚至
    他们可以大发灾难财。
    
     在处理交通问题上,首先就表现出来。即使没有暴风雪,每年的“春运
    ”都是对铁道部门的考验,别的不说,每年都有乘客因为经受不住乘车的压
    力而在火车上发疯。例如一月二十八日晚,从厦门至重庆的K336次列车因晚
    点10多个小时,车里严重缺水。一名男子因长时间乘车突然精神失常,将上
    万元的现金在车里撒。有上万元现金,大可舒舒服服搭飞机回乡,由此可知
    这些辛苦钱一定有别的重要用途,然而因为搭火车而断送了他的健康。如今
    可是雪上加霜,地方政府与火车调度也会出现利益矛盾而互相扯皮。事后广
    州市政协副主席郭锡龄炮轰铁道部,双方交火,仅仅是冰山一角。
    
     几十万人聚集的广州火车站没有发生大规模的骚乱与伤亡,实属万幸。
    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承认“不出事是很偶然”。相信是那些农民工对远方家
    庭的牵肠挂肚,转移了对政府的不满。而虽然媒体报道“民工买不到车票中
    三百四十一万大奖”,也没有能够打动大部分民工的回乡决心。
    
     能源危机,再敲警钟
    
     为了稳住人心,广州、福州等城市提出挽留民工在当地过年的温馨口号
    ,还给滞留车站的民工送饭、送菜,大大纾缓他们的情绪。可见只是“无产
    阶级专政”并不可能构建和谐社会。
    
     因为暴风雪导致的能源短缺,也再次敲响中国能源危机的警钟。如果按
    照中国官方的数据,中国能源的自给率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四,然而中国却
    常常传出电力短缺的信息,可见一定是在什么环节上出了问题。最先是一月
    二十二日武汉大限电,开始了华中与西南地区的电荒,其中贵州全省电力瘫
    痪;再就是湖南郴州停电、停水几乎两个星期。造成这些原因,一是暴风雪
    压垮供电设备,如贵州、郴州;一是因为交通问题导致发电厂的煤炭供应不
    继,例如广东煤的库存供应量只有两天,上海是四天而导致“夜上海”失色
    。就是灾难过去以后,广东在二月十八日还开始实施“错峰限电”,限电期
    间实行“轮休”制度,有关企业每个星期需停电一至三日。
    
     这些问题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个供电设施是不是豆腐渣工程,为何抵
    受不了暴风雪的侵袭?一个是中国国企垄断能源企业,而且多由权贵子弟掌
    握,他们当然不思改革,物以稀为贵才能获取暴利;再一个是能源价格不是
    由市场决定,而是行政介入,因此不能正确反映供求情况。政府与利益集团
    的勾结及矛盾,怎么可能使能源的发展正常化?
    
     人事空窗期,党政该合一
    
     当然,这些灾难还有政治制度上的问题,也就是处在重要人事换届的空
    窗期。去年十月的中共十七大开完后,完成党的人事更替,并且也为三月份
    的政府人事更替做准备。也就是说,要上的已经“备位”,但是还没有名份
    ;要下的,也心里有数,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例如,王岐山、张德江已经
    到国务院待命,等候副总理的桂冠;但是副总理吴仪也已经大造“裸退”的
    舆论,自然也没兴趣担任“救火队长”。暴风雪选择在这个“青黄不接”时
    候降临。当然暴风雪不可能在夏天到来,但是其他灾害选择天时却不以人的
    意志为转移。要避免发生这个问题,需要制度改革,把“空窗”补上。
    
     改革开放初期,中共还提出“党政分家”,现在不提了。既然如此,不
    如冠冕堂皇、名正言顺的宣布“党政合一”,把党代表大会与人民代表大会
    合并在一起开算了,这样还可以节约不少资源拿去救灾,不必接受外国募捐
    有失国格。这样的“改革”,也可对国内外做出“政治改革”的交待。
    
     这场暴风雪夺走了多少人命?官方说是一○七人。数字肯定有问题。这
    个数字应该只是暴风雪期间意外的工伤事故,例如广州车站踩死人,一些地
    区菜场、体育馆因为积雪压塌而死人等等。三十五万倒塌的房屋才死一百人
    ?房子都是人不在屋里时倒塌的?冻死多少人也没有说。例如郴州四百万人
    ,两个星期停电停水,到底死了多少人?贵州全省大停电,冻死多少人?隐
    瞒死难人数,是中共最没有人性的表现,或许是“冻死苍蝇未足奇”?因为
    如此,中央电视台才会在暴风雪期间说中国南方“春意盎然”。这样没有人
    性的党,怕是他们的冬天正在来临吧?
    “争鸣”杂志2008年3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