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8)/秦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8)/秦晋

    图片说明:洪哲胜与秦晋
    
    第十站:美国纽约 (8)
    
    中国海外民运应推王炳章博士为开山鼻祖,参与这场运动的人士主要来自中国大陆,他们以七十年代末中国打开国门后出来的留学生为主体。开始时候参加的人主要是由受中共迫害有切肤之痛的“地富反坏右”的后代组成,属于苦大仇深的一类,简称“有仇的”。海外民运从82年王炳章举旗算起,有四分之一世纪了,民运人士结构从那个时候起一直有变化。89年一大批体制内人士流亡海外,这个形势下产生了民主中国阵线,这些人大都本来就是中国政治活动人物,属于“有瘾的”。另有一批出国人员在中国大陆历次政治风波中不受政治冲击、出身城市工人家庭、农村贫下中农家庭的属于苗红根正的,民运圈中自我调侃一下称之为“有病的”。到了90年代以后,偷渡客、旅游商务活动逾期不归者,卷款出逃者,中共官员,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都纷纷投奔进来,又悄然出去。民运没有大门,没有围栏,什么人都可以进来,随时都可以出去。“有利益的、有目的的、有任务的、心里有鬼的”、“为义气的、为理念的”统统混杂在一起。很多时候,好人坏人,推动民主和破坏运动的,不睁开眼睛仔细看,不用脑子仔细想,还真分不清楚闹不明白的。民运就是这么的艰难啊。
    
    另有一拨人来自台湾,他们对中国的民主化怀有与来自大陆的民运人士相同的激情。柯力思很早就到了中国大陆读书,还是在78年西单民主墙时期就与北京的徐文立先生结下了莫逆深情之交,钱达和郭平都在80年代就参加了民联,他们都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参加者。
    
    纽约的《民主论坛》主编洪哲胜博士则是我定义的中国民主运动的真诚支持者,具有坚定的台湾独立的政治理念。我在网络上公开发表民运文章始于洪哲胜主编的《民主论坛》,是在2000年底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对民运状态的感想,发给了王希哲,希望听取他的意见。王希哲又把我的这篇文字转给了洪哲胜,洪哲胜希望发表,并且作了编辑和文字语法的修正,题名为“海外民运的困境和解困”。原来可能是没有题目的,只是我个人的一个感想或者我对民运思考的纪录,并没有打算发表。洪哲胜要给我支付稿费,并要求我提供个人小档案。我还以为小档案内容是论坛的内部掌握的,还提供的比较详细,出生年月和个人经历等都给了,未料到却是公开的,什么人从网络上搜取都可以获得,弄得自己像一条鱼缸里的金鱼。过了很久我才发现,内心叫苦不迭。没有想到写东西还有稿费,食髓知味,那就接着写。稿费支票收到好几次,但重来没有去兑现过,不是让支票过期了就是让洪哲胜替我捐给他认为应该捐助的地方。
    
    与洪哲胜交往通过王希哲,后来这两位仁兄的关系搞得剑拔弩张的,在台湾关系问题上,两个人观点和看法在两个极端。这种事情不好劝,观点和立场问题,各自追求不同,无法要求一方去迎合另一方。我也写过好几篇有关台海关系的文章,在洪哲胜的《民主论坛》上发表过,洪哲胜喜欢给我的文章加个编者按,表达他与我不同的看法,或者就我的论点提出他的不同看法直接发文章予以反驳。2004年初,我在《民主论坛》上发表了“台中美三角演义”一文,洪兄就对我的看法提出了批评,公开发了出来。我回信表示感谢拙文的直言批评指正,尤其是本人史学不精,洪哲胜的文章使得我知晓一些台湾简史。我的文章对台湾领导人李登辉和陈水扁关于中国民运的态度颇有微词,洪哲胜对此不同意我的看法,我理解洪哲胜的个人立场和态度的,并给与尊重。当洪哲胜发编者按或者文章对我提出不同意见,我都是乐意接受,同时高悬免战牌。
    
    互相文字往来有多年,就是没有见过面,可能通过电话。2004年去纽约,就是想找机会和洪哲胜见一面,由于互不认识对方相貌,在一个会场里碰到了还是擦肩而过。一直到这次,通过电邮先联系好,到了纽约再通电话定下时间和地点,总算在一家小铺里面坐定面对面,从交往到正式见面,间隔长达6年半的时间。
    
    洪哲胜坦诚具有台独理念,但是在洪哲胜看来,自从1996年台湾的中华民国举行总统民主选举,并选出了李登辉为总统,台湾本土的民主化成熟,台湾选出了自己的民选总统,台湾独立已经完成。独立的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修改国号就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现在台湾需要的就是帮助中国实现民主化,中国民主化了,两岸紧张关系自然化解。我对洪哲胜这番见地还真由衷叫好,也许我的见识短浅了,还得遭来对这个问题更有见地人士的无情批判,或者现在就抱头蜷身准备接受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者的乱棍暴打。学唱别人的曲子总有点别扭和走样,还是让洪哲胜自己唱吧,字正腔圆。先发给洪哲胜看了,原唱者洪哲胜不厌其详地提供了完整的词曲,现照录如下:
    ◆从事台湾独立运动,是希望能够终结台湾的外来统治,让台湾人可以在自己的家园当家作主。
    ◆当时并没有预期台湾人气势高扬时蒋经国会选择放弃镇压,因此主张彻底推翻国民党统治,建立自己的共和国。
    ◆1996年3月23日,台湾全民首次普选总统,给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授权,让它不再是外来政权,让自己从而拥有了中华民国。因此,目的在于摆脱外来的中华民国的台独运动此刻已经成功。台湾人可以民主自由地建设自己的家园。
    ◆至于台湾是否和中国(PRC)统一,那就看统一是意味着台湾的夜魇,还是可以导向双赢。有权决定台湾要不要和中国统一的是台湾人;有权决定中国要不要和台湾统一的,是中国人;而只有两者都主张统一时才有统一。
    ◆PRC从建国开始一直没有统一过台湾,台湾不是它的一部分,因为一开始,台湾就是和它分离的,分离是个事实,因此,当今的问题不在于要不要和中国分离,而在于要不要和中国统一。PRC把中国一分为二,然后大呼:只有一个中国,中国主权不可分割,这是毫无道理的。它从中华民国ROC手中抢走的大陆,ROC就得把还在手中的台湾拱手奉献给它一符合它的"一个中国"的要求,天下哪里有这个道理?!
    ◆我自小关切中国。当我参与解决了家乡自我解放的问题之后,我理所当然的要来协助中国人民的自我解放,让中国人民也象台湾人民这样,得以在自己的家园当家作主。
    ◆我并不热中追求统一。但是,我对统一抱持着开放的态度。如果说能让中国民主化,让中国人采用文明的态度对待台湾人,并且让统一会同时带给台湾人和中国人以幸福,我想这时统一水到渠成。即使有人反对,他们在"统一公投"里面只能是少数派。
    ◆尽管我并不热中追求统一,但是我知道,我协助中国民主运动,其结果客观上可能有助于构建"统一意味着双赢"的条件。但是,我还是得帮助中国民主化:我怎么可以让13亿的中国人在21世纪这个人民的世纪,还在中共党人面前觳觫呢?
    我先为洪哲胜鼓掌喝彩。
    
    本以为洪按哲胜的资历并且主理《民主论坛》,理应得到台湾方面的支持,是个吃皇粮的绿营方面支持民运的人士,一直到今年4月初才得知事情并非如此。洪哲胜的《民主论坛》做了现代冯欢在薛地替孟尝君买义,可惜阿扁政府缺乏孟尝君的君子风范。洪哲胜对外广泛地发出呼救信号,听到信号后,就发了文章“轻重缓急、前后顺序要认清,
    大陆民主优先于台湾独立”,以示对洪哲胜的《民主论坛》的保卫战提供个人有限的支持。我在文中提出了这么一个看法,相对台湾领导人来说,主张台湾独立的诉求留待中国大陆民主化以后提到两岸关系的议事日程上来为更加明智和策略。
    
    中国民主化成功之日,洪哲胜博士长年为中国民主化所作的努力应该为中国未来民主社会所表彰,就如同艾森豪威尔将军要求给与凯•萨莫斯比美国公民资格和勋章一样,以表彰将军战争时期前线战事繁忙紧张时刻所得到的种种帮助和安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7)/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6)/秦晋(图)
  • 就缅甸问题提问美国助理国务卿克里斯多夫•希尔/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 5)/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3)/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1)/秦晋(图)
  • 澳洲政治新领袖汉语讲得一极棒/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十站:美国纽约 (3)/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九站:美国华盛顿(2)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九站:美国华盛顿(1)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八站加拿大渥太华/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七站:英国伦敦/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六站:西班牙马德里/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五站:法国巴黎(2) 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四第五站 秦晋(图)
  •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兼对所遇人和事的文字白描/秦晋
  • 西方民主社会不可推卸的道义责任:推动民主改善人权/秦晋
  • 阿扁一语震惊四方/秦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