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5日 转载)
    
    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两种回答:能或者不能。
    
    回答“能”的人,也可能说不出多少“理论”,但是他们却可以拿出许多的“事实”。在前社会主义国家中,这样的事实很多。就以前苏联的巨变来说吧,不是前苏联人民组织起了苏联的民主军队,用“战争的方式”打败了前苏联红军和由它支持的苏联政府,也不是前东欧国家的人民用当年打击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以“游击战争”的方式成功地推翻自己国家的独裁统治者……,不,都不是,都是人民运用广泛的“公开反对政府”的政治运动方式结束了专制独裁统治,最终获得了民主。
    
    在我们中国四十多年前,也是亿万普通中国人民运用政治运动的方式从下而上地打倒了各级地方专制政府,“自己解放了自己”,在省、区一级行政单位实行了暂短的政治上的完全自治。朋友们:这样的事实您如果不顾的话,那么且记住“家不香野花香”的中国谚语。
    
    进一步的分析表明,第一种回答可以说是“事实的”,缺乏一个完整的理论来组织它。对于已经实现了民主化变革的前苏联、东欧人民来讲,新的民主生活要求他们要研究新的问题,而且研究的结果有可能在冲突的基础进行,这就破坏了“理论”的“统合”性质,更不必说民主在本质上又抵制“统合理论”。
    
    第二种回答可以说是“理论”的,而此中的 “理论”不是我们中国民运人士创造的 ,也不是中国人民从来就有的,而是我们从过去统治我们的毛泽东思想那里得来的 ,虽然在今天,我们 许多人对毛泽东思想深恶痛绝,但是,我们在遇到具体问题需要分析时,却又回到它之中去了 。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认为,要“推翻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就要先组织起可以“打败370多万共军”的“民主军队”,然后运用它去“战胜共产党的独裁”……,按照这样的思路好像我们还生活在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之中,还得“学习”朱德、毛泽东的样子到“崇山峻岭、江河湖泊”处去“打游击”,占领几块“根据地”,然后“夺取全国政权”。
    
    上述“理论”所产生出的一个及其消极的后果意味着 ,如果我们搞民主的中国人组织不起来“民主的军队”,就别指望最后地“战胜中国共产党”。于是,上面我 所列举的 那么多的人民并没有组织起“军队”,以自己亲身参与政治运动的方式最后地赢得了民主的现实就不被他们看重了。这就是说,在民主的问题上,我们的方向一旦错了,我们就搞不出名堂。这样一来,我顺便地也解释了具有二十多年历史的中国民主运动为什么一直走不出低谷的原因了。
    
    如果要我为民主给出一个意义的话,那么,我说:“人民赤手空拳就可以打倒政府”——不管这个政府是“专制的”或者是“民主的”,是“世袭的”或者是“民选的”。
    
    问题是 :如果上面我所说的话,有足够的 “事实”支持的话,那么人们认为这话是“理论来源于实践”,兴许没有错,但是,我上面话的价值还在于即使没有“事实的支持”,是一种典型的“假设”,我也认为这种“假设”可以构成一条“颠扑不破”的民主“原理”。在今天,我们许多人已经接受了民主是科学的概念,但是我们对于科学体系是由“假设”和“求证”构成的这一点却知之不多,理解肤浅。
    
    因此,退一步讲,我们即使认为今天的中国人民根本不能够赤手空拳地推翻共产党政府,但是根据民主这一“科学”的内在逻辑,我们却必须要建立起人民可以赤手空拳地推翻专制政府的“假设”,下来,我们的民主工作就是要为这个“假设”作不断的“求证”……直到它变成为一种“事实”。
    
    说到这里,我提醒读者们:如果在四十多年前,中国人民曾经赤手空拳地推翻了共产党各级地方政府,那么我的上述“假设”不是凭空作出从来的,而是从我们中国人民过去有关民主的经验和实践中总结出来的 ,这一点就很重要。抓住这一点,我就 有理由说,在民主运动和民主问题上,我们就有更多的话要说(这又从另一个方面论证了我们享有民主的话语权)和可以说了。
    
    鉴于这一篇文章是用连续帖子的方式写作的 ,每帖不超过二千字,这一帖就写在这里,下面我将要陆续地写出一些帖子,届时希望读者们观看和批评。
    
    末了,我得说明一点:我这一组帖子中所说的主要问题,没有一个是我照抄别人的,更不是照抄外国人的 ,完全出于我对民主和民主运动的独立思考与理解,而且这些思考和理解大都是直面我们中国普通人所经历过的历史和事件,于是,旅居法国的岳武先生在几年前曾经讥笑的某些海外民运人士“吃西餐,放洋屁”的错误,我就有可能避免之。
    
    
    2007-9-16于韩国首尔市《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武振荣:王实味之死与思想者们的逃亡
  • “八九运动”再探(下)—“八九运动”真的“激进”了吗?/武振荣
  • “八九运动”再探(上)—谁为“八九运动”的失败负责?/武振荣
  • “超越”的意义/武振荣
  • 第十三讲:瞬息万变的人和/武振荣
  • 第十二讲:自由的得而复失/武振荣
  • 第十一讲:观点──自由人的灵魂/武振荣
  • 《野百合花》托起的冤魂——为纪念王实味死亡60周年而作/武振荣
  • 关于政治冷漠的分析/武振荣
  • 评《茹嫣》(下)/武振荣
  • “四.五”运动民主意义再探/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