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高智晟是因为妻子儿女而屈服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9日 转载)
    
    高智晟是因为妻子儿女而屈服的?
     (博讯 boxun.com)

    本来我以为高智晟的问题已经完全清楚了,没有想到像你这样的明白人,仍然会相信高智是是因为妻子儿女而屈服的,所以再多说几句。
    
    高智晟最后的说法,是因为公安对他的妻子儿女断食断水,在面临妻子儿女的死亡面前,他才屈服的。
    
    屈服的理由无可指责,但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吗?
    
    首先,公安对高的妻子儿女的断食对水,在监狱里的高是怎么知道的?高如果不能知道,断食断水不可能对高形成任何压力。
    
    高智晟为什么开始不说?
    如果高智晟在这里说的是实话,那么,为什么他出来和胡佳的第一次私下谈话中,要说他是为了5000元写的悔过书?是因为他们的妻子儿女没有生活费了,他才屈服的,只字不提断食断水。
    这个说法对他自己的形象太不利了,所以后来他改了口。
    
    但是,他把5000元生活费,改成了断食断水。又引出了新的问题,为什么这个说法,从来没有出现过?
    
    耿和为什么不说?
    她和孩子被断食断水,她为什么从来没有说过?当然有时候她仍然寄希望于政府,所以不会公开指责政府,但她经常反复,也曾经有过不少次公开指责政府,特别是在她对胡佳哭诉被打的事件。如果她能够公开指责政府殴打她,为什么她不能够公开指责政府对他们母子断食断水?
    
    难道她的手指甲比她自己的性命更重要,难道她的手指甲比她的儿女的性命更重要?一个母亲面对自己儿女的死亡威胁,难道会不发一声?
    
    胡佳为什么不说?
    耿和从来没有提过对他们母女的断食断水,胡佳也从来没有提过。
    一直关心耿和母子的胡佳,对威胁耿和母子生命安全的重大事件,为什么一字不提?一直为高呼吁,希望国际上给予压力的胡佳,为什么会放过这样好的呼吁的体裁?如果当时胡佳把这件事捅到国际上,应该有很好的效果,这应该是胡佳求之不得的事情,胡佳为什么不说话?
    
    胡佳难道是不知道这件事?耿和和胡佳和胡的妻子一直有联系,胡和他的妻子,应该是耿和最信任的人。如果真的有过断食断水的迫害,耿和为什么不告诉胡佳?耿和需要为中共保密?如果被打的事耿和可以告诉胡佳,为什么生命受到威胁被迫断食断水,反而不能告诉胡佳?
    
    格格为什么不说?
    耿和不说,胡佳不说,格格也不说?她不是跑到了范亚峰家?为什么不告诉范,他们母女曾经被断食断水?如果她不信任范,她不会跑到范家,如果她信任范,为什么她单独和范这一起的时候,她挣脱了公安的控制的时候;她不为自己和母亲,弟弟的生命呼吁?而且,这也是救他父亲最有力量的呼吁。为什么她放弃为她的父亲呼吁的最佳机会?
    
    断食断水就是谋杀,至少是企图谋杀;面对谋杀,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说话?不论从人道的理由,从对耿和和她的两个孩子的生命安全的考虑,还是从援救高智晟,引起国际对中共压力的考虑,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说话?为什么会面对谋杀,居然会没有一个人说话?
    
    耿和不说谋杀,胡佳不说谋杀,格格不说谋杀,高智晟开始也不说谋杀,一直到了5000块钱的说法出来后,外界的反应极差后,才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说法,难道可能是真的发生过企图谋杀或谋杀未遂?
    
    5000元人民币,600小时酷刑,和对妻儿的断食断水,都只是高智晟自己的解释;
    他对自己,对形势,对他的对手都没有起码的认识,当他认为不敢动他的对手真的动了他;当他认为只要动了他,十分钟以后就会天下大乱并没有出现。他当然就挺不住了。
    
    一个人造的英雄,不管飞的多高,也不会是一只老鹰,而只是一只风筝,当线一断或风一停,风筝就会掉了下来。
    
    觉得奇怪吗?如果风筝不掉下来,你才应该觉得奇怪。
    
    张鹤慈 9。2。8 墨尔本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吕耿松煽动了谁?/张鹤慈
  • 张鹤慈:为什么在厦门事件中,海外民运集体缺席?
  • 北京奥运和民族主义——再谈抵制奥运/张鹤慈
  • 论民主运动的《厦门模式》:与张鹤慈先生争鸣
  • 厦门模式/张鹤慈
  • 薛宝琴——曹雪芹的败笔/张鹤慈
  • BBC违背了新闻公正和客观/张鹤慈
  • 司法可能会是更软弱的防线——浅谈公民社会二/张鹤慈
  • 评:郭罗基“说说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张鹤慈
  • 墨尔本再掀人权圣火热潮/张鹤慈
  • 对中共派性的试分析/张鹤慈
  • 张鹤慈:地,富,反,坏,右是如何消失的。
  • 中国;自由先于民主/张鹤慈
  • 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仍然是一抓就灵?/张鹤慈
  • 答胡平,生存先于发展/张鹤慈
  • 再谈我为什么不同意“要人权,不要奥运!”/张鹤慈
  • 为什么要人权就不能要奥运?/张鹤慈
  • 张鹤慈:为什么要人权就不能要奥运?
  • 有政治目的的宣传总是会歪曲事实/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