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卖淫女抗日——故乡女侠双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寄居他乡的游子的梦萦
    中年后的思念越来越浓
    父母故世使家乡变成了故乡
    对巢湖的乡情却与日俱增
    该为故乡巢州写点什么了
    我首先想到的是卖淫女小贞
    
    我不幸堕落成下贱的小文人
    又何幸能把故乡的女侠传颂
    只是当学生疑问我何谓妓女
    却对卖淫女一词不学而知
    我也随俗介绍抗日女侠的身份
    说起巢州有头有脸的大姓
    我们李家在当地有赫赫声名
    老一代人骄傲地告诉后辈
    当年进巢州城遇到官府盘问
    只说老子姓天便可放行
    家族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
    我且为故乡本家的女侠作传
    小贞与奶奶大贞本地无不推崇
    
    辉煌的家世侠女也不孤零
    奶奶大贞是民国的女师范生
    同学情人被日本鬼子杀死后
    她隐身青楼巧妙报仇泄恨
    奶奶利用卖淫女的特别身份
    敌后掀起一个人的抗日战争
    日军巢城司令爱慕她的高雅
    邀她为随军家属举办沙龙
    乡人传说小鬼子都称她妈妈
    虽然她当时仍然美丽年青
    巢湖也活跃着抗日游击队
    抗日队长也是奶奶的情人
    村人亲口告我他俩的传说
    队长在秘密行动中被鬼子抓
    交通员向奶奶通风报信
    她便着和服去见日本司令
    说队长是她的干儿子良民
    司令亲眼看到队长喊她妈妈
    终于相信立即放虎归山林
    也有更惊险的她与队长的传闻
    日本鬼子突击搜查全城
    他们俩正在青楼被窝中乾坤
    队长藏床下奶奶衣冠不整
    鬼子惊叫妈妈立即退走
    奶奶曾亲手杀过鬼子和汉奸
    虽然传说并不能经起后人考证
    
    有如此奇侠奶奶的小贞
    半个世纪后另有故事版本
    她没见过奶奶父母只是农民
    小学毕业便辍学在乡务农
    后来进巢州城打工遇人不淑
    似是天意竟也成了卖淫女
    美丽风骚简直是奶奶的异秉
    故乡的外企韩资日资最多
    她喜欢韩国人却讨厌日本人
    反而在驻巢日商中诱惑无穷
    他们恨自己不生韩国偏日本
    日商会长发誓一定要吃到螃蟹
    他精心设计为小贞制造陷阱
    那次市府办冯玉祥文化节
    冯将军身后名搭台经济唱戏
    日商会长亲找巢湖市长
    愿意扩大投资但要小贞一夜情
    白脸市府秘书也是小贞情人
    奉上司命令被小贞骂个狗血喷头
    老娘什么人都接待只除了日本
    
    故事终于以喜剧结束
    日商尝了螃蟹后追加了投资
    巢湖市长的政绩又加了几分
    只是我后来回乡拜访族人
    有幸邀小贞咖啡馆认乡亲
    说起我那不学好的中学同学
    她当我面痛骂那市长秘书情人
    竟在幽会时麻醉她送给日本人
    我离开巢湖回南京的汽车上
    仍听到小贞为家乡贡献的议论
    手中的巢湖报本为旅途解闷
    却看到写卖淫女小贞的诗文
    文字赞美小贞像奶奶大贞
    打胜了不同时代的抗日战争
    他们都是抗日爱国的女侠
    隔代传承了不朽的民族精神
    
    2008-03-01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青楼对外开放
  • 槟郎:天朝的女人
  • 槟郎:怀念工人女友
  • 槟郎:薄命妾红颜
  • 槟郎:狱墙里的美人花
  • 槟郎:女学生姐姐出家
  • 槟郎:哭悼邻家美眉
  • 槟郎:琼岛舞女
  • 槟郎:京都之恋
  • 槟郎:我的打工妹情人
  • 槟郎:诗人与墓园美少女
  • 槟郎:留给儿子的遗嘱
  • 槟郎:寻物启事
  • 槟郎:故乡不会死
  • 槟郎:我的第一本圣经
  • 槟郎:爱情十四行
  • 槟郎:沟镇吏
  • 槟郎:欢度春节
  • 槟郎:狱墙上的雪莲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