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4日 转载)
    在我们生活的地球上,几乎所有的民族和国家都把自己争取到民主的那一天定为“节日”,每年都庆祝一次。这样的行为发生了如此广泛地效仿作用,以至于那些发生了政权更替的国家也跟着学习,把新政权(它可能不是民主的)产生的那一天也弄成为节日。
    
     人类为什么要这样搞?——提出问题的人可能会受到人们的嘲笑,因为他提出了一个好像没有研究价值的问题,情况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大可不必做如此的追问,权且接受这个事实,就谈一谈民主与节日的关系问题。 (博讯 boxun.com)

    
    我在上一帖中已经说到,在21世纪的民主中没有不及格的人民,在这一帖中,我要接着说,在一个国家和社会中,节日(不管它是现代的,还是传统的)不排除任何人,也就是说,在过节问题上人人平等,没有人曾经提出过某些不能过节的问题。因此,节日的普遍性在这里可以和民主的普遍性类比。就此而言,如果有人坚持说那些对民主不关心、不热心的人,或者认为民主水平低的人没有权利过民主的节日,那肯定是错误的。到此,问题并没有结束,如果我们把民主的普遍性进一步地理解为它的包容性,那么,设计民主的生活时,我们就没有权利把另外的一些人打入另册。就此而言,如果有人说,进城做工的中国农民搞不了民主,下岗工人搞不了民主,没有职业的市民搞不了民主,唯独中产阶级才可以搞民主,那就是非常错误的,这样的意思就等于说,某些经济发展落后的地区的人不应当过年(春节)一样。
    
    在节日,人们停止了工作,不产生还要吃好的,穿好的,并且要玩好,就根据这一点,有的人抱怨民主运动“影响了正常的社会秩序”,“耽搁了产生”,也不是完全的瞎说,是有几分道理的,只是他们没有从长远的观点看到,民主制度本身寓于了人类最发达、最进步的产生力,也已经产生了人类至今最成功的经济奇迹。
    
    在节日中,人们走亲访友,频繁互动,获得了更多信息,精神上和思想上都显得比平时活跃,类似的情况在大的民主革命或民主运动中可以说有时候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法国社会学家爱弥儿•涂尔干在其著名著作《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中说:“在历史上有一些时期,在某种强大的集体振荡之下,社会互动变得非常频繁与活跃。人们互相探访,比以往更多地会集起来。由此产生普遍的欢呼雀跃的场面,正是革命时代或创造时代的特征。此时此刻,人们要比寻常时期见识多广,而且会是另一种眼光。变化不是点滴的,人们已经判然不同。”
    
    在节日中,庆祝的场面往往引起人民的狂欢,在此时此刻,人们平时间的遵法守纪的习惯不见了,代之粗暴甚至野蛮,这类似的现象也不可避免地会发生在专制向民主的过渡时期,以至于使得处于这个时期的人难以辨认,“在普遍亢奋的影响下”,“最平庸、最老实的市民也变成英雄或者屠夫”。
    
    在节日中,我们常常看见那些被欢乐的喜酒灌醉了的人或者被过度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的人以为他们自己就是世界的主人,用双臂去拥抱世界,好像世界是他们自己的,其实,在民主的节日里,“世界”已经被许诺给每一个普通人。在民主的生活里,每一个人都有权利用自己的双臂去拥抱“世界”……。
    
    总之,民主制度确立的那一天,和节日是有着许多许多相似之处,目前我们中国人错误的把民主和节日的诸多相似点给分离开来,好像民主与节日根本没有什么可比之处。究其原因,这些都是我们中国人在过去的时间里,其民主知识是以“看图识字”的方式从中国共产党那里“学”来的。共产党给我们画了许多流血的画,民主被浸泡在其中,然后说“不流血就没有新民主主义的革命”,好像民主至多是流血画面的一种装饰而已。到今天,我们一听到民主就想到流血,是我们在共产党的“教育实验”中养成的,就想巴甫洛夫的狗,一听到实验的铃声就想起了食物,口里流出了涎水一样。
    
    今天有几个自称“独立知识分子”的人站了出来,说要克服共产党教育所灌输给我们的“毒素”,但是,他们却把共产党“看图识字”方式闹出来的 那种“流血革命”的后果给知识化、固定化(连今天共产党人都不完全是这样了)了,并且在反对“流血”时,连红颜色也一起地反对之,把民主画成为一个纯蓝或纯绿的颜色,并且说这才是正宗的民主,殊不知这是不正确的。
    
    进一步的分析便会发现,他们其所以这样做,是把民主当成为纯粹的“知识”来看待。所以,只要能够标新立异,他们就以为它是 “知识”。在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好像瞎子一样没有看到在1966年,我们中国“七亿人民”在干民主的事情上,早已经“抛弃”了“枪杆子”而 拿起了“笔杆子”。在40年以后,他们还要把我们中国民主化——这一桩伟大的事业绑在“枪杆子”上,仿佛它的图腾就是“枪杆子”,这又怪谁呢?是谁的错误呢?
    
    中国共产党在58年前,用“枪杆子”建立了他们自己的“节日”,对于我们中国人民而言,它本身就是一种恐惧,正是在而后的时间里,中国人民对于恐惧的克服,才产生了中国的民主运动和民主思想。试想一想,在1966年、1976年、1979年和1989年,哪些参与了民主运动的中国人谁没有经历过克服自我内心巨大恐惧的斗争呢?因此,现在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最后地拿到民主的关键,是要求我们普通人要克服恐惧,所以,所有有助于加大恐惧的“理论”,就是再“高明”,我们也要远离它。
    
    正是为了克服恐惧,我才建立了民主的节日论。我不否认,节日中经常有死人的事情发生,走亲访友时的车祸,看热闹时的踩踏,甚至燃放爆竹时出现的意外爆炸……,但是所有这些能够用“血酬”两个字去定义节日吗?
    
    应该知道,在我们中国人搞民主的今天,不是流行于社会上任何“民主理论”都能派上用场的。我们必须选择。而在我们中国,真正值得我们选择的理论却少得出奇。因此,我有理由说,目前中国人民处在一个选择理论的迷惘时期,真正可供他们选择的理论不是被束之高阁,就是遭到严厉的压制;而那些对于民主运动没有任何帮助,甚至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理论”,却泛滥成灾,俯拾皆是。
    2007-9-20《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武振荣:王实味之死与思想者们的逃亡
  • “八九运动”再探(下)—“八九运动”真的“激进”了吗?/武振荣
  • “八九运动”再探(上)—谁为“八九运动”的失败负责?/武振荣
  • “超越”的意义/武振荣
  • 第十三讲:瞬息万变的人和/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