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8日 转载)
    今天,我在《博讯》上读到《〈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民主只能碎 步前进》一文,感觉到杜社长的观点有错误,匆忙写下了此文。

    杜的观点的错误之处,在于他混淆了自由与民主的界限,把自由“只 能碎步走”的问题误认为民主也只能“碎步走”。

     自由之所以只能“碎步走”,原因在于任何一个人的自由都不同于另 外人的自由,哪怕“另外的人”包括他爸、他妈、他儿、他女。所 以,人与人的自由非但不能够统一,而且对于自由,人各有各的理解 和见解。西方的圣安布罗斯说:“一个聪明人,即使身为奴隶,也是 自由的;据此而论,一个傻瓜虽统有天下,但也仍是个奴隶。”中国 的英明君主隋文帝说:“我身为天子,不得自由!”──这都是中、 西方哲人对自由的深刻洞见,值得我们深思。自由是人一生追求的, 人到死的那一天,才算得着了完全意义上的自由。所以,自由的事情 对于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来说,都是“碎步走”,不能够 “大跃进”,有的时候,前进者跨上了一大步,还得退回来,甚至退 到了原来的位置还不能停下来,惯性力量使之继续后退……。但是, 我们对于民主绝对不能够说同样的话,如果说民主也要“碎步走”的 话,那就完全错误了。原因如下: (博讯 boxun.com)

    1、自由是人与人、人与社会的一个“长期的交易”,所以“碎步   走”的意思是说它只能是一点一点地兑现,可民主是“一锤子的   买卖”,“一锤子定音”,不能够洇死猫,吊死狗的“打持久   战”,“碎步走”。民主把权给了人民,就是一下子给、完全   给,而不是今天给一点,明天给一点,后天再给一点。在这个问   题,世界上现代第一个民主国家──美国独立战争的例子就是最   好的“说明书”,我们得需要会读!

      民主不是要统治者做好多事,而这些事在一个“短时间”内又不   能够一次做完,所以,好象应该“小步子”的走,所谓“不集跬   步,无以致千里”──如果这样理解民主,那就错误了,民主是   让统治者“放”权,就好象一个人手里“握”的鸽子,只要此人   松手就行,并且不是要他替鸽子去飞。因此,在这里“碎步走”   意味着,“放”了又“握”;“握”了又“放”;而“一步   走”,意味完全“放”。

      我知道杜社长在30年前的“邓小平”设计的“农村责任制”中是   一个非常活跃的人物,为之贡献了他的聪明才智。那时,在“分   地”的问题上,人们的做法就不是“碎步走”,“分”上十年、   20年,而是“一步到位”,一个早上就“分”光了,“30年不   变”……这样的事情,杜社长怎么就没有总结出来真正可以关我   们民族用一辈子的经验呢?目前在政治上,我们中国人也应该象   当年那样,一个“早上”就“解决”政治权力最后的分配问题,   不需要等待!

      现在,分析邓小平30年搞的那一套,是“瞎猫逮住了死老鼠”。   他搞的是“一步走”,但却出了个“碎步走”的经验,难怪邓小   平的“改革”被中国人叫“猫论”。

    2、现代民主的本质是“还政于民”,所以从法律上讲就有一个“权   利”的变更问题,变更中,要么人民有了“权力”,要么没有。   必须要有一种法律意义上的“决断”!所以,就容不得“碎步   走”。因为“碎步走”的意思在这里可以被解读为,权力只能一   点一点的给人民,人民也只能得一点一点的在“积累”中得到权   力,因此,民主的“完整”意义就好象体现在一个谁也说不准的   时间过程中,它可能是50年,也可能是100年(邓小平定下了   “100年不变”的音)。可见,杜社长现在还沉浸在念“猫论   经”的历史中,所以,说出来的“碎步走”式的民主若实现的   话,恐怕我们中国人要再等100年。

      我不认为杜社长是胡锦涛的“跟班”或者“帮闲”,但是,他提   出的这个实现中国民主“碎步走”的主张却迎合了胡的政治需   要。我们的邻邦──印度该不是发达国家吧?可是人家在50年前   就搞民主,没有“碎步走”,而且是“一步到位”;和中国一样   的前苏联、东欧,都是在17年前“一大步”就跑到了“民主”的   “基本点”上……这些事实摆在前面,我们的社长先生视而不   见,竟然来了个中国民主的“碎步走”说法,真是太遗憾了!   《红旗》杂志上的文章这样说,我不遗憾,但以“改革”为旗帜   的《炎黄春秋》也这样说,就太不好了。

    3、民主意味着“关政于笼”,因此,就这一点分析,“关”意味着   “一下子”“关”!要么“关”住,要么“关”不住;“关”住   了就有民主,“关”不住就没有民主,也是要求“刀下见菜”,   而不是慢慢“关”,今天“关”一点,明天“关”一点,给后天   再“剩”一点!因此,“碎步走”在这里没有任何的理论价值,   和“民主”不沾边。

    结论:

    在民主问题上,我们中国人主要受到了这样两类人的“误导”:一是 毛、邓、江、胡这些共产党当权派的;二是“独立知识分子”的。前 一种“误导”之于我们,从理论说危害性当然大,但实际却因为这些 人一边谈民主,一边用“宗法主义的”方式在民主的最主要问题── 政治权力轮替──上搞“家长制”,就使他们的“误导”的能力大大 下降,而“独立知识分子”不当政,所以他们说民主是什么,我们却 很难发现它的“病”点,于是,就信得多了点。

    我认为,在自由、文化、哲学诸问题上,我们可以相信中国社会上的 “独立知识分子”所说的话,可在民主上,千万别听,别信。我们应 该整理我们普通人的经验与教训,如果民主就是为普通人参与政治而 设计的,那么,民主本身只能寓于普通人中间的道理就可以理清楚 了。

    站在我们普通人的立场上,我说出了一种民主(正在写稿子):2007 年10月15日,在2,217名中共“代表”于人民大会堂“吃”“世纪宴 席”的时候,他们把我们13亿普通人当“贼”一样地“防”、“关” 在了门外,使我们连站在旁边看的权利也没有了……。在这种情况 下,我假设13亿人被气得冒火了,一部分冲了进去,“掀翻”了他们 的“宴会”上的桌椅──这就是民主。如果说这也是“带上了中国特 色”的话,那么,对此的正确解读就是:对中国这些只顾自己“吃宴 席”,而不顾他人死活的人来说,只有“掀翻”他们的“桌子”,我 们的人民才可以“吃”上“民主的宴席”;而“民主的宴席”──若 是从“理论”上讲,是“上帝”为全人类准备的,谁可以运用“吃霸 王餐”的方式“霸占”它呢?

    就此,中国现实民主的模式不可能是“碎步走”,而是“大步走”。 要么人民“掀翻”共产党的“桌子”,让共产党当权派“靠边站”; 要么人民被共产党“打翻在地”,再被统治100年!

    (2007-10-06)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如何“打”“政治的仗”和“思想的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8)/武振荣
  •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武振荣:王实味之死与思想者们的逃亡
  • “八九运动”再探(下)—“八九运动”真的“激进”了吗?/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