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秦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秦晋

    1993年2月20日辩论会
    
    华盛顿的滑铁卢
    华盛顿民联民阵合并大会是民运重大挫折,也是万润南在民运中从辉煌跌落谷底的一刻。在此之前,92年12月末的时候,“反万派”在澳洲的主将专门约我谈过一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了我华盛顿会议可能发生的事情,何去何从由我自己选择,这是对我的先礼后兵。说句天地良心话,我当时真不是铁定地属于“拥万派”,而是他透露的“反万”阵营的三步方略使我成了铁定的“拥万派”:第一步,搞臭万润南;第二步,切断万润南归国之路;第三步,把万润南踢出海外民运。 圣诞节前收到万润南一张圣诞贺年卡。贺年卡很普通,上无称谓,下无署名,中间一行五个字,万式钢笔草书,字如其人的身形,字体优美而又敦实:共饮一杯酒。内夹一张小纸片,打印了这么一些字:我们搬了家,地址,电话,万润南、李玉。一切尽在不言之中。万润南当时的处境困难,如何恰如其分地表达,如何分寸拿捏准确地争取支持,确确实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在大风浪面前晕船呕吐者居多,有七十二变能耐的孙悟空过火焰山,被芭蕉公主一扇子晕晕乎乎飞出十万八千里。我们远在澳洲,平时几乎没有沟通和交流。摇摆、观望、见风使舵,见利忘义,这些东西又都是人之常情,人之所欲。万润南此举着实煞费苦心。当时有理解,但不算很深刻,过了好多年以后,才知道不是我一个人收到这封充满特殊读解意味的贺年卡,才慢慢品出了味。
    华盛顿会议期间,万润南被安排的房间号是447,谐音解释为“是死期”,是有意还是巧合,无从知晓,只有会议的筹备张伟知道。我所见到的情况是华盛顿会议上万润南自始至终神态安详,在我视觉以外的老万的表现另当别论。尽管败北已成定局,老万不出一招,不设一计,大家在一起谈笑风生。我看过电影山本五十六,山本在中途岛战役中被击毙,他的出巡被美军破译,致使受到攻击,电影中的山本明知灭顶之灾在即,端坐舱中纹丝不动。真让我为山本的临危不乱方寸深深折服。当然山本座机上的随行无一生还,事实是否如此无从考证,完全有可能日本根据山本的平时的言行举止推断得出,更有可能日本有需要如此描绘山本招回日本大和魂。民阵二大以后,民阵理事长朱嘉明对主席万润南的不满是民阵内部众所周知之事,其实此二人在民阵二大之前本无恩怨,二大的竞选结果使朱嘉明对万润南结下了梁子,以后以万润南为政治对手,定要赢回万润南一盘棋。万润南并不以朱嘉明为对手,听万润南曾经提起过,万对朱说,我们之间不应该成为对手,我们的共同的对手在北京,如果我们不能共同与北京对弈的政治棋局中胜出,你我之间棋局的胜负是没有意义的。当初的民阵二大,只有万润南一人有意竞选主席,没有其他比较有竞争力的人出马与万润南一争。也许是怕有一种竞选场面的冷场,出于好意,民阵监事苏炜寻找重量级的人物与万润南一争,使得民阵二大的主席竞选有看点,苏炜找到了朱嘉明。清末有戊戌六君子,赵紫阳主政时期有四君子,朱嘉明是其中之一,另外三位是王岐山、翁永曦和黄江南。从分量上看,万润南与朱嘉明的竞选煞是好看,两者的政治能力和知名度堪称旗鼓相当。竞选的结果是万润南胜出,朱嘉明败北。前文说过,万润南表现出色,朱嘉明表现平平。但是以后朱嘉明对万润南的不断的攻击,事态的一步一步的恶化,相信苏炜是始料未及的。有知情人分析,朱嘉明对万润南的敌视,完全是一种人性中的性格冲突。我的理解,人性中有一种东西,叫做妒嫉,隐藏在人的内心之中。韩国人对中国人有妒忌心,企图把中华文化的精华据为己有。弱者希望压过能者,技不如人就采取诋毁和暗中使绊的手段。在民运文化中比比皆是,在北美有,在欧洲有,在南半球澳洲更有。这也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态。
    华盛顿会议的预备会议上,民联纽省分部主任对我郑重告诫:马中赤兔,人中吕布。暗示在这个风口浪尖不要动摇,我很是欣赏这种危难见真情的情怀。中共90年代的“八老”之一陈云很令我赞佩不已,他敢于不买毛的帐进行软性抗拒,庐山会议后,同僚对被批判的彭德怀如同瘟神似的躲避不及,唯陈云一头扎进了彭德怀的座机,一起飞回北京;毛死后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又挑战政治权威率先打破党内的僵局,使得邓小平在政治权力的斗争中占得上风取华国锋而代之。我以为这位也有这种患难真情,可是到了会议的第二天,会场的政治风向就使他变了立场,随风而去。我回到澳洲,坚持民阵的旗号不变。底下会员质疑,两大组织合并完毕,没有了民阵总部,就不存在民阵纽省支部。言之有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本支部因此更名,称作澳大利亚纽省民主中国阵线,这里就是总部。毕竟是无根的浮萍,两个月左右的坚持,最终内部压力大,经过支部理、监事会以及行政部门共36人的内部表决,28票对7票,1票弃权,多数意见进入民联阵。这是按民主程序走完的过程,根据民主精神和原则,尊重并承认投票结果,但为了保持自己的意见和立场,当场辞去支部主席一职,与残留的另外7人,绝对的少数,继续坚持民阵的旗帜。纽省民主中国阵线发生动摇的时候,曾就如何应付这个棘手问题求教于两个人,民阵悉尼支部首届正副主席。前者举了秦王礼送尉迟敬德的故事。后者态度坚决,不惜把支部打碎也不拱手相让。我听取了前者的意见。这时新组织“民联阵”吹枯拉朽地一阵风把澳洲原来的民阵、民联基层支部基本囊括一空,只剩下很少数民阵、民联的“残渣余孽”继续民阵、民联的旗帜和番号。其实这“一小撮”人承担了比较大的政治风险和骂名,这些人坚持原来的旗帜不变是否对万润南、吴方城等人在海外民运世界级层面的纷争中赢得时间和空间并为以后民联和民阵旗帜继续飘扬至今起过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就见智见仁了。
    
    华盛顿会议以后,民联阵在西澳的监事,利用乡情来劝民阵悉尼支部前主席看清民运形势脱离万润南转去支持朱嘉明,被断然拒绝:论个人关系,朱对我好过我对朱,朱不欠我我欠朱。论政治智慧和品行,朱在我下我在朱上。朱拉我是拉不走的,万踢我也是踢不走的。此人应该是万润南在澳洲最为中意的学生,曾对我说过:我是没有机会坐轿子了,我只能抬轿子,我抬轿子有一个自我规定的标准和要求,就是抬最漂亮的新娘,万就是我心目中认定的最漂亮的新娘。还追捕了一句:电影中的人物不算,小说中的人物不算,我所亲眼目睹有过交往的人物数万最高,如果万不能获得历史机会为中国的民主政治贡献他的聪明和才智,那将是中国之不幸。早在民阵成立之初,他曾比较认真地追踪了万润南的言行,尤其是万润南首访台湾时候的答记者问让他衷地钦佩,在他看来万润南很明显地表现出了他的鹤立鸡群。我若有所思地听着,看着万润南当时的处境,心想这是必然,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二站:美国洛杉矶(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3)/秦晋(图)
  • 秦晋: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2) (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9)/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8)/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7)/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6)/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 5)/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3)/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3)/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九站:美国华盛顿(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九站:美国华盛顿(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八站加拿大渥太华/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七站:英国伦敦/秦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