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抗议上海非法查抄翟明磊家里的私有物权《民间》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抗议上海非法查抄翟明磊家里的私有物权《民间》——也敦请上海官方对知识分子、新闻记者厚道些
     (博讯 boxun.com)

    11月29日晚,闻知原《南方周末》记者翟明磊先生在上海的住处遭遇上海文化执法部门的检查,以所谓非法出版物为名查扣广州中山大学主办的《民间》文本,就可以知道上海有关部门对持不同意见人士进行无理打击的老毛病又犯了。
    
    青岛律师到上海见李剑虹女士,上海的有关部门居然"关照"不许见,不能见,不得见,气得李建强律师骂有关部门的执法人员是"神经病",我看他们不仅仅是得神经病,而是一犯再犯了。上海的郑恩宠律师,屡被打击,多次被骚扰,电话被监听,甚至连记者也不能见,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境外的,好象郑律师掌握着上海市所有领导人见不得人的机密似的。
    
    如今,上海还是上海,不容不同声音还是如故。虽然,上海的黄菊早已"黄"了,他的部下陈良宇还未来得及惶遽就与他的死亡划清界线了,可我们的报道又透露了多少他们两家人的内幕呢?恐怕上海的新华社分社、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记者"打死也不说了"。
    
    现在,上海还有几位能说的人呢?顾则徐先生也是一个思想家,可上海早想方设法把他挤走了,上海就是如此地狭隘,如此地可怕。话说回来,翟明磊先生是一位能干的记者,也是能说的人,但他基本上不说上海,也是为了一时安身,可上海为什么容不了他呢?难道处处与人为敌,就是上海执法部门的公正执法风格吗?江泽民的上海比这强吗?朱熔基的上海比这强吗?吴邦国的上海比这强吗?黄菊的上海比这强吗?韩正代理书记的上海比这强吗?习近平的上海比这强吗?俞正声的上海就是这样强吗?这些问题,谁来回答呢?1949年以来,上海似乎成为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可如今上海对待文化人方面,上海却是一个坏榜样。上海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坏了?
    
    翟明磊说:现在我心安宁,决心迎接一切暴风骤雨,古人云:"吾大文已成,虽风雨雷霆不能动摇。"翟明磊还告诉他们这些用纳税人汗水供养的执法部门的执法人员:
    1、<<民间>>是中山大学公民社会中心主办的学术内部资料,我并不是私下编辑工作。
    2、民间没有营利行为。
    3、民间没有任何黄色,反动,或宗教民族问题。
    
    所以,按照中国共产党主持制定的中国宪法"出版自由"的原则,请上海执法部门对待知识分子、对待新闻记者厚道些,比如请尽快归还他留底的四十一本<<民间>>及电脑硬盘,这是国家物权法实施后他私人的物权,神圣不可侵犯。再者,既然有宪法上的公民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权利,何来非法出版物,这里的法到底是什么法?是合法,还是非法?再次请上海的有关执法部门尊重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尊重宪法,尊重学术自由和出版自由。
    
    我也请明磊兄自己也"不要悲观",既然《民间》没有逝去,既然凤凰涅磐,既然我们都是民间,那么,我和有共同信仰和共同追求自由的朋友们都会支持你。那些打击出版自由和违宪的非法执法部门和非法者,自然会被法律的公义去追究。期待明天,展望未来,真理在民间,真理在人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昝爱宗:记者们决不向暴力和恐怖低头
  • 昝爱宗致新浪关于询问博客被删情况的邮件
  • 新浪称昝爱宗博客暂时被封
  • 昝爱宗新浪博客再被“和谐”
  • 昝爱宗:新闻署长柳斌杰权欲膨胀干涉外交部事务被"敲打"
  • 昝爱宗:前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是"病亡"还是病逝?
  • 昝爱宗:记者节之际致国家新闻总署署长柳斌杰先生
  • 昝爱宗:明天是记者节,大陆记者感想如何?
  • 昝爱宗:无锡"太湖卫士"吴立红上诉被驳回 获刑3年
  • 昝爱宗:俞正声任上海书记能否尽快恢复姚立法自由?(图)
  • 昝爱宗与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对话—望网络控制者三思而后行
  •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研究生煽动非法集会被拘 网上发帖抗议房价虚高
  •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