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为什么在厦门事件中,海外民运集体缺席?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6日 来稿)
    
    为什么在厦门事件中,海外民运集体缺席?
     (博讯 boxun.com)

    再谈厦门模式。
    
    厦门化工厂事件,是否像一些人所说的,只是偶然成功,或只是一件不需要投入精力,毫无风险,也不值得民运人士消耗他们的道德资源和献身精神的区区小事?
    
    海外民运都是以推翻共产党的独裁统治这样的大业为为其目标的;推翻共产党,并不因为他们的名字正好叫做共产党,而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所作所为。
    
    反对共产党的最主要的依据,就是共产党依仗他们手中的权力,而胡作非为。今天最典型,民愤最大的就是腐败,就是权钱交易。
    
    厦门事件难道不是钱权交易的案件?
    
    作为权力的一方,从厦门,福建,到中央,国务院。厦门人民面对的是:国务院,国土资源部,国家环保总局,国家发改委,福建,厦门的领导。从立项,审批;从征地,到施工。不敢说这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个公章中每一个后面都一定存在着钱权的交易,不敢说,每一个经手的大大小小的官员中每一个都是贪官。但可以肯定,整个的审批立项过程中,充满了腐败的钱权交易。
    
    作为金钱的一方,台湾的通缉犯陈由豪与翔鹭集团并不只是单纯的台湾商人和商业机构,他是掏空了台湾的资产跑到大陆的台湾头号通缉犯,而且是和陈水扁隔海对抗的政治人物,是大陆需要利用抑止台独的一张牌。
    
    站在厦门面前的反对势力,难道真的是不值一提?这么大的项目,而且已经动工了。在厦门人民开始反对的声音中,工程超过正常速度的进行,翔鹭集团的钱和厦门官员的权强行推动工程建设;厦门人民难道可以只凭着侥幸就能够成功?
    
    先不说厦门和福建的官员出于政治的需要,这样项目的建设当然是他们的政绩工程,是他们向上爬的本钱。也不说项目上马时和工程完成后,将会给这些官员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收益,只是在审批,立项时,他们授受的好处就使他们不可能不出面阻止厦门人民的停建和迁移的要求。而已经投入巨大资金的陈由豪一方,不使出全身解术,发挥他的金钱的威力和商场上惯用的犯罪手段,难道就会束手就擒?
    
    比较和厦门事件非常类似的,是三峡事件。只是因为三峡工程是中央领导人而不是地方的领导人的政绩工程,只是因为三峡工程涉及的利益集团是强大的李鹏的水力电力集团。只是因为三峡工程涉及的是分散的农民,而不是发达的沿海城市厦门;由于实力对比悬殊,内地农民的公民意识薄弱,维权的主体没有和当地的农民结合;三峡的维权失败了。
    
    民运为什么对厦门维权如此的缺乏兴趣?他们到底对什么有兴趣?
    
    插进一个题外的话,我见到的最简单的名片,是我大爷爷的;只有七个字,姓名和籍贯。作为相互联系的工具,应该说不是合格的名片;而我见过字多的,上面什么长,什么委的,在灯光不好的情况下,必须用放大镜看,这还不是我见到的字数最多的,我见到印在名片上,字数最多的是福建晋江的老板,把鞋厂的广告都印上了。如果海外的民运的头头脑脑把自己现在的头衔都印上,可能也需要放大镜,而如果把他们过去几年的头衔都印上,可能也会超过鞋厂的老板。
    
    不停的成立组织,政党,再不停的充当负责人,开会,声明;支援国内已经进了监狱的,和将要进监狱的。或是说寻找国内已经进了监狱和将要进监狱的,来支持自己组织,政党。
    
    长期的流亡生活,使自己感受不到中国的脉搏,相当多的人,不肯踏踏实实的做事,只愿意漂漂亮亮的做秀。
    
    不管我周围的朋友,对吴宏达有什么看法,但我肯定他近几年的努力:他咬住了一个题目。而且,咬出来了结果。中国的劳改队改了名字,监狱生产的出口停止了。至少是收敛了。对死刑犯的器官移植,也至少是收敛了。他实现了他的一个目标:中国的劳改引起了世界舆论的注意;劳改作为一个个词,到底写进了英国的大百科辞典。
    
    海外的民运和法轮功合作,搞了抵制奥运。除了喊口号,开会,和寄希望于国内那些勇敢的不要命的人;又能够怎么抵制;就是开会,不肯下功夫,又能够说出什么新鲜的内容?
    
    他们不能回中国,总能够去非洲吧?他们中可有一个人去了达尔富尔,那里有危险,可以不去;苏丹总可以去吧。那里有不少的中国的工程,技术人员。这些人可以呆,他们应该也可以。他们可有一个人拿出一些第一手的资料?来为他们抵制奥运增加说服力?不要说去苏丹或苏丹的周围国家去拿第一手的资料,就是从报纸,网络等搜集素材的工作,为了给他们抵制奥运提供事实的支持,他们可有这个兴趣?
    
    在中国有毒食物出口。在中国工业间谍泛滥,在中国贪官外逃,和向海外非法转移国库和老百姓的血汗钱等诸多问题上,他们同样是全部缺席。他们其中可有一个人,肯踏踏实实的下功夫,挖掘出一些材料和信息?美国有大批的国内的人买毫宅,其中肯定有不少是贪官污吏的脏钱;他们中可有人肯用点功夫去调查?这些都是在美国或其他海外国家就可以做的事情。犹太人在二战后,对逃往的纳粹一直追踪到底,而不是单单的口头讨伐。
    
    对国内,并不要求他们冒险闯关,回国闹革命;只要求他们是出于对中国民主化的真心的支持。
    现在他们的做法,在国内制造英雄或牺牲品。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对厦门维权这样逼迫中央让步的成功示例,一点也没有兴趣;对维权的成功,他们一点没有兴趣,只是因为成功的维权没有炒作的价值?难道他们需要的不是民主化的推进和成功?而当一个人被公安打了几下,就会成为他们的头版新闻。炒作人为的英雄的做法,说的好听一点,是消耗他们的资金和资源,在国内寻找和制造英雄或敢死队,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在国内寻找和制造英雄或敢死队,来征集他们的资金和资源。
    
    
    他们不敢面对中国的现实,既中国近来的巨大变化;这根本不是如何解读这些变化的分歧,而是他们根本不敢承认中国经济发展,人民生活的普遍提高,自由程度大幅的改进等巨大的变化。因为他们这些所谓的民主人士,实际上还是不懂什么是民主,仍然是毛泽东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
    
    他们必须把今天的中国,定位为最黑暗,最残暴的时代。他们必须假定,今天的中国在中共的统治下,老百姓活不下去了。他们只承认陈胜,吴广的不反也是死的状况下老百姓才会造反,他们实质上,和中共一样,认为人权就是生存权。
    
    为什么他们怕说,今天的中国人富裕了?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仍然相信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穷人,既无产阶级代表真理,无产者最革命。他们学习的历史教科书是经过中共阉割的,真理从来和人的财富的多寡无关,反而是穷人更难掌握必要的知识和信息。而一无所有只能产生亡命徒,而绝对不会产生革命者。法国革命,是第三阶级,既资产阶级的壮大才发生和成功的,美国的独立战争的领导者同样是农场主和资产阶级。就是从中国的近代史看,清朝末年到民国,从国民党到共产党,有几个闹革命的可以称为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或底层民众只不过是被这些讨好他们的野心家利用和驱使。
    
    对民主,自由的要求,不是随着财富的增加而减少,反而是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加,而对政治权利要求的增加。人权不等同生存权,也不等同生活权,不是物质生活的提高,人就会丧失对精神,对自由的追求;反而是物质生活有了保障后,精神的需求会更加强烈。富则修的说法,需要看如何对待这个修字,如果把修看成是反对革命,反对变革,则没有道理,富了为什么就一定不需要改变?不需要自由?如果把修看成是丧失了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继续革命的斗争哲学,而去追求自由,民主。富则修的富和富则修的修,又有什么不好?
    
    为什么他们怕说,今天的中国人自由多了?一个更自由的场地,对民主化的推动不更容易?和世界的接触多了,难道不是更方便民主思想的传播?经济的多元化,私有制的出现,使中共不可能完全控制社会和个人,文化的多元化,使中共的意识形态受到挑战,生活方式的多元化,使民主潜移默化的进入社会和人心。
    
    不肯和不敢承认今天中国的变化,更深层的理由使他们怕失去自己革命的正当性与合法性。其实,这只是暴露出他们自信的缺乏和理论上仍然使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穷则思变;穷则思变的穷不是穷富的穷,而是穷途末路的穷。毛泽东等野心家讨好底层民众,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利用,驱使民众。今天民运的宣传,难道也只是为了利用底层民众?
    一张白纸,能够画最新最美的图画的理论是胡说八道。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看见毛泽东的这句话,我就和孙经武说,画了几笔就得马上擦去,否则就不再是一张白纸,就不能再画最新最美的了。
    
    为什么中国有了巨大的变化,推翻或改变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就没有合法性?中国的变化不论从纵向还是横向都可以比较,但都得不出中国应该保持非民主体制的结论。不需要中共再杀70万反革命,不需要中共再饿死几千万老百姓,不需要中共再搞反右,文革,不管今天的中共的所作所为,成败功过,只要他仍然坚持一党专政,我们仍然有十足的理由,推翻他的独裁统治。
    
    横向的比:中国和朝鲜比较,人民生活和自由的程度的区别,没有人看不出来。但并不因为中国比朝鲜强,甚至是强很多,中国就不需要政治变革,就不需要政治制度上的革命或改造。没有必要非把中国描绘成为朝鲜,他们才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话;反而是他们一定要把中国的现在,说成和朝鲜一样,他们才没有办法理直气壮。谎言和歪曲,永远不会有力量。
    
    纵向的比,今天的中国,从毛泽东的血腥的统治下,从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红色恐怖下,从接连不断的整肃的运动下,能够变成今天,没有在过去生活过的人,可能是不容易理解其中的变化;但是,没有人说这个变化已经完成,而这个变化应该只是刚刚开始。没有人说,现在的中国的政治制度已经和世界接轨,中国最迫切的任务是政治改革,是中国的民主化。没有必要把今天的中国,说成是比毛泽东时代还黑暗,残暴,他们才能理直气壮的说话;反而是把今天的中国,说成是比毛泽东时代更黑暗,更残暴,他们才没有办法理直气壮。谎言和歪曲,永远不会有力量。
    
    
    话题引回厦门模式,海外民运对厦门维权如此的不屑一顾,不知道他们能否也能够让中国的国务院低头一次。不少的海外政党都宣布自己在国内有了长足的发展,如果他们每个政党都能够也搞一次类似厦门维权的成功示例,中国的颜色革命应该是初露曙光了,甚至应该是已经大功告成了。厦门人民能够做的的,其它地区,至少是其它沿海和中部地区也能够做到。
    
    厦门事件之所以能够成功,其中主要的一点,是中共自己走了一步错棋,而且是错的离谱。同样的事情,在香港的二十三条立法中,也是中共自己走错了一步棋。在世界民主大潮的冲击下,不肯推动政治改革的中共走错棋的时候会越来越多。
    
    发现中共的错棋,或进一步,逼中共走错棋,是民间在和官方博弈中的致胜点。
    
    海外民运的诸公,能够找到中共的软肋吗?
    
    我们争的不是总统是谁,而是争的制度是什么!
    
    
    
    
    张鹤慈。25、01、08 墨尔本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奥运和民族主义——再谈抵制奥运/张鹤慈
  • 论民主运动的《厦门模式》:与张鹤慈先生争鸣
  • 厦门模式/张鹤慈
  • 薛宝琴——曹雪芹的败笔/张鹤慈
  • BBC违背了新闻公正和客观/张鹤慈
  • 司法可能会是更软弱的防线——浅谈公民社会二/张鹤慈
  • 评:郭罗基“说说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张鹤慈
  • 墨尔本再掀人权圣火热潮/张鹤慈
  • 对中共派性的试分析/张鹤慈
  • 张鹤慈:地,富,反,坏,右是如何消失的。
  • 中国;自由先于民主/张鹤慈
  • 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仍然是一抓就灵?/张鹤慈
  • 答胡平,生存先于发展/张鹤慈
  • 再谈我为什么不同意“要人权,不要奥运!”/张鹤慈
  • 为什么要人权就不能要奥运?/张鹤慈
  • 张鹤慈:为什么要人权就不能要奥运?
  • 有政治目的的宣传总是会歪曲事实/张鹤慈
  • 对中国制造说不!/张鹤慈
  • 自信的支持或反对-从陈良宇案说起/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