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穆正新:雷锋捐款假案(3)
请看博讯热点:假冒伪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2日 来稿)
    穆正新更多文章请看穆正新专栏
    (2008年2月21日)
     (博讯 boxun.com)

    (雷锋的两次100元的捐款行为。第一笔据称捐给抚顺市的一个人民公社,第二笔是为救助辽阳水灾而汇给中共辽阳市委的捐款。经核对历史资料后发现雷锋的这两次捐款第一次是全假,第二次也只有半真。本文前两部分已经分析了全假的第一笔"捐款"。这一部分分析"半真"的第二笔捐款。)
    
    七、"半真"捐款
    
    "半真"捐款,指雷锋于1960年8月28日为救助辽阳水灾汇给中共辽阳市委的捐款。说这次捐款"半真",其含义有二:一是指雷锋的这次捐款实际上一分钱未出。但他不诚实,把未实现的捐款当作已经实现的捐款,多次报告给群众听。二是雷锋捐款动机不纯,他表露出借捐款取得政治好处的愿望。
    
    1960年8月28日,雷锋汇出了捐款。但该款项被中共辽阳市委于9月6日原数退回。雷锋取回这100元钱,并于次年将其转成半年期整存整取存单。这张存单一直保存至今。此次"捐款"中雷锋实际上一分钱没出,是毋庸置疑的。
    
    无论如何,这一次雷锋的确表现出了帮助他人的意愿,也确实捐出了款项。这当然是好的。但是有捐款意愿和完成捐献毕竟不是一回事。对于没有被接受的捐款,雷锋仍然可以说自己确有助人为乐的精神。即便对方不收,他自己这种精神还是高尚的。但他也应该把捐款没有被接受的事实告诉大家。这才是诚实的态度。但是雷锋在1960年9月后的多次报告(据信有二十多场)中均用完成语气把一分钱都没有付出的"捐款"当作既成事实告诉听众。他在报告中提到了对方的感谢信,却不提信里有关谢绝和退回捐款的内容。与此同时他着力地宣扬自己的"革命傻子精神"。让听众觉得他已经出了代价。这说明雷锋有意误导公众,造成捐款完成的错误印象。
    
    
    八、"请市委对我多多培养"
    
    雷锋给辽阳市委的这笔捐款,还有着明显的沽名钓誉,追求政治好处的动机。中共官方一直宣传雷锋"不为名不为利"、"做好事不留名"等等。但稍加观察即可知雷锋实际行为并非如此。雷锋做的"好事",不是留下照片、写进日记、就是引来感谢信。其中引人来感谢这一条,如果没有雷锋的配合,受助者很难写出感谢信。雷锋在这次捐款行动中也是主动配合。他不但留名留地址,写感谢信所需的资料一笔不少,另外还附加一张放大的个人照片。
    
    雷锋捐款有没有留名的权利?当然有。捐款时留姓名,是正当、正常的做法。而且,从捐款基金的社会监督方面考虑,捐款者还应该提供姓名并要求开具收据。问题在于雷锋留名并不是为了监督收款单位,而是图谋个人利益。
    
    2005年3月6日辽宁省《千山晚报》发表了记者来占军采访当年在辽阳市委办公室工作的李绍信后所写的"45年前,我接到雷锋的汇款"的报道文章。根据该文介绍,雷锋在汇款单上留下姓名,还在汇款附言中说明自己从辽阳入伍等情况。这已经给出足够的个人资料了。但雷锋显然觉得还不够,他另外还给中共辽阳市委写了一封信。他这封信除完整列出本人姓名和部队番号外,还在结尾处提出了很特别的要求:"最后请市委对我多多培养,使我不断前进"(这封信收入了《雷锋全集》)。
    
    这是耐人寻味的要求。你雷锋捐款不是为了帮助灾区人民吗?怎么扯到"对我多多培养"上去了呢?你人在部队,并不在辽阳市委的管辖范围内,要人家怎样"培养",才能使你"不断前进"?在共产党统治下生活过的人很容易看出雷锋的用意。把话说到这份上,雷锋已经挑明了请对方给予表扬、以帮助自己获取政治好处的愿望。
    
    雷锋能这样写信,说明他政治成熟度不低。他相当熟悉革命用语。革命队伍里当然不能说"栽培"、"提拔" 或者"重用"这类"庸俗低级"话语。表达同样意思的革命词汇是"考验"、"培养"、或者"给我压担子"。雷锋这位"革命的傻子"一点都不傻。
    
    在汇款之外还专门写信提出"对我多多培养"的要求,这本已属多余。然而雷锋仍然觉得不够。他随信还寄去了一张放大的照片,不但留名留地址,还要留影。世间捐款者在捐款时留名留地址是普遍的做法。但在此之外还提供个人相片的,就极罕见了。雷锋真是心细周到过人。但他此举用意如何?我们看不出这张照片对灾区灾民有任何助益。雷锋这个动作只能理解为他个人另有所求。他很可能希望别人记住自己还要认准自己。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能报道宣传自己(这一点果然实现了)。
    
    雷锋捐款,一方面留姓名留地址还留了照片,做了不少多余的动作;另一方面却在报告会上一脸谦虚地对听众说:"做这种事——自己应该做的事,本不想叫领导和同志们知道,因为党的恩情我永远也报答不完。谁知事后公社党委和辽阳市委都给部队来信表扬我,使我很不安……"(1960年9月题为"解放后我有了家 我的母亲就是党"的报告稿,存于《雷锋全集》)。
    
    连照片都送去了,还说"不想叫领导和同志们知道"。你看雷锋是不是很虚伪?如果做到雷锋这样的显摆还可以称做"做好事不图名"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贪图名利之辈了。雷锋的确应该感到"很不安"。但这个"不安",是由于他欺骗了公众而产生的内心折磨。
    
    
    九、出手大方只为个人装潢
    
    
    据当年在辽阳市委办公室工作的李绍信的回忆,雷锋寄去的是"一张4寸的黑白照片,照片是他站在汽车前拍摄的。" 我们知道,1960年代洗放照片是比较贵的。据雷锋剧照主要拍摄者之一、前沈阳军区干部张峻说,那时候洗一张6寸的彩色照片要40元。洗一张4寸黑白照片当然要不了那么多,但也得要几元钱。对于每月只有6元津贴的士兵来说,还是不小的开支。讽刺的是,雷锋在信中介绍了自己的"节约"行为:"我每月除了理发花5角钱外,余下的钱我都存到储蓄所"。雷锋似乎没有注意到他随信寄去的4寸照片花掉了好几个5角钱。
    
    在那些巡回报告会上,雷锋重复地向群众讲述他捡破袜子挤牙膏皮等等"节约"行为。雷锋所在部队更是把雷锋树成"节约标兵"。部队给雷锋拍摄的"勤俭"题材的剧照上,雷锋所缝补的一只袜子烂糟糟的就像被铁锤砸过一样,上面还有两个鸡蛋大小的洞。英雄就穿这种烂袜子,真是惨不忍睹。但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却是雷锋用相当于几双新袜子的钱去冲洗放大4寸照片这种很不节约的行为。
    
    雷锋花钱拍摄放洗以及彩绘照片是长期的嗜好。张峻也认为这在当年属于比较昂贵的消费。张峻在东方卫视2007年3月6日的一个纪念雷锋的节目中接受采访时说:"我看雷锋他舍得花钱照像,我收集雷锋的照片,在照相馆照的照片,包括他在家乡的,他到鞍钢的,在途中的,到了部队以后在照相馆照的54张,那个时候,说实在的,花钱照像最少要3,4块钱"。据此计算,单是张峻一个人搜集到的这54张在照相馆照的照片,在它们初次拍摄时就已花掉雷锋200元左右。如果算上后来加洗加印、放大和彩绘等等开支,就更多了。雷锋在照片上的形象的确比较好看。他可能因此喜欢照相也喜欢把照片送人。曾见有人回忆说有段时间雷锋执行任务住在一个小村里。雷锋给村里几乎每户人家都送过照片。粗略估计雷锋一生自费拍摄、放大、彩绘相片的开支很可能超过300元。
    
    以《雷锋传》一书所提供的资料计算,雷锋一生总收入为一千一百多元。这样算起来,雷锋一生收入的四分之一被用在照相上了。此外他还拥有料子衣裤、皮鞋、价格40多元的皮夹克以及160元以上的瑞士手表等在当年都属于高档的消费品。可以说,雷锋用于个人外表形象的打扮和形象保存上的花费约等于他收入的一半。这样的消费结构,怎么能算节俭?1959年起,饥荒开始在中国蔓延。一般的中国人想尽各种方法寻找食物,有几个人能象雷锋这样在食物以外花这么多的钱?以当年那种的革命政治道德标准衡量,雷锋这种爱打扮的青年多半要被当作"小资产阶级思想浓厚"者来批评。而雷锋所在部队居然把他树为"节约标兵",不是有病吗?
    
    雷锋花钱是有方向性的。他在个人外表修饰装潢上很舍得花钱。他的大额捐款,实际上也是为着一种打扮,即政治打扮而支付的。这位"革命的傻子"瞄准政治目标而出手。捐款的同时写信寄照片,赤裸裸地提出"对我多多培养"的要求,毫不隐讳借捐款之机促成自己政治上的"不断前进"的意图。他的大额捐款形同为获取政治回报而进行的投资。用"政治献金"来形容雷锋的捐款,是比较合适的。
    
    
    十、吝于回报养育之恩
    
    雷锋的捐款有鲜明的政治企图。这还可以从他对待自己亲人的态度上看出来。他7岁时成为孤儿,是他的六叔奶奶把他抚养大。这等养育之恩与生身父母无异,雷锋不应当忽略。但我们从来没听说他在工作有了收入后曾经寄钱回去报孝过这位六叔奶奶。雷锋热衷于照相留影、购买高档消费品打扮自己,还向辽阳市委汇出大额捐款。却好像忘记了抚养自己的六叔奶奶。雷锋在自述自己怎样劝说公社收下他的钱时说"你们一定要收下这笔钱,就像做父母的收下自己儿子的钱一样,是不必客气的。" 可他有没有给过六叔奶奶"像做父母的收下自己儿子的钱一样"的机会呢?看来没有。相反,我们看到雷锋为了政治上的好处在"忆苦思甜"报告中歪曲事实,抹煞六叔奶奶的养育之恩。
    
    
    新浪网连载的师永刚、刘琼雄所著的《雷锋》一书中提起一件事:
    
    
    "有一套题为《毛主席的战士——雷锋》的宣传画,其中有童年时期的雷锋把脚插在牛粪里取暖和雷锋贴在老母猪肚皮下睡觉的画面。雷锋家乡的人看了就很有意见,因为雷锋小时候是由他的一位六叔奶奶抚养的,晚上跟六叔奶奶睡。把雷锋画成和老母猪睡,用老母猪的肚皮温暖身体,是不符合事实的。"
    
    这些"不符合事实"的情节出自何人呢?不是别人,正是雷锋自己。所谓童年时"和猪睡觉"的故事是雷锋自己亲口说的。在1960年11月15日的忆苦思甜报告中,雷锋说他母亲去世后,"一个农民介绍我到地主家看猪,每天看10头猪,要给猪洗澡,晚上没有地方睡,有时还要同猪睡"。1962年3月6日雷锋写给《民兵之友》的一篇文章也说:"那时我才7岁,孤孤单单,无依无靠,只好去给地主家看猪。冬天没有棉衣,就和猪睡在一块儿取暖。"
    
    所谓"地主老财",不过就是毛泽东周恩来父辈那一类的人。他们再怎么坏也懂得讲究经济效益。雇个小孩来放猪,是为了让自己的猪吃好长膘。让小孩和猪睡觉根本不能达到这个目的,有什么必要?而小雷锋明明晚上能跟六叔奶奶睡,为什么偏要到猪圈里去和猪睡?雷锋自编的这个"苦难"故事真的太过离奇。难怪乡亲们不认同。这件事证明雷锋容许良知堕落,为了获取政治上的好处而不惜编造谎言。
    
    看到以上种种事实,你还觉得雷锋是个有良知有爱心的人吗?应该会觉得有点困难吧?实事求是地说,在毛泽东时代那种冷漠互戟、充斥着政治陷害的社会风气下,雷锋没有故意陷害他人的行为。因此他还算不上是坏人。但雷锋绝不是诚实本分有爱心的人,他是个浮浅虚荣的政治功利追逐者。如果他继续升迁以至于握有权柄的话,难保不做出陷害无辜的坏事来。
    
    十一、"黔首不愚尔独愚"
    
    雷锋这座"丰碑",是道义空朽的棺木,是渗透了政治污秽的垃圾。中国人民的辛苦纳税贡献,被中共挪用去把垃圾加工成效忠本党的"英模",还强制人民学习。这是损公肥私的罪行。
    
    党委一元化领导下的弄虚作假,是雷锋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弄虚作假的一大特点就是"不设防不怕揭"。当事人在政权保护之下理直气壮地造假。现在人人可以看到,作假痕迹在与雷锋相关的文件资料和图片中几乎处处可见。给揭露雷锋假案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人们不禁要问:党为什么这样蠢,当年作假为什么不知道防堵漏洞?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高度安全的造假环境让党政军各级各部门放心地舞弊,从未想到还需要防备。
    
    在中国,造假要看情况。对党说假话毫无疑问受到严惩,但为党造假则会受到党的鼓励和提拔。为党造假,不造白不造,造了就见效。几十年来,解放军造什么英模,中国人民就老老实实学什么,从来无权过问英模的真实性。尤其是雷锋这种超级英模,更是百分之百地豁免质疑。造假安全系数如此之高,参与造假的党员干部们还怕什么?他们完全可以说"就算让你知道了真相,那又怎么样?还怕你反了不成?"。太过安全优越的造假环境,必然惯坏了各级党委。导致了半个多世纪来不计其数的"不设防"造假活动。
    
    借助巨额国家资源的投入,再加上强大的国家政权的保驾,使得雷锋这类卑琐虚伪的人物一时红透天。但是,这一切却并不能保护他们不被识破。如今党造英模几乎个个面临穿帮破败的"濒危"境地。举凡"大渡河十八勇士"、"狼牙山五壮士"、"黄继光堵枪眼"以及"雷锋好榜样"等等昔日光辉形象,如今没有一个经得起最起码的挑剔与推敲。
    
    我在学生时代学雷锋,曾把雷锋事迹和共产党所描绘的"资本主义社会欺骗掠夺尔虞我诈"印象相对照,从而倍感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那时心想,如果社会主义制度不优越,怎么可能培养出雷锋这样的先进人物呢?过了几十年,才发现雷锋不过是政治垃圾。现在我们应当思考:如果不是共产制度高度邪恶,怎么可能挥霍巨额公众资源去把一介卑琐虚荣之辈捧成超级"英模"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穆正新:雷锋捐款假案(2)
  • 穆正新:雷锋捐款假案(1)
  • 穆正新:看中共踩上“红线”
  • 北冥鲲:揭穿“抗美援朝”的画皮——读穆正新先生的韩战系列文章有感而作(图)
  • 穆正新:成人不宜的“黄继光堵枪眼”(二)
  • 穆正新:成人不宜的“黄继光堵枪眼”(一)
  • 穆正新:“双规”查贪,犯法在先!
  • 中共帮助朝鲜兄弟党“拨乱反正”的可能性/穆正新
  • 穆正新:雷锋是“正搞”出来的英模
  • 穆正新:别在遭共产党坑害的时候还帮着党数钱
  • 穆正新:最昂贵的政党是中国共产党
  • 穆正新:论助人为乐精神,雷锋从未超过普通中国人。
  • 穆正新:谈谈九评与中共结局
  • 穆正新:中共和朝鲜喜欢玩人口寿命数字的重要原因
  • 穆正新(mzxtd):四十六年前毛泽东欲夺金门马祖而不成,今后几年中共突占金马等岛的可能性仍很高
  • 西祠胡同刊登穆正新的文章质疑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图)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