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个代表的三个道歉/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9日 转载)
     香港主权回归“祖国”十周年后,香港政坛出现三个“港英余孽”代表三种政治势力雄霸政坛的诡异局面。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固然在中国引起贪污腐败、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局面,但是在香港却完全证明他的英明预见。这三个代表是陈方安生、叶刘淑仪、曾荫权。

     这三个人的总代表是英国殖民主义者,因为他们都是港英培养出来的公务员,一百多年来生根开花。但是花开三朵,只能分开各表。

     话说陈方安生官至政务司长,虽然“回归”前曾经回安徽拜祭她的爱国抗日老祖方振武将军,以获取“爱国”通行证,“回归”也一度使她“热血沸腾”,但是英国人那一套自由民主观念使她不能“脱胎换骨”,除了说些良心话,据说因为允许法轮功举办活动,终于被北京与董建华逼下台。经过多年的观察、犹豫,不久前她终于宣布参选香港岛因为民建联主席马力逝世所留下的立法会议员的空缺。 (博讯 boxun.com)

     陈方安生作为高官,认同民主是一回事,亲身投身民主又是另一回事。以往她的犹豫和现在的转变,被有些民主派人士视为“忽然民主”而没有那么认同,但是也因为她代表民主派出选,所以一切争议应该暂时搁下。但是民主道路绝对不是平坦的,她的宣布参选,北京自然十分不满,尤其担心她将来会问鼎特首,会威胁北京钦定的候选人。所以爱国媒体与爱国人士纷纷以“陈老太”来贬损她。其实胡老头的国家主席要做到七十一岁,军委主席做到七十二岁,江老头国家主席做到七十七岁,军委主席做到七十八岁。今年才六十七岁的陈太,只要保持“四万”面孔,笑一笑,十年少,做一个小小特首,来日方长呢。

     民主也需要放下身段,对一向养尊处优、长期做官的陈方安生来说,也是“改造”自己的过程。在和民众融合的过程中,有时会格格不入,有时会出洋相,只要自己能够正确对待,就会不断的进步。对此,我们既有批评,更多的应该是鼓励。

     十月七日,香港民主派举办撑伞撑普选的活动,也就是用伞撑出“2012”字样表示对二○一二年普选的诉求,然后游行。陈太亮相不久就去恤发,因为她还有另外的约会。因为这个“忽然恤发”引发一些民众的不满,甚至有泛民人士表示不信任她而报名参选。陈太很快做出道歉,并且表示愿意反省。这个道歉很有诚意,所以内部不应该再闹下去。对还不习惯“群众运动”的陈太来说,除了要更加谨慎小心,注意社会观感,她的幕僚,也应该多点提醒。

     另一朵花是前保安局长叶刘淑仪。如果想到四、五年前她推销二十三条立法时的恶形恶状,此花乃“怒花冲冠”也。然而为了参选,叶刘也会放下身段“忽然道歉”。她说:我对于我当年一些说话,无心的、但可能被市民认为挑衅性的,令他们不开心,我对此感惭愧。在此我先向当年我冒犯的市民道歉。

     是真无心吗?连希特勒都被她搬出来作为民主的标志。为何也是英国人培养出来的公务员这样热衷于共产党的“专政”?后来她在接受香港电台的采访时不经意的露了马脚。原来当年陈太作为她的上司的政务司长,对担任入境处长的叶刘进行考核后,没有给她升级。原因是她在背后说她顶头上司、保安局长黎庆宁的坏话。什么坏话没有透露,显然公布对她不利。后来黎庆宁辞官去澳洲,董建华立刻升任叶刘淑仪担任保安局长。因此叶刘说的坏话,应该是打黎的小报告。黎庆宁曾被末代港督彭定康所重用,因此黎的去职与叶刘的升职应与政治有关。

     为了自己升官而可以打击他人,这种中共官场文化早被叶刘吸收,也难怪对她的道歉,多认为目的只是骗取选票而已。所以民主派呼吁民众不要忘记二○○三年她的那一幕,漫画家应该在把“扫把头”扫出来唤起人们的记忆;而公务员对叶刘的“打小报告”文化更是惊惧万分。

     相对陈太与叶刘已经下野为民,曾荫权不但没有离开公务员队伍,而且高升为特首。如果按照香港公务员的传统,在陈、叶之争中他应该保持中立。为人比较圆滑的他,倒也没有公开在她们两人中拉一派、打一派。但是他两年前曾经指责民主派是“反对派”,这个称呼大为爱国人士受落,因为爱国人士虽然反对民主,但是要称呼香港民主派为“民主派”,到底心有不甘,称他们是“反中乱港派”又很拗口,现在曾荫权为他们发明“反对派”的字眼,所以成为他们的共识,曾荫权也立了一功,减少爱国人士与以曾荫权为代表的港英余孽的隔阂。

     然而曾荫权出席一个酒会时,在镜头前高调与叶刘密斟数十秒,还是令人侧目。不但如此,十月上旬还有媒体报道:“据本报记者获悉,在大约两周前,特首曾荫权还向众司局长明言,不应帮助叶太竞选,包括不能帮她站台,然而到了近日,政务司长唐英年又向司局长发出电邮,要求他们与叶太合作,包括与她见面。”政府既不证实又不否认的态度,等于默认了电邮的存在。而事实上也的确有一些高官与叶刘接触。唐英年是特区第二把手,曾荫权其中扮演什么角色自然启人疑窦。

     十月十日,曾荫权发表施政报告,启动十大建设,号称打造香港的黄金十年。以特区政府近来盈余大增,自然可以多派糖。这种“形象工程”颇合乎北京的心意。曾荫权在得意之余,十月十二日,在接受香港电台英文节目的访问时说:“如果民主发展去到极端,当人民去到极端,就会出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当人民自己掌握所有东西时,你就不能再管治那个地方。”这时主持人打断他的说话,更正他的说法。说“文化大革命并不是一个极端民主的例子”,曾却坚持自己没有说错,“(如果不是)那是什么?人民自己掌握权力!那就是民主的定义,如果你将民主推到极端的话。”

     曾荫权丑化民主的说法引发更大的风波。虽然北京有些人与香港爱国人士常常以文革比喻台湾与香港的民主,但是曾荫权身为特首,公然做这样不伦的比喻,步叶刘将希特勒比为民主的谬论,把北京反民主的心态完全摊在阳光下,将来中共如何用“循序渐进”来欺骗香港市民与国际社会?在内外压力下,三十小时后曾荫权终于出来道歉。当年董建华被北京摔开,挑中曾荫权时,曾荫权曾经兴奋到吹起口哨来。看来,曾荫权再精明,还难挡“利令智昏”的冲击。今后仕途如何,得看北京的脸色了。不过他只不过说出北京不便直言的话就是了。不但忠心可嘉,观念上也与北京日趋一致,中共应该不会为难他。

     三个道歉虽然各有千秋,有真有假,到底西方国家的“公仆”观念还没有完全消失。香港的“三个代表”代表不同的价值观,历史洪流终于把三个代表冲击得分崩离析,谁对谁错,看谁符合历史潮流。香港民主派站在正确潮流的一方,要加强自己的团结,全力冲刺,不要辜负民众的期望。争鸣2007年11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