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对于"大屠杀"这一名词的几种历史背景解释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8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1937年12月13日开始的南京大屠杀,一直持续到6周,死难者30多万人。此后的日军统治时期,还一直不断有零星的杀戮,也可以称为侵华日军对中国人的屠杀。而日本军队在中国的大屠杀,却在日本教科书上被美化为所谓"太平洋战争",即"大东亚战争",日本军方认为其目标是"从欧美列强统治下解放亚洲,并在日本领导下建设大东亚共荣圈"。所谓"大东亚战争",其实是"大东亚大屠杀"。
    
    历史上,人类的命运是悲惨的,几乎每个世纪都有以各种各样名义而进行的"大屠杀"。德国兵屠杀犹太人,日本兵屠杀中国人,中国人也有屠杀中国人的黑色记录,如"扬州十日","嘉定屠城",甚至共产党把1927年的国民党清党指为"'四·一二'蒋介石大屠杀",周恩来曾称当时在"宁波、杭州、南京及上海之大屠杀与捕杀共产党,死伤者近四百人"。六十年后的北京一场风波,又死伤多少人呢?
    
    再看国际方面,不但一些共产党国家之间,而且各个国家之间也有冲突。比如苏联反对中国,中国反对越南,越南反对柬埔寨,其间就有多起死伤超四百人以上的大屠杀。如反美国的柬埔寨政府由波尔布特执政以后,确实是一个曾对人民进行过大屠杀的邪恶政府,比如波尔布特就下令杀了一百多万人,这正是举世震惊的"红色恐怖"。
    
    可1980年邓小平接受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的采访时却只是提到波尔布特"犯了相当严重的错误"。邓小平还说:"这个数字不可靠。一个几百万人的国家,杀了一百多万人,谁相信?杀人是杀了一些,应该说也不少,这是很严重的错误,但有的事情是夸大了……但另外有一个现实,现在靠谁来抵抗越南?"。邓小平为什么说"我们并不是不知道"呢?因为当时的中国支持柬埔寨反越南。再早一些时,中国曾花了近200亿美元支持越南反美。
    
    越南历史上也有对本国人民的大屠杀,1977年至1981年近五年时间,一个公开资料称"越南警察对人民犯下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仅驱赶华人和难民一事,足使人们触目惊心。1978年被越南当局赶下海的难民多达一百万人,其中约有百分之四十到七十葬身鱼腹。这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水上大屠杀"。至于对被关人员采取的迫害手段,连昔日希特勒也望尘莫及。当时,越南有5300万人口。
    
    而在1982年,苏联对于阿富汗同样有"大屠杀"记录。阿富汗中部偏东部分的一个村落叫巴达卡韦艾沙纳,离首都喀布尔55公里,那里住着2000余农户,是阿富汗游击队活动区。1982年9月13日,突然一队苏军驾车向村落开来,封住村口所有出路。"俄国兵来了!快躲!"全村的人恐慌地喊叫。大家急忙找地方藏身,尤其是男人,怕被拉去当兵,慌忙躲进村北的一条引水灌溉的暗渠。这暗渠在地下十二米长约十公里,水深不及一米,可容人直立。苏军指挥官发现这个"暗渠"后就立即叫士兵用铲把渠口上游的井穴打开,一辆油罐车把一种有汽油味的液体灌下去,接着,一个戴面罩的士兵将一袋有五十公斤重的白色灰粉式炸药扛进暗渠入口,撒在台阶上。这士兵走出来后,另一个戴面罩的兵士走上前去,在地洞边上向里面发射了一排燃烧弹,最后导致这个村有105人被炸死、烧死或毒死。这次爆炸被称为"巴达卡韦艾沙纳村的大屠杀"。
    
    苏联在历史上则有屠杀波兰人的记录,1939年9月1日,希特勒德国动员75万大军,在2400辆坦克和2000多架飞机掩护下,发动了对波兰的闪电战,不到半个月便使波兰军队的抵抗濒于瓦解,占领了波兰西部大片领土。与此同时,苏联在1939年9月17日从东部进入波兰,占领了寇松线以东的全部波兰领土。在苏军进入波兰后,有15000多名波兰官兵被俘,其中有8700名军官。他们分别被送到奥斯塔什科夫、科泽尔斯克和斯塔罗别尔斯克3个劳动营里。1940年春季,这批俘虏军官突然"消失了"。
    
    1943年4月13日,柏林电台广播了一则震惊世界的消息:"在莫斯科西南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里发现了一批埋有万名波兰军官的荒冢,这些军官是被人有步骤地、熟练地用枪从脑后枪毙的。"4月15日,即德国人首次广播卡廷屠杀事件后的第二天,苏联却发表公报指责德方"无耻捏造",证据是1941年这些战俘在斯摩棱斯克以西从事建筑工作,那年夏天,苏联部队撤退后,他们落入了德国人手中。4月17日由苏联情报局发布的另一份公报说,纳粹可能在1941年就已屠杀了这些战俘。可到了1987年,波兰高级官员这样公开证实:"1940年屠杀波兰大批军官的卡廷森林事件系苏联所为。"1992年10月14日,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政府有了新结论,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特使皮克霍亚终于向波兰政府透露了50年前的"卡廷森林事件"的真相,当年下令屠杀21857名波兰军官的并不是斯大林一个,而是1940年3月2日苏共政治局全体讨论通过的。当时举手赞成这一决定的有斯大林、外长莫洛托夫、贝利亚和其他政治局委员。政治局不仅决定处决关押在乌克兰境内的所有波兰军官,而且所有关押在苏联领土上的波兰军官一律秘密消灭。结果,除卡廷森林被处决的1.47万波兰军官外,还有1.1万波兰军官在狱中被"消灭"。
    
    再回到"文革"时期的1967年,湖南的道县遭遇一个疯狂的"大屠杀"夏天。文革初起,"人整人"运动却已经为害一方了,当地应运而生出许多造反组织,其中两个主要对立组织,一个叫"红联"一个叫"革联"。双方都弄到了大批枪枝弹药,两相对峙,剑拔弩张,拉开了武斗的序幕。就在这时,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火上加油制造谣言,说什么"道县的地、富、反、坏、右分子要造反了",还编出顺口溜:"党员、贫农要杀完,中农杀一半,地、富、反、坏吃饱饭。"于是,该县农村各地,纷纷成立所谓"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随意将人判处死刑。8月下旬的一天,道县南面的九井河畔黄土坝村,湖南大学历史系毕业的蒋勋曾任县一中的校长,这时因出身缘故,已被开除回家。可就在吃过团圆饭的第二天,蒋勋便惨死在柴棒和锄头之下。当晚,"最高法院"的判官又把他的两个儿子用刀劈死在九井河畔。桥头村一名在1958年因"爱提意见"被划为右派的周文栋及妻儿被打死。另一孕妇唐水兰被辞穿肚子,胎儿被钢条挑出。另一个外出搞串联的无名无姓的女学生因迷了路被乌家山大队的人抓获被轮奸后用石头和锄头活活打死。这位被害的姑娘,究竟姓什么叫什么,家在何处,至今还不知道。还有清水村对杀人提出奖励:杀人一个,奖稻谷若干。那傻瓜杀了19人后,去向大队"最高法院"负责人汇报,一位负责人说:"19个难算数,干脆再杀一个凑齐20整数!"据统计,在这1967年的夏末,全县被杀人数占总人口的1.2%,老至80岁,小至几个月,除四类分子及其子女外,被杀的还有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贫下中农、国家干部、复员军人。屠杀的手段有:刀砍、铳打、铁烙、活埋、沉河、绳勒等,还有数十人捆在一起用炸药炸,几十个人丢进红薯窖里用火活活熏死,还采用砍头、挖眼、割耳、削鼻、剖腹、割乳、断肢等手段,真是目不忍睹,耳不忍闻……从1967年8月13日到10月17日,历时66天,涉及10个区,36个公社,468个大队,1590个生产队,2778户,共死亡4519人,其中被杀4193人,逼迫自杀326人……受道县杀人事件影响,全湖南零陵地区其余10个县市也在不同程度上杀了人。全地区(含道县)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9093人,其中被杀7696人,逼迫自杀1397人;另外,致伤致残2146人。死亡人员按当时的阶级成份划分:地主、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等四类分子3576人,四类分子子女4057人,贫下中农1049人(大多数有不同程度的历史问题),其他成份411人。其中未成年人826人。被杀人中,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才10天。
    
    还有一个资料说,1967年,湘南数县杀了一万多人(有的说是4万),也提到其中道县杀得最多,惨绝人寰。现在看来,人类历史往往是人类自相残杀的历史,人类却又善于遗忘。不过,我倒有个建议,任何遭受大屠杀的地方都应该建立一座"哭墙"。现在南京已建起一座"哭墙",祭奠30万亡灵。可是湖南道县和天安门广场,也应该建一座纪念亡灵的哭墙。在世界上许多饱受苦难与战争创伤的地方,都留有用于纪念的"旧址",如长岛纪念馆等。而且哭墙还可以作为一处纪念景观留下来,成为人类自相残杀的黑色记忆,也警示人类,悲剧已过,避免再次发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2007年最无赖的衙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
  • 昝爱宗:抗议上海非法查抄翟明磊家里的私有物权《民间》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新浪博客被关闭移师国外取名《道路》
  • 昝爱宗致新浪关于询问博客被删情况的邮件
  • 新浪称昝爱宗博客暂时被封
  • 昝爱宗新浪博客再被“和谐”
  • 昝爱宗:新闻署长柳斌杰权欲膨胀干涉外交部事务被"敲打"
  • 昝爱宗:前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是"病亡"还是病逝?
  • 昝爱宗:记者节之际致国家新闻总署署长柳斌杰先生
  • 昝爱宗:明天是记者节,大陆记者感想如何?
  • 昝爱宗:无锡"太湖卫士"吴立红上诉被驳回 获刑3年
  • 昝爱宗:俞正声任上海书记能否尽快恢复姚立法自由?(图)
  • 昝爱宗与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对话—望网络控制者三思而后行
  •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研究生煽动非法集会被拘 网上发帖抗议房价虚高
  •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