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今天,我打开“搜狐”新闻一看,第一条是胡锦涛访问上海——这一点不稀罕,在中国,胡锦涛到了上海,这肯定是“头条新闻”,倒是新闻的题目却非常出奇,甚至是完全地给人以挑逗的感觉:“胡锦涛访问上海,与智障人作游戏”。就是这个题目,有意或者无意地把被胡锦涛刚刚打败了的以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说成是“智障人”,而又把打败“上海帮”的行为称之为“作游戏”。这样的“一语双关”给人以强烈的暗示:胡哥已经是天下的“第一英雄”了。古人有,“谈笑间,樯撸灰飞烟灭”之说,表明古代英雄取胜时的“风流”,而现代的“胡哥”就模仿这种“风流”,变成为“游戏间,上海帮灰飞烟灭”了。 (博讯 boxun.com)

    
    当中国人民处于政治上的普遍消极的时期,中国的专制主义者们就成为中国的“英雄”了,他们之间的斗争(这在本质上是“你死我活的”)就可以吸引中国人的眼球。而在这一场又一场的斗争中,也没有个“正义”可言,当年为非作歹,罪恶多端的“上海帮”,在黄菊死亡,陈良宇入狱之后,“空降”于上海的习近平,用从胡锦涛那里讨来的“尚方宝剑”把个针也插不进,水也泼不进的“坏班子”给三下五除二地好像给收拾“干净”了,使现代中国人又一次地看到了“树倒猢狲散”的政治景象。
    
    但是,谁都知道,在一年前,胡锦涛在拿陈良宇开刀时,外界还是看不好的,以为闹不好,胡是会“翻船”的,因为“上海帮”的总后台江泽民,老而未死,关键的时刻他可以模仿邓小平把赵紫阳拉下马的一套,再一次出山,把“胡哥”也拉下马,可是呢?历史之河到底在这里拐了个湾,中国政治上毛泽东、邓小平之类的人确是死绝了,于是,“绝对权力”不再是由“个人魅力”维系,而转向了政治上的“职务”就是我们应当看清楚的问题。所以,在“胡哥”模仿式的“风流”中,倒没有给人以“胡哥”“个人风流”的外观,而是给了人以“绝对权力”应对“绝对位置”的印象。所以,在这一次“党内路线斗争”中,得胜的“胡哥”的“风流”就不可能同古人周公瑾一样的是“自然流露”,就需要有人暗中点破,但是,又考虑到在“党内路线斗争”中,斗争的双方都是虚伪的“同志”关系,因此,“点破”的方式就得讲个“技巧”,于是,就有了本文的题目:“一语双关”了。
    
    其实,“胡哥”跟“上海帮”的斗争,被他认为是同“智障人”“做游戏”,这样做的好处是,一方面给自己“敌人”以愚蠢的定义,捉弄他们,耍戏他们,当然可以使自己颜面增加光彩;另一方面——若是站在我个人的立场看,他自己最终地也难逃出“智障人”一族,好像又不好。一个和傻子做游戏的人,不是傻子又是什么呢?
    
    正因为这样,上海人民没有为“胡哥”的这一招叫好,主要原因是“上海帮”虽然“倒”了,但是上海人民并没有获得政治上的任何“解放”,“空降”到上海的习近平本质上和陈良宇是“一党”,所以,在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没有被铲除时,中国社会的“毒瘤”会很快地“疯长”。
    
    去年9月,我写作了《陈良宇落马,上海市民为何作壁上观?》的文章,被一位网友转载到国内一家网站,在前面,他加了一句自己的话:“这个帖子,每一位上海人都应该读一读”。在此文中,我说到,现在对上海人或者我们中国人民来讲,某某人的“倒台”已经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了,“倒”了个“陈”,来了个“习”,也没有什么“可喜”的,“前门拒狼,后门进虎”的教训我们已经吃够了,还要再一次地上当吗?我们已经懂得了,消灭中国的腐败,不是简单地运用“绝对权力”就可以见效的事情,因为产生腐败的根源就是“绝对权力”。因此,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大面积腐败问题的方式没有别的,就是彻底取缔中国共产党这个“绝对权力”的占有者、行使者和“绝对权力”本身!
    
    西方社会在18世纪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绝对权力”对人类生活的危害,伟大的哲学家基佐在他主办的“欧洲文明讲座”中就已经非常明白地指出:欧洲文明“显示一个最严重、最有教育意义的事实,那就是绝对权力的危险、危害以及也是我们认为它不会克服的缺点,无论它是采取什么形式,什么名义,追求什么目的”。因此,西方社会的民主化过程可以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铲除”“绝对权力”的过程,而在我们中国现代,“绝对权力”采取了一个“革命”的“形式”,用了一个“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名义,安了一个“反腐倡廉”的“目的”,我们就认它不得了,以至于接受了它。
    
    今天,我们中国人已经从自己的错误中醒了过来,看清楚了问题的实质,所以对于“胡哥”运用“绝对权力”打败“上海帮”一事,并不看好(“看好的”仅仅是一帮子“混饭吃”的人)。因此,一个亟待在中共17大前表现的“胡哥”才使出了上面“一语双关”的伎俩,其意思好像在是说:好家伙,“上海帮”在我的一个“游戏”中给打得“灰飞烟灭”了,我多厉害,多“风流”啊!17大的那一票,不是我的,还会是谁的呢?
    
    与本文的结尾处,我说什么呢?没有什么好说的,只一句:“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说明:就在我的稿子刚写好,要发时,可能谁嫌太露骨了,《搜狐》网上的新闻题目改换成了“胡锦涛到上海慰问,勉励智障人”,但是,不改还好,一改,不就是欲盖弥彰吗?
    
    2007-10-2于韩国首尔市(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