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7日 转载)
    当中南海坐着康熙、雍正这一对血缘上的父子时,他们爷儿俩把“放”开的人民力量当成洪水猛兽看待,这不奇怪,但是在 20世纪与 21世纪之交,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这些政治上的爷儿们(他们像秦始皇一样是 用“代”计算统治的时间的)还是把人民 的 力量当成洪水猛兽时,就在我们中国人民的面前树立了“反动派”的活标本。
    
     三十年前,邓小平所“设计”的 “改革开放”被 认为是政治上的“返正”时期,但是普通中国人怎么会想到这一步竟然走到 了康熙、雍正的老路上去了,一万个牛都拉不回来哩。若不是这样的话,你怎么解释下述问题:已经具有了 三十年“改革开放”历史的中国共产党高层统治集团,到今天为止非但没有在政治上“放”开一点,反而把“六四”镇压已经“绷”得很紧的“ 弦”绷”得更紧,声称在政治上要“保持一百年不变”。 (博讯 boxun.com)

    
    在上一贴中,我们已经研究了民主政治与专制政治的一个根本性质的区别在于它主张政治上“开放”人民力量。但既是政治问题就必然会遇到下述情况,即人民力量在被“开放”或者“释放”时,闹不好就可能发生破坏性质的作用;而破坏,首先是破坏政府秩序,再则破坏社会秩序。如果前一种破坏的时间持续得久,而新政府的作用又不能确立之,那么就可以引起社会动乱。正因为存在着这样的问题,所以古代政治就因噎废食地以防止破坏为理由,而把人民的力量永远地禁锢在不能够自由表现的极端压制秩序之中。
    
    就这一层意思来讲,由专制政治过渡到民主政治的一个首要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人民力量在“开放”情况下有可能发生的破坏性问题。有鉴于我上面议论的内容,民主政治允许人民力量破坏政府,考虑到任何人间政府都不可能是在一开始就作恶的事实,也考虑到许多被人民破坏了的政府都几乎有一个时间上的变坏的过程,于是,被建立的民主政府用法律的方式规定它自己的“寿命”(制度上的 “届”)就非常自然。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一种微妙的变化,政府寿命以人的自然寿命时间计算的方式被严格废止,一种以“年”计算的方式取而代之,于是,“长命”的政府就变成了“短命”的政府,其“寿命”之“短”不足以使本届政府在时间上变坏。一届政府的一般年龄被限制在 2-6年之内,因此,一届政府的“寿命”一旦到期,不等待人民破坏它,它就自己“完蛋”了 。在民主社会中,我们其所以很少看见人民直接举起拳头打倒政府的现象,原因就在于政府的“寿命”是在它有可能引起人民“厌倦”的最短时期内被“设计”的,所以,人民有权利破坏政府的这一理念其实是所有民主政府赖以建立的“地基”。其所以说是“地基”,是因为它深深地埋在了民主建筑物的下面,有着肉眼不可见的性质。
    
    现在,我们中国人的政治好像已经和世界政治接轨了,大家都说要搞民主政治,就连胡锦涛也不例外。但是,我们每一个人不用费心都可以明白,中国专制分子玩的这一套民主把戏,是叫中国人民只看民主政治的上面建筑(相当于他们说的“上层建筑”),而故意地引导人民忽略或者避开它的“地基”建设。
    
    我认为,专制分子这样做,一点也不奇怪,是很正常的事情,奇怪的和不正常的倒是我们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他们从不同的角度上提出了否定民主政治建设中的 “地基”问题 ,有的学者甚至错误地解读了中国革命中人民在历史上对于专制政府的破坏作用,并且非常武断地认为中国共产党专制政治是人民破坏行为的结果,其意思是说,人民自食其果。因此,他们中间的某些人竟然对于孙中山以来到上一个世纪60年代的中国民主革命与中国民主运动提出了一揽子否定的计划。就在他们这样作的同时,又从国外“引进”了 “精英论”,并且想要在此论的基础上重新安排中国人的政治生活。问题又在于,当这一些学者的学说借助于“改革开放新学说”的名义传播时,情况就更糟糕了。
    
    我们做这样的一种假设并不困难:如果中国的民主进程是从今天开始的,那么,我们可以选择“精英论”而排除人民论,只是,当这样的事情事实上是一个具有将近一百年历史的过程的继续,而不是出于我们的自由选择时,可供我们选择的空间就非常有限。所以,我们即就是排除“人民”而选择“精英”,到头来,也会是一无所获。
    
    除了上面已经说到的两部分人之外,还一部分人需要提及,那就是民运人士当中的少数人。他们这些人在民运队伍里边使劲地批评、批判“暴民论”,认为中国过去的那一部民主革命历史就是“暴民发家史”,所以,他们在此之外提出了自己的政治主张,我不说大家都可以知道他们的主张是什么?
    
    在这里,我要说明的是,他们的主张或许是“自由”的,但绝不是“民主”的。他们在一个自由化的进程中,主张用个人自由,或者以少数人的自由对抗、抵抗多数人的“暴政”,那是没有任何错误的 ,但是当中国目前最迫切的问题与其说是自由化,不如说是民主化时,一心要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就只能够选择“人民论”。
    
    “精英人物”在我们这个目前让人发财致富的社会中,的确是大有用武之地,但是只有一样事情我们不能寄希望与他们,那就是民主。去年2月,我写作了《论民主语言中的敬意与敬语》的文章,其中说到了这样的话,民主不同于自由,它必须要建立起民主人士对于人民历史以及人民作为的敬意,并且在民主政治的活动过程中一直使用敬语,哪怕他们面对的那一部人民历史是不自由的⑹芘鄣模刹皇锹穑恳谰萦⒐笏枷爰野⒖硕傺舻幕袄此担骸白杂傻睦肪褪敲挥凶杂傻睦贰保幸氡尽蹲杂傻睦贰罚?
    2007-9-17《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武振荣:王实味之死与思想者们的逃亡
  • “八九运动”再探(下)—“八九运动”真的“激进”了吗?/武振荣
  • “八九运动”再探(上)—谁为“八九运动”的失败负责?/武振荣
  • “超越”的意义/武振荣
  • 第十三讲:瞬息万变的人和/武振荣
  • 第十二讲:自由的得而复失/武振荣
  • 第十一讲:观点──自由人的灵魂/武振荣
  • 《野百合花》托起的冤魂——为纪念王实味死亡60周年而作/武振荣
  • 关于政治冷漠的分析/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