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华侨李建荣致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本栏目网址:boxun.com/hero/shpzw原中国上海暴政网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博讯 boxun.com)

      受害人李建荣本是巴西圣保罗市华侨为响应国家鼓励华侨回国“迎凤作巢”于1995年回国投资开设上海市李建荣礼服制衣有限公司,销售和度身定制中国最好的西装。谁知奥运、世博会在北京和上海召开,使贪官找到了打着开奥运、迎世博旧区改造,鼓励动迁居民回搬为人民,乘机掠夺受害人的私有财产。
      一、区土地局无权限签订《土地出让合同》及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
      2002年4月2日,虹口区土地局公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9条规定签订本案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为零的出让合同》。2002年4月22日,虹口区房屋土地局又在系争地块尚未拆迁造房的情况下颁发虚造的房地产权证(见《房地产权证、虹2002006992号》,受理日期2002年4月22日,核准日期2002年4月27日),作为开发商于2002年5月14日,从“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市南市支行”骗取人民币资金9500万元的资金证明见上海市房地产登记册,以及拆迁人提供的拆迁计划和方案中全部被司法查封的未经过质量监督部门验收合格的“烂尾楼”房屋,作为迫迁和强迫迁移被拆迁户的购买用房。2002年5月29日,虹口区土地局再一次无权限依照上述违法证据及《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6条、第12条、第13条规定,作为克减、限制《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章“第6条、第7条、第8条、第9条是关于房屋拆迁许可证管理的强制性规定,”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迁日期为2002年6月1日至12月30日(而该案从2004年就申诉于最高院,并多次上访未果,直到2007年11月22日最高院立案庭221室044号法官接待受害人时才告知不能立案,驳回!申诉人诘问本案是一个严重违反羁束许可行政行为的法律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枉法裁判,该法官答:她是行政法博士,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是政府行为,再说该许可证已经结束,撤销已经没有必要了,受害人答:撤销没有必要应按照《行政诉讼法解释》第57条的规定来确认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从而保护公民的基本人权不受侵犯。该女法官答:我们最高法院造了一幢楼没有任何合法许可,我们都住在里面,那么,根据你的意思,我们应该把它炸掉。真是强词夺理。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对许可证一案的不合理拖延长达4年不予立案,已经侵犯了受害人享受《世界人权宣言》第8条、《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1款规定的公正审判的权利。
     二、区政府与警察和黑社会联手迫害受害人
     2002年11月21日16时,第一次,黑社会动迁组以达不成“霸王协议”为由,当场想掐死受害人,因及时报110警后被赶到的民警带到了警暑处理,并为受害人出具了验伤通知书,经验伤诊断为颈前剂压伤。然而,受害人从医院回到警暑,发现警察已经把人放了,实质上就是政府与公、检、法以借开奥运和世博会的机会来插手强买强卖公民的合法住宅,其目的就是敛财和增加灰色收入。
      2003年7月15日,第二次,黑社会打手王国民、范培元叫申诉人到动迁组进行迫迁未遂后离开动迁组到了太平洋保险公司门口,即被“动迁组民警王清贵”叫到警署,并告知你殴打了王国民,有街道干部杨基国的证人证言和经过“涂改的验伤单”证据,就此对受害人处以10天的非法拘留。由此,受害人对该非法拘留提起诉讼,当然法院是不会判受害人胜诉的。2004年9月30日当受害人因公司需要到欧洲去商务考察,却被虹口警方在国际机场强制受害人非法履行上述治安拘留义务。当该案申诉到最高人民院时,立案庭法官一看是动迁拘留即告知不符合立案条件。从而侵犯了《世界人权宣言》第8条、《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1款有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
      三、政府依据地方规章作为强买受害人私有财产
     本案中,政府依据地方规章强制购买受害人公司上下两间计94平方米商住房,只补偿27平方米店面包括停产停业费用为141537.85元,而楼上房屋的面积不予补偿,店面的10多万元装潢费一分不予补偿。而原审中原告提供的上下两间店面的照片原件均被法院毁灭。而裁决受害人购买的“烂尾楼”房屋,其第一次买空价为1869元一平方米,再第二次转手买空价为2150元,然后再加价强卖给申诉人74,82平方米的房屋费用已飙升为2837元一平方米。受害人要求“回迁或相似门面房调换”来维持受害人的经营自主权和居住自由权,从而获得经济收入来满足一个家庭的发展权和生存权不被侵犯,回答是过高要求,因此达不成霸王协议。2003年7月3日政府对受害人作出裁决。2003年10月8日受害人提起诉讼,并于15日立案、同月30日受害人收到被告在举证期限内最后一天提交的证据材料。同时受害人亦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了2003年10月8日调取的裁决强制受害人购买的已经被司法查封的不符合国家质量安全标准的“烂尾楼”房屋的证据,证明裁决时房屋是案外人所有。然而,2003年11月13日在庭审中,第三人却当庭举证(2000)沪一中执字第277号通知书,证明该房屋在庭审前一天即2003年11月12日解除司法查封。然而,该违背“先取证、后裁决”规则的证据,被原审法院曲解为“被告作出裁决前,虹梅南路1728弄8号202室房屋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查封,2003年11月查封解除,该房屋现无权利限制;”即裁决时,没有司法查封?真是强词夺理,滥用职权。因此,一个智力正常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代理人在法定举证期限外,提供的2003年11月12日作出的(2000)沪一中执字第277号查封解除的通知书及其原告于2003年10月8日调取的司法查封房屋的证据,均足以证明2003年7月3日作出裁决时,而不是裁决前,虹梅南路1728弄8号202室的“烂尾楼”房屋,已经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查封的违法事实。反之法官的智力肯定是有问题的?否则,就是无赖。因此,中国法院维持违背“先取证、后裁决”规则的枉法裁判,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6条第二款规定:“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10内提交答辩状,并提供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的证据、依据;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的,应当认定该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证据、依据。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条、第六十条禁止性规定:下列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一)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或者在诉讼程序中自行收集的证据:(三)原告或者第三人在诉讼程序中提供的、被告在行政程序中未作为具体行政行为依据的证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8条禁止性规定:以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其次,法院拒绝审查受害人主张政府与拆迁人联手强制受害人购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符合国家质量安全标准的《质量合格证书》的“烂尾楼”房屋。违反了《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26条强制性规定、《建筑法》第61条禁止性规定,“建筑工程竣工经验收合格后,方可交付使用;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不得交付使用。”违反了《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28条强制性规定:“拆迁人应当提供符合国家质量安全标准的房屋,用于拆迁安置。”违反了《建筑法》第63条强制性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对建设工程的质量事故、质量缺陷都有权向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进行检举、控告、投诉。”该法第七章法律责任第(三)项引证,建筑法律责任具有强制性。这种强制性表现于建筑法律关系主体,如果违反法律规定,不履行《建筑法》明文规定的义务,国家就要予以追究。也就是说,国家强制力是保证法律责任实施的后盾。国家追究建筑法律责任,主要是通过专门机关来实现的。建筑法律责任的追究机关两类,一类是司法机关,另一类是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或者有关部门。
     本章主要对下列行为设置了法律责任;……(13)玩忽职守、不符合质量要求而发质量合格证或者按合格工程验收的(请参见国务院法制局、建设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释义》,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7年版,2001年3月第六次印刷第132—133页)。更违反了联合国《住宅人权宣言》所规定的权利,该《住宅人权宣言》将享有良好环境,适宜于人类的住所内容确认为所有居民的基本人权。
      因此,最高人民法院(2007)行监字第87号以“你所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足以否定原审生效判决,”来克减、限制《国际人权法》规定的权利与义务及其“《条例》关于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规定(第13条)、关于拆迁出租房屋的规定(第27条)等均属于保护被拆迁房屋承租人利益的特别条款。”以及《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2章规定:“第13条、第14条、第15条、第16条、第17条是关于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订立及有关纠纷处理的规定(参见国务院法制办、建设部:《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释义》,知识产权出版社2001版,第13、29页);”来维持硬逼受害人签订违反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霸王协议》中只享受条例第16条的权利而不承担条例义务的裁决。已经直接构成对申诉人只承担条例第16条的义务,而不享受条例权利的歧视。其裁判不仅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32条的强制性规定:被告对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以及第5条强制性性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是审查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问题,更违反了中国政府向全世界作出的庄严承诺受害人享受《世界人权宣言》第1条、《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条、《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2条规定的权利平等的承认,以及《宪法》第33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人民法院组织法》第5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案件,对于一切公民,……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许有任何特权。与此相关的还构成对《世界人权宣言》第7条、《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6条的平等权的侵犯。而且,《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4条释义第(二)项第(1)目明文规定:“补偿与安置,应当按照《条例》的规定进行。《条例》对拆迁补偿与安置的对象、范围、方式、标准等都作出了明确规定,拆迁人在对被拆迁人进行补偿安置时不得违反这些规定。”因此,拆迁属于羁束行政行为,行政机关和法院只能根据法律和条例的强制性规定来处理拆迁纠纷和裁判,没有任何自由裁量权。
     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在序言中指出:“各国根据联合国宪章负有义务促进对人的权利和自由的普遍尊重与遵守”。这是对宪章规定的人权原则的确认。另外《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4条规定,本公约缔约国各国承认,在对各国依据本公约而规定的这些权利的享有方面,国家对此等权利只能加以同这些权利的性质不相违背而且是为了促进民主社会中的总的福利的目的的法律所确认的限制;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5条规定,本公约中任何部分不得解释为隐示任何国家、团体或个人有权利从事于任何旨在破坏本公约所承认的任何权利和自由或对它们加以较本公约所规定的范围更广的限制的活动或行为;第5条第2款规定,对于任何国家中依据法律、惯例、条例或习惯而被承认或存在的任何基本人权,不得借口本公约未予承认或只在较小范围上予以承认而予以限制或克减。由上可见,上述法律解释得清清楚楚难道最高人民法院不懂法吗?答案是否定的,即一旦判行政机关败诉,即意味着行政机关与地方法院一起触犯了《刑法》。因为《刑法》第226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刑法》第245条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刑法》第275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63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397条的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刑法》第397条的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7条亦规定,在没有国际法所允许的理由下实行驱逐出境或人口强迫迁移,不论是以驱逐或其他胁迫手段将有关人等从其合法居住的地方强迫迁移到别处都构成危害人类罪。这就是最高人民法院为什么枉法裁判,老百姓为什么打不赢房屋拆迁官司的直接原因。
      四、中国法院对侵犯《国际人权法》的强制拆迁案件拒绝司法审判违法
      本案中法院对“强制拆迁一案”以“起诉人起诉要求确认无效的行为系对房屋拆迁裁决的执行并非独立的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设定当事人新的义务,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故起诉人的起诉不符合行政诉讼的起诉条件。并任意曲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4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对李建荣礼服制衣有限公司、李鸿祥的起诉,本院不予受理。”作为克减、限制和剥夺起诉人起诉区政府剥夺申诉人的法定经营自主权、生存权、发展权、人身权、财产权、平等权等多项国际人权法规定的基本人权和自由的诉请。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4条释义第1款第(一)项规定: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和第十二条从正反两方面对受案范围进行了界定,本《解释》第一部分也对受案范围作了进一步的明确,这在同时也界定了法院的行政审判权的界限,起诉人的诉讼请求不能超出受案范围也就意味着其请求的事项必须在行政审判权范围,否则,法院不能受理。比如,起诉人针对抽象行政行为或国家行为等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应当作出不予受理裁定。而没有规定:“起诉人起诉要求确认无效的行为系对房屋拆迁裁决的执行并非独立的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设定当事人新的义务,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
      然而,本案高院一看原审判词有越俎代庖的枉法裁判之嫌,不能说明原审的上述“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裁定为正确。即“虚晃一抢,‘偷改为’依照《行政诉讼法》第41第(四)项之规定,维持原裁定,”明显地曲解和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41条规定,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三)“诉讼请求所根据的事实;”而是否有无“设定当事人新的义务”的事实根据,只有在立案受理之后并以开庭审理才能作出认定,如《行政诉讼法》第31条内就有“以上证据经法庭审查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3条规定:“人民法院裁判行政案件,应当以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为依据”。而立案受理所要审查的是“根据的事实”,而以“没有设定当事人新的义务,作为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事实根据。这一结论从理论上来说是十分荒谬的,它违反了诉讼法理论中没有审理就没有裁判的基本原理。对于法官来说,任何有关案件事实是否清楚、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是否明确、合法和违法与否,只有通过审理才能得出结论。如果允许在案件开始审理之前就作出上述结论,那么,无异于允许主观臆断、允许法官不经过开庭审理,即自认为对案件事实和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已经明确。带着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审理案件,不仅不利于对当事人实体权利和诉讼权利的保护;而且也会损害人民法院公正司法的形象。”更甭说起诉人起诉的是政府侵犯受害人受《国际人权法》保护的多项基本人权的“无效之诉”,不开庭审理何以判断有无呢?何况《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5条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经庭审质证。未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如果不能起诉,人们不禁会质疑《行政复议法》第六条释义第1款第(二)项印证了对“行政强制执行,当事人可以通过司法途径寻求救济”的必要性与合理性,因为,上海市法院在审理强制拆迁案件中,所有的《不予立案裁定书》的这些理由均足以摧毁和覆盖《行政复议法》第6条释义第1款第(二)项的存在价值,难以自圆其说。《行政诉讼法》第11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下列具体行政行为不服提起的诉讼:……(二)对行政强制措施不服的;(三)认为行政机关侵犯法律规定的经营自主权。据此,本案法院的司法不作为行为,已经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第8条、《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规定的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
      因此,虹口区政府在缺乏对私营企业作出的行政行为的情况下,未经正当法律程序即强拆受害人商住房屋的行为,已经侵犯了申诉人的住宅安全权。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更为严重的是他直接破坏了《世界人权宣言》第12条规定:“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不得任意干涉,他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攻击。人人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种干涉或攻击。”《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7条规定:“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不得任意干涉,他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攻击。人人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种干涉或攻击。”同时虹口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强迫迁移受害人购买本行政区域外的“闵行区虹梅南路1728弄8号202室的异地房屋”,超越了其管辖权范围。违背了《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5条第2款的规定,房屋拆迁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城市房屋拆迁工作”,依法处理和裁决拆迁纠纷及《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25条释义第1款第(二)项规定的原地安置。严重地侵犯了受害人的居住自由权,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第13条规定,人人在一国境内有自由迁徙及择居之权。”1966年《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对居住自由进一步加以保护,该公约第12条规定,在一国领土内合法居留之人,在该领土内有迁徙往返之自由及择居之自由。1969年《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第5条规定,人人享有在本国境内自由迁徙及居住之权;有权离开任何国家,连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其本国。1980年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国际公约》第15条又规定,各缔约国在有关人身迁徙及自由择居方面的法律,应给予男女相同的权利。居住自由在各国宪法和法律中所规定的含义主要包括:(1)国内迁徙的自由;(2)选择住所的自由;(3)离开任何国家的权利;(4)进入其本国的权利;(5)免受驱逐的权利。”
      1.委员会在其第四号一般性意见(1991年)中指出,所有人均应拥有一定程度的住房使用权的保障,以保障得到法律保护,免遭强迫驱逐、骚扰和其他威胁。它的结论是:强迫驱逐的事例显然是于《公约》的要求格格不入的。在《人类住区议程》中,各国政府做出承诺,“保护所有人不受违法的强迫迁离,提供法律保护并对违法的强迫迁离采取补救措施,同时考虑到人权情况,如果不能避免迁离,则酌情确保提供其他适当的解决办法”。人权委员会也确认,“强迫驱逐做法构成对人权、尤其是得到足够住房的权利的严重侵犯”。由于所有人权都是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的,强迫驱逐往往也就侵犯了其他的人权。所以,强迫驱逐不但明显地侵犯了《公约》所体现的权利,同时也违反了不少公民的政治权利,例如:生命权、人身安全权、私人生活、集体和住宅不受干涉权、以及和平享用财产权等。
      13.用强迫驱逐、拆除房屋作为一种惩罚措施是不符合《公约》的规定的。此外,委员会还注意到1949年《日内瓦公约》和该《公约》的1977年的《议定书》都规定国家有义务禁止用强迫驱逐的手段去迁移平民、拆毁私人财产。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所证实的,在没有国际法所允许的理由下实行驱逐出境或人口强迫迁移,不论是以驱逐或其他胁迫手段将有关人等从其合法居住的地方强迫迁移到别处都构成危害人类罪。因此,虹口区政府强制拆毁受害人公司住宅的行为,侵犯了受害人享受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第1条第1款规定所保护的发展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1条规定:“在法律规定范围内的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国家对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这表明,在中国非公有制经济与国有经济,都具有相同的法律地位。依照经济平等原则,它们应当享有同样的经济权利与义务,不得由于经济主体在所有制方面的差异,而受到国家的歧视对待,否则,即违反了经济平等原则,从而构成对宪法的违反和歧视。同时也曲解和违反了《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七条的规定,被拆迁人或者房屋承租人在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内未搬迁的,由房屋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或者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拆迁。
      《建设部关于清理城市房屋拆迁有关地方法规、规章中有关问题的通知》(建法〔2004〕154号文)第五条明确规定:“一些地方法规、规章违反《条例》的规定,将责成有关部门实施强制拆迁的权利授予了区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管理部门的规定。”
    然而中国法律解释形式在很长时间内是杂乱的、非规范化的,行政解释更是如此。在实际操作中,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解释几乎没有使用“解释”的术语,而经常是以“决定”、“批复”、“意见”、“通知”、“规定”、“答复”、“复函”等等形式。
      很明显,(建法〔2004〕154号文)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作出的“正式解释”《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违反《条例》的规定,将责成有关部门实施强制拆迁的权利授予了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拆迁管理部门,业有悖于《立法法》第10条关于授权立法不得转授权的禁止性规定。
      因此,政府鼓励受害人回国“迎凤作巢”,实为“关门拔毛”的强盗行为,直接导致了受害人长达5年的夫妻儿子分离,并要求政府给予最低社会保障费的权利都被剥夺,理由是人户分离,公司未注销,不符合“吃低保”的条件。无奈受害人于2004年只能靠出卖自己的一套房屋计15万5千元来维持一家人的生存。据此,上海市政府已经侵犯了受害人享受《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盟约》规定的生存权,第11条第1款关于“一、本公约缔约各国承认人人有权为他自己和家庭获得相当的生活水准、包括足够的食物、衣着和住房,并能不断改进生活条件的规定。”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第25条第1款规定:“人人有权享受维持他本人和家庭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违反了《儿童权利公约》第27条规定:“缔约国确认每个儿童均有权有足以促进其生理、心理、精神、道德和社会发展的生活水准”,以此对生存权进行保障。违反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盟约》第6条至第8条保障劳动的权利、第9条规定社会保障的权利、第10条规定保护家庭、母亲和儿童的权利。
      虽然,我国政府于1998年10月5日,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尚有待全国人大批准,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和《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是在2001年作出的。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十八条规定,“如果该国已经签署条约和已经交换构成条约之文书而需经批准、接受或赞同,但尚未明白表示不欲成为条约当事国之意思,则该国有义务不得采取任何足以妨碍条约目的及宗旨的行动。”这就意味着在中国政府签署《公民盟约》之后和批准其在中国生效之前,中国的国内立法和司法已经不可以作出任何有违上述条约目的和宗旨的行动。另一个标准就是一国的所谓条约义务。“条约必须遵守”是一项古老的法律原则,一国一旦签署或参加了一项国际条约,那么它就负有了条约义务,除了它在签署或参加时提出保留的条款外,条约当事国必须无条件地、诚实地履行条约义务,而不得以条约所涉事务属一国内部事务为拒绝履行。
      因此,受害人并不认为当前所有的法官都是素质低下的,她可能也痛恨腐败,但她没有能力抵抗政府的行政干预,因为她的一切身份乃至待遇福利房子、车子、票子、位子、孩子都是这个行政机构体系结构中的一环,除非她有勇气抛弃这一切,而她抛弃以后又很快有听话的人来接替她的位置。对于自己内心也不认同的行政干预,她也许会顶顶牛,但最后她必须服从政治,服从组织安排,说得好听点叫做服从大局,因为她首先是这个腐败体系中的一颗螺丝钉,其次才是一个法律工作者。就这样本案中的法律成为了权力的仆人。
     因此,贪官一天不除,全国人大、国务院、立法、行文以及批准和加入《人权公约》再多!亦随《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一样变成“废法”!因此,只颁法,不执法,任意曲解凭感觉,违法裁判满天飞,就是违反《联合国宪章》,因为联合国各会员国依该宪章第56条有义务与联合国组织合作,以达到第55条所规定的宗旨,而在第55条中明文规定了联合国应促进“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普遍尊重与遵守,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
      按照关于执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林堡原则第72段的规定,尤其是缔约国有下列情形时,即为对公约的侵犯:
      ——未能采取公约所要求采取的步骤;
      ——未能为一项权利的立即实现迅速排除其有义务排除的障碍
      ——未能毫不延迟地实施公约要求立即规定的权利;
      ——在其能够予以满足的范围内,故意不满足应予达到的普遍接受的国际最低标准;
      ——对公约中所确认权利进行限制没有依照公约的规定。
      ——故意延迟或停止对权利的逐渐实现。
      关于执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林堡原则第73段规定,“根据国际法,每个公约缔约国都有权利就其他缔约国未能遵守公约中的义务发表自己的意见,并提请该缔约国对此予以注意。”因此,由于上述原因受害人只能请求中国人权组织来为受害人申冤,请求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对上海市政府和中国法院拒绝履行全国人大向全世界作出的庄严承诺公约所宣布的权利在我国将被普遍行使的义务为由向人权事务委员会提出指控……并在媒体上予以长期发表,上述事实请参见申诉状与证据材料予以佐证。
     此致
     受害人:李建荣 李鸿祥
     原住址:上海市吴淞路290号
     现暂住大连西路4弄13号101室
     电话021—65556425
     联系时间中午12—22时
     邮政编码:200092
     2008年3月3日
    本案受害人李建荣对上述内容的真实性承担法律责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