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2)/秦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左起:郑郁、万润南、张力行、秦晋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2)/秦晋
    
    再访澳洲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2)/秦晋


    
    万润南92年4月再度来到澳洲。那个时候中国留学生在澳洲的居留运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参加民运组织的人士大多数也是冲着这个目标来的。重要的民运领袖到达澳洲,总能得到前呼后拥的接待。那天万润南在悉尼公开演讲,吸引了数不清的听众,把悉尼剑桥旅馆的会议厅挤得水泄不通,连后台也蹲满了听众,有不少人还是冲着四通总裁这个头衔去的,希望一睹曾经中国最大民营企业家的风采。悉尼民阵经过旷日持久地一年多的内部纷争,尘埃落定,总部监事会裁决,各打五十大板分开了事。万润南在这个时候来澳洲,就要面对这方面的提问。万润南是这么回答的,民运组织内部的纷争本来就属于正常,试问澳洲的政坛上没有争斗吗?澳洲的政坛有执政党和在野党之争,执政的工党内部为了领袖地位也有争斗,不久前澳洲工党财长基廷击败总理霍克取而代之,说明的就是这个问题。但是民运组织内部的纷争应该符合规游戏则;要有原则和底线,不能无所不用其极;民主是你活我也活,民主是理念,是制度,还是生活方式,纷争的双方要争取达到双赢的目标。只要符合了这些游戏规则,民运组织内部的纷争对民运没有大不了的坏处。
    
    以后我知道,万润南流亡以后不久去过一次台湾,正值朝野双方吵得厉害,民进党人当着李登辉总统的面,一语不合就开始掀桌子,而且还掀翻了好几张桌子。当时的行政院长李焕对到访的民运人士表示了台湾民主过程中的无序,很是无可奈何。万润南的回答使得李焕感到一些宽慰:政治语言有三种不同。专制政权使用的是枪炮语言,如邓小平用军队镇压天安门学运;初级民主社会往往使用肢体语言,如台湾民进党人立法会里面的打架和冲突;成熟民主社会则使用理性语言,如西方主要用选举语言和政策语言来体现。
    
    万润南继续回答悉尼听众:肢体语言比起枪炮语言是一个进步,台湾的民主社会毫无疑问比中国大陆要进步。台湾方才实行民主,立法会里面的肢体冲突属于正常,虽然台湾立法会的辩论演变成肢体打斗往往不上政治新闻节目,而上的是体育节目一栏,比起老牌民主国家起步时候的民主,一点都不逊色。民主制度在英国实行得最早,当时的议会也是议员打斗的场所,英国议会里面议席桌上的墨水瓶是铁器制成,而且浇铸在桌子上,防范的就是议员发生争论时候情绪不受控制抓起来就当武器使用。因为有过这样的先例,不是英国人特别能够预见可能发生的议会打斗而防患于未然。由此可见同为中国人在台湾率先实行了民主,表现出来的民主素养不比其他人低,只是一般人没有进行纵向和横向的比较,才出现了这种错误的审视和评判。
    
    有一个听众问万润南,既然中共可以用坦克机枪镇压北京学生和市民,为什么民阵不向它学习,在海外使用暴力绑架中共高官的亲属和子女?万润南笑了,这么回答:这不是暴力行为,这是恐怖主义。民阵在巴黎的总部包括我和总部秘书不到十个人,而中共在巴黎的使领馆人员数倍于我们,更还有我们看不到的它们的眼线。要论恐怖,我们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他们就是靠这个起家的。而我们民阵与中共相比,就是具有道义上的制高点,如果我们效仿他们,我们就沦为中共的同类了,立刻失去了我们赖以存在的制高点,那我们马上就会失去世人对民阵对民运的道义上同情和支持,民运就真的寸步难行了。
    
    那次还安排了万润南在汉德森博士主持的悉尼智库的演讲,此人八十年代末曾任前澳洲总理霍华德办公室主任,那个时候的霍华德还只是反对党副领袖。主持人问万润南在法国的生活如何,平时使用什么语言,万润南回答用英语。又问今天晚上的演讲也用英语吗?万润南回答,不,用汉语。演讲开始时候,主持人幽默了一下:民阵主席万润南先生89年天安门事件以前是中国当时最大民营企业四通公司的总裁,现在生活在法国巴黎,在巴黎的时候讲英语,今天在澳洲,一个英语的国度,演讲使用的语言却是汉语。台下大笑。
    
    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有一场演讲,当时澳洲SBS电视闻风前来采访,由于万润南正在会场里面演讲,电视台的只能在外面干等。闲着也是闲着,电视台采访人问我们谁能接受一下采访,我被怂恿上前回答他们的提问,仗着会说几句英语,硬着头皮上阵了。记者David Gardner问:澳中关系正在解冻,你是否认为澳州政府的表现是否太软化了?没有丝毫临阵经验,率而答道:是的,澳州政府的表现比较软弱,这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没有好处。全世界应该继续对北京采取强硬态度,迫使中国在人权方面有进步。不一会,万润南演讲结束走了出来,接受电视台采访,第一个问题就是原来问我的问题,万润南的回答是这样的:西方社会对中国政府的态度不应该是软和硬的问题,而应该是国际社会的政治压力和民主人权的呼声保持持续性的问题。后面还有一长段精彩的回答,不能一一记住了。同样回答“软和硬”,一比就相形见绌。可以断定当时没有人做这个比较,我却是“瞎子吃混沌,心里有数”。也许是我敢接受英语采访,有点像子路率而答曰,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以后关于中国的民主和人权问题,经常受这位记者的新闻采访。
    
    那次万润南会还见了几位澳洲国会议员,其中包括当时移民部长韩德。会谈目的有如下:国际社会包括澳洲继续施加政治压力帮助中国的民主化,更加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鉴于中国的政治高压和人权的恶化,民阵和民联的成员返回中国都有遭受政治迫害的风险;善待当时滞留澳洲四万中国人士,这批人年龄介于25-40之间,文化程度高中大专以上,居留澳洲有利于澳洲长远的国家利益。第一个问题是万润南作为民阵主席自己带来的议题,后两个问题都属于当地民运组织添加给万润南的议题,对民运组织成员有望梅止渴作用,对旅居澳洲的中国人士有寒冬春暖作用。那天在墨尔本还会见了当时最为关注中国人士去留问题的前工党议员Andrew Theophanous博士。这位议员行为比较拖沓,我们一行十来人在他的办公室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他才姗姗来迟,这也是一位不拘小节的主,来自塞浦路斯,对中国人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对中国的民主化非常的热心,数年前蒙污被判入狱,现在正在努力洗清冤屈,当他蒙污的时候,在澳洲安逸生活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士表现得非常薄情。在这等待会谈的一个多小时里面,万润南的处境不好过,民阵墨尔本支部和民联悉尼分部的头表现比较无礼,可能是劳累的原因,万润南坐在沙发上垂头打起了瞌睡。我不禁暗自笑着这一幕,有点像耶稣受难前受到两个兵油子的取笑。
    老万那次来澳洲,因为老万在原来的悉尼民阵矛盾中没有倾向我方,在我看来是偏袒另一方,有意躲着他不见,任何电话也不接,让他好找了我一天,后来我不慎忙中出错接了一个电话,被他逮个正着。老万不以为意,我也觉得不可再躲避,便参与和安排以后的活动。老万在悉尼的演讲中讲了民主运动与中共、民运组织和地方组织有对决的三盘棋,分大、中、小。地方民运组织纷争的属小盘棋,总部的纷争属中盘棋,民主力量和中共之间的争夺天下是大盘棋。如果大盘棋不能胜出,赢了小盘棋和中盘棋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我对万润南这三盘棋的比喻是刻骨铭心的,是后我就学着经常调节自我,力图避免精力时间偏于注重投放中小两盘棋,在小盘棋局的博弈中能胜固然好,不胜也无所谓。最令人不安的是民运常常忙于中小盘棋的搏杀而忘了大盘棋的对弈。当然,所谓的与中共争天下是一种比喻性的说法,真正的含义是民主运动在中国的成功,在中国建立起民主制度,而非以往意义上的打江山坐江山的改朝换代。万润南还用了一个很幽默的说法解释了专制政治与民主政治的区别,前者是枪指挥党,后者是钱指挥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最后一站:美国旧金山(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二站:美国洛杉矶(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3)/秦晋(图)
  • 秦晋: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2) (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9)/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8)/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7)/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6)/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 5)/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3)/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3)/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九站:美国华盛顿(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九站:美国华盛顿(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八站加拿大渥太华/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七站:英国伦敦/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六站:西班牙马德里/秦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