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流:威胁胡温新政的不是右派是左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4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的作者辛子凌先生,最近在《炎黄春秋》举行的新春谊会上的发言说:“胡温新政遇到了极左派的严重干扰。极左派要利用群众的不满,策动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其领军人物马宾(此公是个部级干部)2005年5月15日给中央领导人写信,批评胡锦涛“抛弃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背叛了无产阶级专政,……莫名其妙地提出一些没有阶级性和革命性的口号和主张,例如什么[以人为本]、[和平崛起]、[和谐社会]、[小康社会'等],这些资产阶级的人性论和阶级斗争熄灭论的东西”
    
     极左派的徒子徒孙们立即还把马宾的“文章、讲话汇集成一本小册子,在网上大肆炒作,开篇第1页公然提出:要[彻底为毛主席、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等人平反昭雪。]在第21页又说:[必须造反,必须坚持毛泽东思想,遵循毛主席革命路线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马宾还告诉他的追随者们:"要认真准备,打好[战则必胜]的基础,要好好研究形势,周密制定计划,防止破坏和搞内战。(第199页)他们已经进入了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的准备行动阶段。”
    
     這些极左派是些什么样的人呢?一是靠“反右”起家,落井下石,出卖灵魂,投毛所好的所谓的极积分子与变种人物;二是在“大跃进”运动中,说谎、造谎、制谎、售谎的、一批品质极为卑鄙恶劣的坑害国家、坑害民族,不断为毛胡作非为高呼万岁的阿谀献媚分子;再有就是“十年文革”中打、砸、抢、抄,杀害干部、杀害群众,至今罪行没有得到清算的毛江分子。這些人以死尸毛泽东作为靠山,以毛泽东“暴力革命”思想作为旗帜,喊着“阶级斗争”、“造反有理”的口号,拼命地反对改革开放,拼命地反对胡温“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社会体制改革,扩大全民福利,努力使全体人民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推动建设和谐社会”的新政。用句不容气的话说,這些傢伙早就应该绳之以法了,奇怪地是一些权力机关还暗送秋波,以好示意。
    
     正因没人去管他们,在 “2005年9月10日,天津极左派举办了"缅怀主席、革命不息"的主题集会上,极左作家魏巍才敢在会上朗诵反现政权的诗歌《让革命烈火燃烧吧!》集会结束时,魏巍带头呼口号:"毛泽东思想万岁!打倒腐败堕落的政府!”
    
     “到场列席观察的中宣部官员,曾多次出示警告:会议已超越了界限。主持人则播放文革中的语录歌《造反有理》以壮声威。”這是何等的猖狂凶悪?
    
     更为严重的是,“2005年9月9、10两日,延安极左派搞纪念追思会,近一千二百人参加。有离休的省委书记和大军区政委一级高级干部携带家属随员出席。与会者情绪激动地大骂邓小平是彻头彻尾的无产阶级叛徒。会场外还朝天鸣枪,表示要展开武装斗争。”但想不到的是胡温新政的公检法司,竟然宽容這些公开的、现行的、颠复国家的作乱分子!为什么不抓捕他们?为什么对他们不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难道他们是国家“财富”,动不得的神主牌么?
    
     相比之下,我们這些受尽“革命”催残,家破人亡,九死一生的,至今仍爱国家、爱人民,为中国三十年改革开放贡献余生,真诚拥护胡温新政,支持民主法治的右派老人,仅因为在“反右斗争”五十年纪念的日子里,几人十几十人聚在一起,控诉揭露了一下毛泽东反民主、反进步、反法制的罪恶,提出“认真总结历史教训,开放言禁,彻底否定反右斗是错误的政治运动,给受害人礼道歉,补偿经济偿失”的一些微弱要求,可是中共的公安、国安部门,对我们却百般施压,千般打击,又是监控电话,又是跟踪威胁,又是收缴护照,又是限制出境,无所不用其极,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国家机器至今还掌握在极左派手里,仍是毛泽东的御用工具,不为改革开放服务,不为构建和谐社会服务,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胡温新政如想长治久安,必须打击极左势力,化解历史上的各种矛盾,不能再去树敌了。
    
     极左派为什么敢于如此猖狂地反对胡温新政?敢于抬出毛泽东這具僵尸来对抗改革开放?为什么又敢于公开叫骂“邓小平是彻头彻尾的无产阶级叛徒”?其关键原因,就是中共当局至今没有揭露批判毛泽东执政二十八年来的种种罪恶,诸如借用“镇反”、“肃反”、“三反”、“五反”、“整风反右”、“大跃进”、“反右倾”、“文化大革命”等各种政治运动,大肆屠杀群众,残害干部,倒行逆施,制造冤案,大搞特搞空想共产主义,活活饿死数千万中国人民,令人发指的罪行。正如辛子凌先生在发言中说:“五十岁以下的两代人是在神话和谎言中成长起来的。在他们的脑海中,毛泽东时代是一个"共产主义天堂",改革开放引进了资本主义的"污泥浊水",把天堂污染了。一些言辞激烈、对现状不满的青年想法就是这么天真。我们不能苛责受极左派影响为数不少的青年,因为这正是我党多年误导造成的。要解开他们的心结,只有把毛时代的真相告诉他们。那些受蒙蔽的年轻人,一旦了解历史真相,定会幡然醒悟。”
    
     令人费解的是执政中共至今不批判毛泽东,不公布毛泽东的罪恶,有时还去歌颂缅怀毛泽东,让毛派分子磨刀霍霍,未毕你们心甘情愿用头颅去试其锋仭么?真叫匪人所思!這些“阴谋聚众造反的政治野心家,最怕中央公布毛的错误,最怕群众了解历史真相。只要把毛时代的真相告诉群众,把群众争取过来,大大小小的野心家就孤立了。”遗憾的是中央至今不公布,为毛的罪悪三缄其口。我十分赞成谢韬老人的意见:天安门城楼何时摘下毛泽东的画像之时,就是中国民主自由法治之日!可惜這个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亊,至今为人们忽略,老在那里吵去吵来,没个主轴。
    
     半年前,我在《不批判毛泽东中国无民主社会可言》一文中写道:当前中国的历史发展,正处在一个关键时期,如果中共领导人不抓住这个关键时期,中国不仅无法继续改革开放下去,将会失去向民主社会转型的机遇。这样的机遇在历史上有过两次,一次是“1945年下半年至1946年上半年,是国民党蒋介石的机遇期,蒋如果抓住国共两党共商国事的机会,不打内战,进行政冶改革,放弃一党独裁,与共产党组织联合政府,则不致被赶出大陆,最坏的情况是两党轮替,有时候国民党执政,有时候共产党执政,为要争取选民,谁都要往好处做,谁也不敢胡来,中国就此建立 起了良性循环的民主制度” 。
    
     第二次是“1961年是刘少奇的机遇期,那时候大跃进惨败,饿死了几千万人,毛泽东在世界上面子丢光,在国内人心丧尽,在七千人大会上敦促毛泽东下野的力量一度占了优势,那是毛泽东政治上最脆弱的时刻,刘少奇如乘势召开九大,团结全党,彻底清算空想社会主义的路线,总结饿死几千万人的惨痛教训,给毛安排个荣誉职务养老,废除个人独裁的政治体制,实行民主宪政,与民更始,可以使改革开放政策提前二十年,国家避免一场浩劫,刘本人也不至于那悲惨结局。刘少奇当断不断,等到毛泽东缓过神来淮备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他才想召开九大,等到他在中南海被造反派揪斗的时候,他才想起了宪法。”
    
     第三次,就是此时此刻的现在,也就是胡锦涛先生的机遇期。中国改革开放已取得了可喜的成就,市场经济发展已具雏型,物资供应十分丰富,人民生活有了极大的改善提高,特别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第29届奥运会,即将在中国北京召开,世界各国翘首以望,民主自由呼声空前高涨。在这几百年难逢的大好机遇,正是批毛的最佳时刻,只需中央表个态,《人民日报》把毛所干的蠢事、坏事、恶事,公布百分之一,广大人民群众就会要求把他的头像从天安门城楼摘下来。如果捂着不批,待极左势力坐大(当前极左势力极为猖狂,部份不了解真相的贫困百姓认为毛时代是公平社会,希望再来次“打土豪,分田地” ),或让贪污腐化、官商勾结、分配不公、贫富不均、两极分化继续发展下去,一些别有用心分子就会打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登多一呼,搞起“第二次文化大革命”,阁下就是“刘少奇第二”。
    
     这决非危言耸听,因为革改开放至今无话语权,仍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离马列之经、叛马列之道的“东西”。所以颠覆中共现行政权的不是外部敌对势力,更不是耄耋之年的右派老人,是共产党内的极左分子,亦即“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人”。他们在党内外有各种渠道和人脉关系,对阶级斗争与暴力革命那一套极为熟悉,作起乱来巴就得心应手。
    
     胡温新政领导人不要惧怕新老左派,我们现话着的五六万右派老人是你们的坚强后盾,说年龄比年龄,说资格比资格,我们不但是改革开放的拥护者、支持者,还是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死对头,也是揭批毛泽东勇敢的斗士,同时也是毛泽东罪恶的见证人!我们坚决支持你们批判毛泽东!
    
     左派是改革的敌人,右派是改革的盟友。打击左派势力,揭批毛泽东罪恶,捍卫胡温新政的发展巩固,是我们当前国家“构建和谐社会”不可回避的问题!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我愿投资一百万元支持昝爱宗创办《中国真话报》
  • 铁流:“一个巴掌”毁灭了一生
  • 铁流:土地改革记实(二)
  • 铁流:抓“不法资本家”--“五反运动”记实
  • 铁流:土地改革记实(一)
  • 铁流:再说中国三十年改革兼答西风独自凉先生
  • 铁流:苦难写人生,风雨铸豪情
  • 铁流:游不起的中国
  • 铁流: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到民间办报
  • 铁流:回归民主政治,是中共历史的承诺
  • 铁流:面对三十年改革开放我最有发言权
  • 铁流:“五八劫”与“红朝贱民”杨眼镜
  • 不敢“畅宙”生,只能“惕生”活/铁流 (北京)
  • 铁流:中国的县委书记为啥这么“牛”?
  • 铁流:历史伟人蒋经国-写在蒋经国逝世二十周年
  • 铁流:新闻总署不霸道是体制霸道
  • 铁流:“恶之花”源于恶之首
  • 铁流:“阶级斗争”与“百分之五”的样板
  • 铁流:1958年,中国假话的开创年
  • 铁流给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第五封信 “依法治国”决不是“上级指示”
  • 老右铁流,给胡锦涛主席第四封公开信
  • 铁流:中共十七大应把批判毛泽东罪恶列入大会议程
  • 铁流(北京):向十七大建言:共产党和解放军应更名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