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顾明明:论中共体制下的新闻自由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9日 来稿)
     众所周知,在一个民主化的国家或者地区里面,新闻自由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不受政府、任何政党控制的,新闻媒体享有广泛的数据搜集权和报导权,这是法律赋予的,并不是政府或者政党恩赐的。本来在法治自由的社会里,这是习以为常的,但是在中共执政下的中国大陆却变成了一种可望不可及的奢侈权利。中共牢牢控制大陆所有媒体,将党文化、党意识强加在媒体的头上,媒体要绝对听命于中共,按照中共的意图和方式活动。这样大陆媒体成了中共的宣传喉舌、应声虫、马屁精,失去了新闻媒体应有的权利和义务,沦为替中共涂脂抹粉、粉饰太平的帮凶。
     新闻媒体在社会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新闻媒体是否拥有自由报导权,是否拥有监督政府的权利,是否有客观、公正、不偏不倚的报导,已经成为衡量一个社会民主、法治程度的标准。在法治社会里,新闻媒体拥有广泛而充足的管道,不仅可以及时为公众提供大量信息,而且可以起到监督、规范政府行为的作用。在法治国家里面,公民享有基本人权,包括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与此同时,公民在拥有知情权之下,通过新闻媒体监督政府行为,通过新闻媒体参与国家政治。可见,新闻自由不但可以保障新闻媒体的权利,而且也保障了公民的基本人权,还可以防微杜渐,杜绝政府的违法行为,对社会的稳定、繁荣和安定百利而无一害。 虽然新闻自由已经成为全球的公识,深入民心,但遗憾的是中国大陆的媒体却没有新闻自由,其命运完全掌控在中共的手中。当新闻媒体完全被政党操控时,其中立、公正的地位就会受到削弱,甚至丧失殆尽,应有的自由权、监督权会被变相剥夺,结果只落得为政党服务的下场,如同任人摆布的木偶。中共是依靠暴力和谎言维护其血腥统治的,大陆媒体也不可避免地成为假大空的宣传机器。中共利用手上的政治特权和经济权力,严重侵犯了媒体的合法权益,大陆媒体成为效忠中共主子的奴才,没主见、没自由、没地位。更不用奢谈监督政府了。由于中共墨守成规,专横跋扈的一贯作风,对社会乃至整个中华民族、全世界都是贻害无穷的。中共侵犯新闻自由的劣迹由来已久,司空见惯了。
     早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大陆媒体就在中共的淫威之下,为“大跃进”呐喊助威。反右期间大陆媒体不分青红皂白,混淆是非,颠倒黑白,间接充当了中共的刽子手。文革时期更是昧着良心蛊惑人心,欺骗无数知青上山下乡,浪费了他们的大好青春,耽误了他们的大好前程。 (博讯 boxun.com)

     八九民运期间,中共媒体无所不用其极,污蔑在天安门广场和平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为“暴徒”,更寡廉鲜耻地叫嚣六四爱国民主运动是“一场反革命暴乱”。九九年大陆媒体甘愿和中共朋比为奸,开足马力,一唱一和,肆意诋毁攻击法轮功。
     不仅如此,在03年“非典”疫情爆发期间,大陆媒体对日益严重的疫情视而不见,却对毫无意义的两会情有独钟。当疫情到了一发不可收拾、不可隐瞒的地步时已经为时已晚,几百人为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更令人发指的是:抗击“非典”的功劳应该属于医护人员,中共媒体却厚颜无耻地将所有功劳归于中共的“伟大、英明、正确”,归功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如果当初中共不是一意孤行,封锁媒体消息的话,悲剧就不会发生。
     近年维权抗暴运动风起云涌,势不可挡,中共惊慌失措之余强令媒体自律。大陆媒体不但监督不了政府,反而被政府控制,本末倒置,无法无天。更有甚者,由于长期被中共党文化灌输和洗脑,某些新闻工作人员已经顾不得职业操守,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纸馅包子”的闹剧。
     人们目睹了无数触目惊心的事件之后,不禁对大陆媒体发出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无奈感慨。 有人会问:大陆媒体不止报导中国好的一面,也可以揭露社会上的不公平事件,也曾经揭发了不少贪官的腐败事件,怎么可以说是没有新闻自由呢?首先我要说明一下这完全是中共耍小聪明的鬼把戏、愚弄民众的掩眼法。科技和信息越来越发达,中共不可能像过去那样明目张胆地控制了,就是想控制也有心无力,倒不如做下形式,以显示其“与时俱进”的一面。不错,大陆媒体的确可以报导社会的黑暗面,那只不过是在中共默许之下媒体不痛不痒的擦边球而已。一旦有媒体胆敢越边界,踩禁区,触动中共的神经,报导中共不喜欢的消息,中共就会无情撕下伪善的面具,严厉封杀曾为自己卖命的媒体。此时此刻,只有党意识、党利益,什么法律、人性、新闻自由,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中共体制下的媒体是没有新闻自由的。新闻大楼再高一点、设备再齐全一点,记者工资再高一点,福利再好一点,并不能改变其奴才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不满足于对大陆媒体的操纵,狂热野蛮的共产党本性令到中共插手海外媒体。回归前香港是一个有新闻自由的地方,但回归后新闻自由的地位不断受到挑战,部分媒体已经开始赤化、大陆化,已经学会了自我审查,自觉地删除所谓的敏感消息,极力迎合中共和港府的口味。中共还先发制人,暗中打压香港传媒工作者,闹得沸沸扬扬的04年名嘴封咪事件就是印证。除了香港,西方国家的媒体也不能幸免,这值得我们警惕。如此卑劣行径,违背了国际法治精神,受到所有正义人士的一致谴责。
     中共一方面打压媒体的同时,另一方面对新闻自由极其恐惧,视为禁忌话题。由中共诞生那一天开始就作恶多端,恶贯满盈,早已声名狼藉,尽失民心了,为了苟延残喘,为了挽回面子,中共极尽歪曲之能事,侵犯新闻自由,扭曲人性,令到新闻媒体自觉地与其狼狈为奸,蛇鼠一窝。新闻自由不仅仅是媒体的权利,还关乎到公民的基本人权、政府的合法权等等,和社会的法治紧密联系在一起。
     新闻媒体不应为某个政党服务,而应为民众服务。在法律至上的民主社会,有法治,就有新闻自由。中国大陆没有法治,中国人民没有人权,自然就没有新闻自由。只有瓦解专制,开垦民主,维护人权,开放新闻媒体,充分发挥其积极性,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新闻自由,中国人民才能享受到真正的民主,社会才会繁荣、稳定、团结。
    
     顾明明
    2007年8月1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