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七、孙宏先生现状
     孙宏先生出生于1971年1月14日,住北京市朝阳区农光里203楼410号,捕前系北京荧光灯厂工人。1989年6月11日,孙宏先生被双井派出所及戒严部队从家中拘捕;1990年5月4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放火罪”对其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2007年7月7日刑满释放。目前孙宏先生正在服剥夺政治权利7年的附加刑。 (博讯 boxun.com)

    
    提起89年6月11日的那个夜晚,孙宏先生至今仍不寒而栗:是夜11时许,已经入睡的孙宏及家人被一阵急促的砸门声惊醒,接着一群荷枪实弹的戒严部队士兵及警察破门而入,将孙宏从被窝中拽出;押到双井派出所后,二、三十个手持警棍、铁棍、枪托子、木棍的警察及士兵对他进行围殴,打了他十来分钟,最后一个戒严部队士兵飞起一脚朝他脸上踢去,被打懵了的孙宏事后才知道自己的两颗门牙没了,究竟是吞下去了还是踢飞了,他也不知道------在接下去的数小时审讯中,三个警察对他边讯问边进行电击及殴打,直到第二天(6月12日)上午转送朝阳分局看守所。------在看守所,被打得伤痕累累的孙宏一个星期无法进食------那年,孙宏刚过18岁。
    
    在长达18年的服刑岁月里,孙宏先生忍气吞声、艰苦劳作,刑期也从“死缓”减为“无期”,又从“无期”减为“有期”。1998年,孙宏得知父亲患有脑血栓、糖尿病以至生活不能自理后,更是拼命干活,以争取更多的减刑。功夫不负苦心人,98年至07年的9年里,孙宏多次获得减刑,一共减了7年。这期间,他每天的劳动时间都在10个小时以上。他干过十几种活儿,如缝皮球、包筷子、织毛衣、糊纸袋、泥瓦匠、做道具、做衣服等。同时,他也落下了一身的慢性病,如颈椎病、肩周炎、高血压等。
    
    孙宏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孙宏的父亲孙瑞岭,今年64岁,北京起重机厂退休工人,每月领取退休金1500元,由于患有糖尿病、脑血栓、胆结石等多种疾病,单位只报销部分医药费,因此退休费的大部分用在看病、吃药上了;孙宏的母亲方秀敏,今年60岁,北京起重机厂退休工人,每月领取退休金1300元,在孙宏坐牢的18年里,母亲承受了许多苦难,然而当儿子获得自由后,母亲却终于坚持不住了------今年8月4日,孙宏搀扶母亲到医院检查后被告知:脑动脉硬化。孙宏现在每天都要带母亲去医院打点滴,且医药费也只有部分可报销。
    
    目前孙宏先生与父母、妹妹妹夫共同生活在一个50平方米的两居室里,父母住一间,妹妹妹夫住一间,孙宏则在客厅里搭了个地铺------
    
    谈及未来的时候,孙宏先生感慨道:18年来,父母风雨无阻地去监狱看我,给我温暖,使我熬过了漫长的黑夜,如今,他们的身体都垮了,我对不起他们------但我现在还年轻,还不到37岁,我相信自己一定能重新站立起来,如果哪一天我能挣到钱,我一定让我父母过最舒心的日子,好好孝顺他们、回报他们------
    
    眼下,孙宏先生最急迫的是先将两颗门牙补上,因为他还年轻,因为他还要出去找工作,因为他还梦想着将来可以结婚成家------他去医院问了一下,医生告诉他,种植两颗门牙至少要6000多元。然而,孙宏先生无力支付这笔费用。
    
    孙宏先生的联系方式:001186-13801094961
    
    
    八、赵庆先生现状
    
    赵庆先生出生于1970年1月29日,家住北京市西城区后半壁街8号院1-3-303号,捕前待业。1989年8月24日被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福绥境派出所拘捕,1990年2月9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以“抢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以“放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数罪并罚合并执行18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2003年2月23日从北京第二监狱获释。
    
    1989年6月3日夜11时许,19岁的赵庆与1千多名北京市民一道,在西城区官园桥附近堵住了三辆开往天安门广场的军车,车上有100名左右军人,但没有武器,市民们将这些军人送进了附近的一所小学里看管起来。随后赵庆与大家一起把军车上的食物、饮料抛在地上(法院据此判赵犯有“抢劫军用物资罪”)。当夜12时许,密集的枪声响遍北京的夜空,并不断传来市民死伤的消息,大家愤怒了,一气之下把三辆军车烧了(法院据此判赵犯有“放火罪”)。
    
    赵庆先生在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的十几年中,共减刑5次,靠的是自己的力气及对管教干部的顺从。然而也落下了终生的残疾:双手的食指、中指变形,北京市第二监狱医务室诊断为“指关节炎”。那是91年至93年做乳胶手套检验工时落下的,当时监狱日夜加班,生产出口到美国、日本及欧洲的乳胶手套,身为检验工的赵庆每天要检验2000副手套,如果不能完成管教下达的指标,别说减刑没戏,还要遭受管教们的警棍惩罚------
    
    赵庆先生家里兄弟三人,他是老三。在他服刑的十几年中,父母兄嫂对他无微不至,百般关爱。然而目前两个哥哥及嫂子都下岗了,吃“低保”;父亲早在94年就退休了,现在每月领取退休金1200元;母亲无业;大哥赵伟一家三口没房子(赵伟的女儿已经上高中)。目前赵庆、赵伟一家及父母共六口人共同居住在只有40多平米的房子里。从释放到今天的4年半里,赵庆一直睡在客厅的行军床上------
    
    由于没有特长,出狱后的赵庆先后做过交通协管员、公交车站维护员。06年10月,他的工作被别人挤了,失业至今。
    
    但还有更不幸的灾难接踵而来:今年6月9日晚十时许,赵庆和一个朋友在新街口一个小饭馆吃饭,忽然进来三、四个人,要了几瓶啤酒便坐在他们身后喝起来,中间未出现任何摩擦,彼此也不认识。当赵庆和朋友结账后起身要走时,身后的几个人突然抄起酒瓶从他们身后抡向他们的眼睛,并反复用打碎的酒瓶猛刺他的眼睛------随后,凶手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跑------当夜,整个左上眼皮脱落的赵庆被医生缝合20余针,前不久复查时医生告诉了他诊断结果:左眼无光感。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失明了。接下来赵庆来到案发地厂桥派出所报案,接案警察让他描述凶手面貌特征,赵庆说这些人进来时没留意看,而且是从背后袭击的,根本无法描述。派出所警察说:如果你不能提供凶手特征,我们就无法立案。从案发至今已经4个月了,赵庆多次找过派出所询问破案结果,可派出所说既然没有立案,也就谈不上破案了。从6月9日到现在,赵庆已经为此花去5000元人民币,都是从70多岁的父亲手里拿的。下一步的整形治疗还将是一笔沉重的负担,赵庆决定不再从父亲那里拿钱。
    
    钱从哪里来呢?悲观至极的赵庆缓缓地说:听天由命吧------
    
    赵庆先生的联系方式:001186-10-81651336
    
    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 孙立勇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抗暴者现状令人担忧(三)——孙宏、赵庆
  • 继江泽民后,曾庆红已成为六四平反最大障碍/昭明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从假包子新闻联想到萨斯时期的张文康、天门自焚案的CCTV、六四事件中的袁木
  •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二)/余志坚
  • 箫十三:出卖六四亡灵的鲜血(诗歌)
  • 邓正来:六四大屠杀死难人数之外的受害者
  • “六四”致命伤:独立知识分子群体的缺席/李劼
  • 六四年前的今天中国共产党纪念美国独立日的文章/沉舟
  • 刘蔚:唤醒国人之71—今天活着的人不比六四死难者幸运
  • 天网:请传谣造谣者向六四英雄母亲道歉
  • 刘蔚: 唤醒国人之70—普通人纪念六四的三个办法
  • 从避免流血的三个机会看六四责任/冼岩
  • 邓林在「六四」傷口上再洒鹽/簡文章
  • 邓小平是六四屠杀的罪魁祸首
  • “六四”“邓大人”一国两制——读邓林讲话有感/张成觉
  • 六四不是鄧小平的「豐功偉績」/秦勝
  •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 “六四屠城”是邓小平的个人责任/北京骆春秀
  • 曾庆红最后一条明路,平反六四/昭明
  • 高瑜:从四五到六四为宪政民主而奋斗的知识群体
  • “六四”大学生开始进入中国权力核心
  • 大陆仍然封锁“六四”事件资料
  • 湖南被囚十八年六四政治犯将获释
  • 湖南被囚十八年六四政治犯李卫红将获释
  • 最新网报:百度上已经可以搜索“六四”!
  • 蔡楚: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北京警方宣布限制出入自由(图)
  • 中国六四天网服务器被永久关闭
  • 中共在17大重评六四或赵紫阳?
  • 「六四」事件死囚郗浩良服刑18年出狱
  • 《中国日报》提六四屠杀,12小时后删除
  • 中国六四死囚郗浩良出狱
  • 中国银行冻结给六四受难者的善款
  • 关于六四善款筹集情况的说明——暨对当局的谴责声明
  • 六四《大屠杀》长诗作者廖亦武申请护照九次被拒
  • 全国人大常委曾宪梓:六四是“不幸事件”
  • 屠城杀戮促进落实人权保障 “八九、六四又要重演”
  • 六四天网在美伺服器被攻击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