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3)/秦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3)/秦晋

    图片说明:汪岷和秦晋在罗德岛会议上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3)
    
    “我是汪岷”。这是汪岷担任活动或者会议的主持人的时候惯用语。93年华盛顿会议第一天侨界宴请世界各地会议代表的宴会上汪岷是主持人,汪岷开始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澳洲民运会议轮到汪岷主持的时候,第一句话还是这句;罗德岛会议中,大多数的会议主持都是汪岷,几乎每次的开场白都是这句。
    
    汪岷在国内的时候是广州市第十六中学的教师,中国大陆早期民运参与者,曾因为“反革命宣传罪”被开除公职,接受群众专政,就地劳动改造,长达六年。79年民主墙时期是广州地区大专院校地下民刊《未来》的编辑之一。80年代出国留学,曾任《中国之春》主编、中国民联副主席、总干事。
    
    汪岷是我见到的最早的海外民运总部级领导人。89年中的时候,澳洲的冬天,汪岷来考察澳洲民运的工作,也许是解决悉尼和墨尔本之间在民联澳洲分部的大小问题。那天晚上天气比较冷,好像还下了雨,悉尼的民联盟员三十来人汇集在澳洲民运创始人田广的家中,聆听来自总部的指示。后来从一份《中国之春》澳洲版上看到了那天的合影,18年前的照片,我们都年轻。这么些年过去了,照片上好几十个人现在只剩下汪岷和其他不超过三个人还在这场运动里面坚持。很惨兮兮的。
    
    华盛顿会议上汪岷竞选副主席一职,以一票差输了,输给了杨建利还是张伯笠就记不清楚了。以后汪岷在华盛顿产生的新民运组织“民主联合阵线”一直担任重要职务,经历了徐邦泰离职,内部刊物《中国之春》的波折,一直很艰难困苦地维持了这个曾经一度可夸耀的海外最大的民运组织,汪岷起到了挽狂澜于既倒,障百川于东之的作用。一直到了去年的时候,才把“民联阵”按规则移交给了后人。
    
    从知道认识汪岷到开始进一步的接触,间隔了12年的时间。汪岷代表民联阵出席了2001年5月新西兰民运工作会议。民运内部派系矛盾的发展和演化,原先矛盾的当事人逐渐远离民运凄凉的舞台,使得在尚在民运组织中坚持下来的人相互之间产生了一定理解和同情。“没有永恒敌人和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在这里不算贴切,只能部分的牵强附会。听说过一部未来世界的幻想电影或者剧本,故事是这样的:美苏之间爆发核大战,整个地球上的人类和动植物都基本毁灭了,世界一片寂静。这个时候从废墟中慢慢地艰难地站立起了两个人,一个是美国的男子,另一个苏联的女子。仇敌相见,分外眼红。但是双方又都冷静了,杀死对方也就意味着自己的毁灭,于是两个上帝存留下来的新亚当和新夏娃握手言和了,重建家园,重新生儿育女,重新分布世界的人口。人类经过劫难以后得以重新繁衍。澳洲民运94、95年陷入困境的时候,剩下来的几个人就有点像核大战以后的美国男子和苏联女子。2001年新西兰见到汪岷的时候民运的境况也是如此,所以新西兰民运工作会议上喊出了民运要绝地而起的雄壮口号。一旦困难稍稍缓解,人类的原始病灶还会复发,因为是人,上帝造就好的。基督徒希望人类都能摆脱原罪上天堂,那是个理想境界,永远不会达到。民运也完全如此,怀有一厢情愿民运应该精诚团结一致对付专制中共,出发点和愿望是好的,善良的,但是做不到的。
    
    为何我对那次见到汪岷有如此特别的感受?原因是墨尔本的民运朋友热情极其高涨,他们看到了民运内部互不合作的后果,希望中国海外民运产生统一的组织,产生一统的民运领袖。他们情绪激昂,环指当场的几个民运山寨主,自民党主席倪育贤、民联阵主席汪岷、民主党海外联总四主席之一的王希哲,捎带《北京之春》的薛伟:马上解散各个组织,削平个山头,统一归魏京生领导。这个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完全违反民运组织的操作规则。如果当时在场的几位主席听从了这番豪情,就地签约实行了,那一定成为民运的笑柄。民运组织内部操作是民主的,不是主席一人说了算的,对于一个组织的解散与合并这类重要的议题必须有本组织内部的审议和表决。如果组织很小,只有几个人维持的,至少这几个人要通气商量。我当时笑了,跟汪岷开了一个玩笑,汪岷二十多年投身民运,还没有在正职上呆过,总算当了一回主席,屁股还没有坐热就接受一个不成熟的建议而解散一个完好民运组织,里外都不好交代。汪岷也笑了笑。
    
    真正从内心深处佩服并感激汪岷的是2005年的澳洲大会。2004年中以后,民阵、民联、民联阵和自民党先实行了合作,成立了联络处。联络处的成立应该是后三家组织的共识,以及个别热心人士的推动,我能看到的最热心人士是姚勇战,从中牵线搭桥,穿针引线。能够让民联阵与民阵、民联93年华盛顿会议留下的裂痕一部分地弥合,其功不没。联络处成立以后,就筹备民运泰国大会和澳洲大会。对于2004年12月的泰国会议,我曾给民阵内部的信件上这么表示:“十二月的泰国会议本人无力赴会,但作为民阵,我认为应该有个别代表参与,以示对多方民运会议的重视和诚意。不然求得其他民运组织来澳洲赴会就可能有难度。诚所谓‘欲人爱己,必先爱人;欲人从己,必先从人’”。
    
    泰国大会在各方的合力之下夭折了,澳洲大会的筹备也十分艰难。攻击来自很多方面,各路友军乱箭齐发,这个时候的友军汪岷给澳洲大会的是最坚定的支持,他不为任何外间传言所惑,不为受到的攻击发生动摇,按时与副主席林牧晨到达大会,用无声表达了他的重诺的友情和信义,使得澳洲大会在寒风中尚有一件单衣御寒。对此我向他深鞠一躬。诚然,澳洲大会所达到的政治成效是十分有限的,各路友军对澳洲大会的误解无需追究,因为覆水难收。我们都在挫折和错误中成长和成熟。
    
    以后德国会议和这次的罗德岛会议,我们又相逢了,在组织关系上更为密切了。汪岷很务实,不唱高调,不说大话,沉稳内敛,眼睛关注的是中国大陆。在澳洲大会上,在罗德岛会议上他的发言和思虑都是如此。汪岷来自广东,前面说过。没有说过的是清末民初曾经风云一时,谋刺摄政王视死如归留有“慷慨篇”著名诗句“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汪兆铭乃汪岷祖父辈的叔伯兄弟,是否汪岷因此也有了反抗黑暗的天然属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秦晋: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2) (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9)/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8)/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7)/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6)/秦晋(图)
  • 就缅甸问题提问美国助理国务卿克里斯多夫•希尔/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 5)/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3)/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1)/秦晋(图)
  • 澳洲政治新领袖汉语讲得一极棒/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3)/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九站:美国华盛顿(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九站:美国华盛顿(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八站加拿大渥太华/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七站:英国伦敦/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六站:西班牙马德里/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五站:法国巴黎(2) 秦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