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8日 转载)
    “洗脑论”是我们中国人目前批判中国共产党的一种流行的说法,用它去揭露共产党在精神和思想方面对中国人的愚弄,是很方便的,也有几分形象化的功能,但是和任何事物一样,它总是有着一个限度,一旦超出了就有几分不好。
    
     “洗脑论”如果不被组织在一个有价值的民主理论架构之中的话,也就是说如果它的作用被过分地夸大的话,那么认真的 “洗脑论”的话语上必然连接着这样另一个问题:在中国民主化的过程中对于被共产党“洗”过“脑”的 人,必须要“再洗”一 次,把共产党留下的那些东西(它是“邪恶的”)给“洗”掉。这就是我说的“再洗脑论”。 (博讯 boxun.com)

    
    如果“再洗脑论”是一个严肃政治的话题,那么中国人可就够惨了,遭大罪了,他们的“脑子”被共产党“洗”了一次,还要被民主人士“再洗”一 次,这一 洗再洗,其“脑子”可能是个什么样子?你想一想就知道了。
    
    我的本意不是说,政治人士或者民运人士不能说“洗脑”的话,只是说“洗脑”一词在他们的语言中起一个形容词的作用,而不包含认真而且严肃的政治学涵义。因为民主如果说要和专制比较的话,民主一定是要“原本正装的人”(神学家撒拉语,见《克服内心的挣扎》一 书),而不需要“改装”“改造”的人。
    
    今天,在中国民主队伍里,“再洗脑论”很盛行,已经几乎可以取代民主的主流思想,但是受这种东西影响的人却没有认真地考虑如下的一个问题,即共产党搞“洗脑”,它有的是权力、能力、时间和足以行使此项工作所需要的各种资源,因此,“洗脑”在他们那里事实上是五十八年以来从来就没有间断过的事情,并且他们用同一性质的东西“洗”——所有这一切,都不是我们中国民运人士所可以效法的。因此,我们如果变成为“再洗脑派”,请问:我们用什么“思想”或者“主义”去 “洗”?我们中间有一百个团体搞民主,可以说就几乎有了九九个甚至一百个“主义”或者“思想”,我们完全缺乏那种如果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那样的“统合”东西。因此,可以给人民“洗脑”的 “资源”已经被我们自觉或不自觉地拒绝了 ,退一步讲,它在我们中间是不能存在的东西,所以,我们就是想“洗”,也是“洗”不了的,这是 其一。
    
    其二,“洗脑”的“工作”是一种“社会工程”——这一点胡锦涛上台不久所搞的那个“以工程的方式进行大规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就已经承认了这一点,并且以他为老大的“第四代”这一帮子人像中国社会上那些“黑包工头”一样地搞。那是一种黑色权力,因此,即使这样的“工程”是“中国社会最大的豆腐渣工程”(见我发表在《北京之春》151期上的文章),但是它亦是大量的权和钱交媾的产物,并且借用、盗用的是国家力量和社会名义——所有这些,我们民运人士都办不到。我们目前连办一个小型网站都缺乏资金,何谈给“中国人”“洗脑”,那是需要大把大把花钱的事情,再,我们连自己发声都很困难,又怎么可能动员十三亿中国人去进行一项巨大的“社会工程”?用什么方式和方法去说服人们在民主运动中去“洗”自己的脑子呢?
    
    其三,“洗脑”是专制主义的一 套做法,民主是反对和拒绝这样的做法的 。因此,那些认为我们在反对共产党时可以运用共产党人的那一套做法的思想是完全错误的。民主是有条件的允许“以其人之身,还其人之道”,也是有条件的允许“以毒攻毒”,所以,那种要把此种“有条件”的事情弄成“无条件”的人的做法,是违反民主本意的。
    
    民主的思想与民主的精神认为,人在进入民主时不需要接受一种来自于外力的对自身的“改造”。因此,在进入民主的秩序后,当然人是会获得改变的,但是这种改变是一种自觉、自愿、自我的工作,根本不存在人必须要服从的外在指令或者命令,更不存在要求人们绝对服从的权力。人在民主中绝对地是“我”,哪怕这个“我”带着“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邪恶”,也不允许别人用“改造”之借口去“消灭”它。
    
    我在年轻时,信过马克思主义,现在已经不信了 ,但是我到今天为止认为“青年马克思”的下述话对于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民运人士人都有鉴戒的价值:“你们赞美大自然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都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
    
    目前,反对共产党的队伍中出现了这样一种很不健康的现象,一些人把对共产党的批判、批评(它兼有历史的、政治的、哲学的、文化的、道德的诸因素)故意地或者无意地转换成为对它的谩骂,于是,批评、批判的水准好像取决于谩骂的调子的高与低,调子越高,就好像越民主,结果是,他们所使用的那种谩骂方式也变成了共产党的了,甚至连写作谩骂文章的风格和套路也都落到共产党的窠臼里去了,岂不悲哉!
    
    2007-9-18《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武振荣:王实味之死与思想者们的逃亡
  • “八九运动”再探(下)—“八九运动”真的“激进”了吗?/武振荣
  • “八九运动”再探(上)—谁为“八九运动”的失败负责?/武振荣
  • “超越”的意义/武振荣
  • 第十三讲:瞬息万变的人和/武振荣
  • 第十二讲:自由的得而复失/武振荣
  • 第十一讲:观点──自由人的灵魂/武振荣
  • 《野百合花》托起的冤魂——为纪念王实味死亡60周年而作/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