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5日 转载)
    在写作这一个帖子时,我先得声明:如果这是一道供中学生们考试用的作文题,那么,学生们可以放开手脚地去“照抄”。因为,围绕这个题目中外哲学家、思想家写作的文章和书籍汗牛充栋,学生们尽可以放心地去“抄”,阅卷的老师们不一定都看过它,即便是看过了 ,也不一定都记住,一个高分数是可以期待的。现在,存在于我们中国民运人士中间的问题却是:不是“学生”的我们,在写作这个题目时也尽情地“照抄”,以至于写出来的东西像“出土”的文物,陈腐不堪。中国古人有“文章和为事而做”的思想,可是,我们现代人在写作时却完全不顾这一点,写出来的文章不关乎我们中国人的“事”,完全是为了写作而写作。
    
     在过去,我们已经知道民主需要教育——这原本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是实现民主的一个首要的或者最基本的环节,但是现在,我们在涉及中国具体问题时,特别是在涉及到中国民主运动问题时,怎样看待我们中国人所受到的民主教育,终究还是一个问题,甚至怎样看待我们自己的民主知识和民主思想之来源,也是一个够我们窘迫的问题(在下面的帖子中,我要专门谈它)。 (博讯 boxun.com)

    
    中国人其所以到今天为止都没有过上民主的生活,其原因是需要研究的,我以为在诸多的原因之中,我们中国人与自己在过去的“教育”中所获得的那些价值脱节可能是主要原因之一。
    
    如果我们把人们所接受的民主教育,理解为纯粹的,认为它不应该同专制主义的东西存在任何的瓜葛,那么,我们就有理由“否认”它(目前“历史否认主义”很时兴)。道理很简单,这个意思可以表述为一种纯粹逻辑关系:即我们不可能在专制主义的社会中受到民主的教育。但是,民主的问题与民主的生活,却在许多场合中不是用逻辑可以解释的。事实当真是:如果说我们中国人在过去的时间中受到了民主的教育的话,那么,我们的确是在专制主义时代“接受”它的,非但如此,我们中国人的民主的教育甚至始发于真正的、典型的“社会大动乱”时期(1911-1949年)。
    
    上述话不是理论的判断,它是对“事实”的陈述。就此而言,我们在过去那不纯粹的民主教育中,既接受了民主的一部分价值,也同时地接受一部分不民主的甚至是专制主义的东西,今天,当我们需要批评、批判专制主义而同时地确立民主的价值时,我们就不在行了。
    
    在这里,我们作为批判者有一个如何定位我们自己的问题:如果我们把自己当成为当年的“右派分子”,或者想象自己就是当年的“右派分子”(这是有年龄和有“知识”条件限制的事)中的一员,肚子里装满着对中国共产党的“苦水”,那么,批评、批判共产党的方式和方法就可以采用过去共产党领导下的“贫下中农老大爷诉苦”的“老一套”,不需要做什么根本改变,轻车熟路地去做就行……。
    
    可是,民运的朋友们,说到这里时,你们瞧一瞧我们目前批评、批判共产党的情景不是当年“忆苦思甜”形式的翻版又是什么呢?不同的是,我们这些“诉苦者”和当年的“贫下中农老大爷”比较起来,大都戴着“知识分子”的冠冕而已!我们在世界上所“倒”出来的“苦水”,打动了民主国家的议员,感动了自由世界的市民、艺术家和作家,使得他们好像要立即伸出手来把我们从共产党的“水深火热”中救出来,可是呢,我们的同胞们——那么多的中国普通人却无动于衷,这里的原因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批评、批判是民主的基本的动力和基本需要,特别是在专制主义的“铁盖子”没有被“砸烂”前,对于中国共产党的批评、批判就更加迫切,但是,批评者和批判者却不是可以站在任意的立场上的,因此,对于中国民运人士来讲,我们不光是是要批评、要批判,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在批评、批判中选择人民的立场,并且牢牢地站稳之。
    
    我做如下的一个叙述,请大家思考。在目前批判共产党的问题上,人们可以站在多个“立场”上,并且可以完全“自由”地选择。比如,法轮功站在“气功”兼“宗教”的立场上,把共产党视为“邪恶”的东西来看,把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当成“邪灵”批,就是很好的例子,并且这种批判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准;前些日子,一些有幸活到今天的“老右派分子”在美国举行了一场以回顾往事为主要内容的会议,向世界和中国发出了彻底“平反右派”的呼声,不用说,这是“前右派分子”的立场;再还有,中国社会上已经允许了“异议人士”的存在,所以,批评、批判又可以列举出“异议人士”立场;除了这些,还有中国的“毛派”、“新毛派”、“自由派”等不当政、没有掌权的人,也纷纷拉开了他们自己的“批判”“战线”;自然,“维权人士”也组成了批判的一族……,至于说到网络上出现的“新新人类”、“后街男孩”之类的人,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批判者,但是,他们在各种不公正事情的刺激下,一个瞬间的眨眼,浑身却可以冒出批判的火花来的……。
    
    依据最普通的分析,上述各部分人的批判和批评,都明显地连带着他们自己的自我身世、历史和感受,因此,批判的最后价值和所要达到的目的,都预先地设立在了批判的开端上;就开端价值而言(恕我直言),其中每一个都不足以独立地满足民主政治在我们中国最后确立的需要,进一步说,它完全缺乏满足民主政体确立所需要的基本价值,即集合意义上的“人民”批评、批判价值。
    
    就此而言,中国政治批判期待着的是高水平的“人民”批评、批判。也就是说,批判者不是作为“个人”或者某种社会群体孤立的存在于被批判历史之中,而是作为一个民族的“整体”存在着。所以,就“现实”情况讲,我们说民族正在遭受奴役,但是从“哲学”上解读它,岂不是说民族解放和民族自由的历史就寓于其中。
    
    现在,海内外民运人士中有多少人自觉自愿地站在“人民”立场上对中国专制主义实施批评、批判呢?
    2007-9-22《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武振荣:王实味之死与思想者们的逃亡
  • “八九运动”再探(下)—“八九运动”真的“激进”了吗?/武振荣
  • “八九运动”再探(上)—谁为“八九运动”的失败负责?/武振荣
  • “超越”的意义/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