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大三角地,石碑还是牌坊?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3日 转载)
    
    来源:天涯博客
     (博讯 boxun.com)

     junli6363 /1983年,当时我已经参加工作了,满怀理想,喜欢读书,向往学术。有一次,我进城办事,路过一所当地著名的大学----当年是全国著名的大学。大概是三,四月份,校门两旁的大学生在植树。看着那些年轻、稚嫩的身体,穿着淡薄的衣衫在劳动,我的心里很羡慕,也很自卑。我在那所大学的校门口徘徊了一会,我想进去看一看,但是不敢进去。这曾经是促使我发愤读书,决心以社会青年考大学的动力。那时候,大学在我的眼里是神圣的,也是圣洁的。不过,以现在的眼光看,那是的大学也不愧让外人这样看待----她确实是一个知识和信仰的殿堂,充满了使命感和担当精神。
    
    1992年我研究生二年级,去北京访学。我在北京待了40天,去了北图、人大等学校,但是记忆最深是去北大。那天早上,我从政法大学到了北大。北大的那个门楼是我梦想的地方。我看到门口有警卫(似乎不是保安,风波不久,北大还是一个是非地),进出的人如果不是北大的师生,就要盘查证件。我拿着个书包,大摇大摆地往进走,居然没有人拦我。我为此自豪----毕竟是书生啊。我到北大,没有先去图书馆,而是在校园里逛了半天。到红楼和三角地等“名胜”看了看。三角地已经是各色广告飞扬,但是我还是在此凭吊了一番----这里毕竟记录着中国的历史。
    
    中午吃完饭,我要等下午图书馆上班才能查阅和复印资料,没有事情干。我一个人来到未名湖,坐在一个石凳“午休”。未名湖不大,但是,这个地方太有名了。我想像那些大师和前贤的身影曾在池碧水上摇曳,漂浮,来来去去,最后终致寂寞归去,不再复现。我还想到那个王国维,他究竟是殉了大清,还是在“信”和“美”之间无法取舍,最后把这个悖论交给死神----他跳的湖不是未名湖。湖畔还有几个北大学生“在座”,有的看书,有的养神。我非常羡慕北大的学生,觉得他们非常幸运,因为他们的肩膀和我们的不一样,上面承担着整个民族的重量。
    
    正在遐想,来了一个外国人,男的,先是在湖畔转悠,后来和坐在我不远的一个北大男生攀谈起来了,内容我断断续续听见,是学习和学校方面的事情。最后,那个外国人提出,让那个男生陪他到北京的什么地方去,那个男生以自己有事拒绝了。那个外国很友好地说再见。那个男生又低头看书了。我觉得:这就是北大的学生,他们有这种底气拒绝一个外国人。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很幼稚的想法,但当时由此对北大和北大的学生确实高看几眼。
    
    十几年过去了,昨天的回忆近在眼前,但是,北大却已经不复当年的气象----更遑论解放前作为精神之城的北大。首先,北大变成了官府和衙门,已经不是学术的殿堂,北大推倒了南墙,也把自己身上的民族气度和承担精神推卸尽了,不再作让人尊敬的自由思想和独立品格的发源地。此次,北大不但成了官僚的跑马场,也成了富人的寻幸地。这十几年多少奔驰和宝马开进北大,载出来一车一车变卖成金钱的灵魂----主要是政客和经济学家的那玩意儿。这几天,北大又成为焦点,因为,北大要把三角地拆掉。一些好心的人感到惋惜,一些“仁人志士”甚至感到愤怒!
    
    我倒觉得这是北大现代发展的应有之举。事实上,北大早就没有这些作为历史记忆的圣地了,那个地方留着,也不过是牌坊,它不再是石牌,不能代表什么精神价值,拆掉倒是干净和彻底。表里如一,也算是诚实的表现,为什么我们大家不让北大坦坦荡荡作小姐,非得逼她背负贞洁之名,而行买卖之实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悼北大三角地 /閻靖靖
  • 让北大三角地保持原貌更有意义
  • 著名的“北大三角地”,遇到大三MM:17大是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