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卖淫女之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故事发生在我的家乡巢湖 (博讯 boxun.com)

    市郊有个美丽的温泉小镇
    以宜人的泉水温度得名半汤
    拥挤着省市区各级疗养院
    家乡唯一的大学也在此落成
    达官贵人在此疗养休闲
    卖淫女更使小镇繁荣娼盛
    我的一个同学在这里自杀了
    起因于大学生与卖淫女的恋情
    
    高中毕业我进了家乡的大学
    结识了同班同宿舍的才子侯兄
    他身材修长相貌清秀俊美
    父亲是粮食局疗养院的院长
    他的家乡在市下的县城庐江
    我们很快课下结伴出游
    在镇街和各家疗养院乱逛
    那次我们在镇温泉浴室出来
    闲聊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
    侯兄忽然指指前面人群
    我看到一个美丽女子的背影
    非常时尚的后衩黑长筒裙
    红衬衫背披乌黑浓密长发
    的确很美他兴奋地拖我跟踪
    
    我们不远不近地跟着那女子
    走进省工人疗养院又出来
    转了一圈子省干部疗养院
    终于那女郎猛回头堵住我们
    侯兄说我们是巢湖大学学生
    有幸碰到希望能认识本地人
    女子笑笑指指街边的咖啡店
    三人找了座位随便聊天
    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形并不清晰
    我是一贯的遇人木讷少话
    侯兄那天非常健谈幽默风趣
    那女郎倒也不拘谨落落大方
    女子介绍她叫香君不是本地人
    她家在省城合肥人在干疗做护士
    他们俩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
    最后侯兄掏钱买单我也不推辞
    
    我实际上只见过卖淫女两面
    一面是侯兄与她的初次相逢
    一次却在侯兄的火化告别式上
    从那次艳遇之后侯兄变化大
    开始是上晚自习看不到人
    后来是到宿舍熄灯后才归
    我邀他周末去参观冯玉祥故居
    他不像过去总是推说没时间
    有了女友忘了朋友还不坦白
    他无奈地终于悄悄告诉我实情
    他已与我们邂逅过的女子恋爱
    他已经爱着美女香君不能自控
    他们频繁地在小镇各处幽会
    镇前的大闸河边柳下散步
    镇后的汤山草坡上拥抱
    空军疗养院的树林里接吻
    地质系统疗养院里海誓山盟
    我便祝他与女护士爱情顺风
    
    侯兄喊我校墙下谈香君
    他说明天周末带她玩南京
    我说送你们到公路边拦车
    他说不用但想法带她到宿舍
    我呆在宿舍看书心不能宁
    脑子中漂浮巢湖至南京的公路
    终于他们双双回到宿舍
    室友和邻室同学引起轰动
    大家都挤过来看美女香君
    叹息校园美女比她也惭愧
    都嫉妒着候兄的桃花运艳福
    香君一被送走便强要他请客
    但他们的交往也不顺利
    香君不带他去她宿舍和单位
    他们为此闹翻香君也不后退
    侯兄第一次跟我说想自杀
    我说你跟我边跑边唱心太软
    那晚我们在巢宁公路跑了很远
    他终于说不想死了顺其自然
    但后来他终于在公路上自杀了
    夜色里藏在路边突然钻进车下
    
    我在殡仪馆第二次看到香君
    她却装着不认识躲着人群
    被侯兄的父亲发现破口大骂
    灰溜溜地离去从此再没出现
    同学们回到宿舍追思候兄
    我也不能解释他的突然自尽
    终于有他的庐江同乡揭谜底
    香君拒绝带候兄去自己宿舍
    被迫同意去见候兄的父亲
    也就是粮食局疗养院的院长
    可以想象未来公媳之间的尴尬
    他们同时发现卖淫女和嫖客
    我独自离开议论纷纷的室友
    看着候兄的已空的床铺
    想到候兄与我一次次谈香君
    忍不住流下了温情的眼泪
    候兄在天堂不再需要爱情
    仍活着的香君又去了哪里
    
    2008-3-2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卖淫女抗日——故乡女侠双传
  • 槟郎:青楼对外开放
  • 槟郎:天朝的女人
  • 槟郎:怀念工人女友
  • 槟郎:薄命妾红颜
  • 槟郎:狱墙里的美人花
  • 槟郎:女学生姐姐出家
  • 槟郎:哭悼邻家美眉
  • 槟郎:琼岛舞女
  • 槟郎:京都之恋
  • 槟郎:我的打工妹情人
  • 槟郎:诗人与墓园美少女
  • 槟郎:留给儿子的遗嘱
  • 槟郎:寻物启事
  • 槟郎:故乡不会死
  • 槟郎:我的第一本圣经
  • 槟郎:爱情十四行
  • 槟郎:沟镇吏
  • 槟郎:欢度春节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