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宜三:热烈欢呼警务工作站胜利进驻高校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7日 来稿)
    武宜三更多文章请看武宜三专栏
    
     五十年前,帝国主义分子批评新中国是警察国家,那当然是诬篾,是恶毒攻击;那因为是说早了些。如果现在再说,就政治正确了。因为伟光正的中国共产党,除了靠暴力、靠警察,实在也没有什么本事了。据《新京报》报导,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工业大学、北京体育大学、首都师范大学、首都体育学院等十所高校将建立校园警务工作站,将派警务人员驻守校园。这是英明的中共中央和伟大的领袖胡锦涛同志发展封建黑社会主义的又一光辉典范,是巩固流氓无产阶级革命家一代又一代地骑在中国人头上拉屎拉尿、烧杀奸掠特权的有力措施。是继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接管学校后的另一伟大创举,是值得一切享受着种种特权的狗崽子、狗崽女们为之三呼万岁的大喜事! (博讯 boxun.com)

     
    中共对人民的镇压和控制,从来是不遗余力、不惜血本、不择手段的。在人数众多的解放军、特种部队、公安军/公安部队、警察部队、武警部队、特警部队等正规威摄力量之外,还有更庞大的预备役、民兵师、保安队等辅助武装,以及便衣、二排、小脚侦探队、治保员、党团员及所谓积极分子等非武装的特务系统。篡政之初,就在城乡各角落遍设公安局、公安派出所、公安特派员;在工矿企业学校遍设保卫处、保卫科、武装部。六十年代以“学习人民解放军”名义,进一步扩大在工矿企业学校的专政机构为“政治部”、“政治处”,进一步加强了对人民的压迫和驯服。大约在八十年代,工矿企业学校已设有公安派出所。如《西南大学思想教育网》2006年1月13日便有《学校派出所开展“爱民月”活动》的报导。可见警察,不管是公开警察还是秘密警察的侵入校园,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然而,中共仍然说“设立校园警务工作站可以加强公安机关跟高校的联系”,实是欺人之谈。
      
    中共在不久前召开了“北京高校大学生安全教育工作会议”,听名字,好像共产党是在保卫大学生的安全,这种无耻的谰言,有予以驳斥的必要。从历史上看,毛泽东、中共从来就是坑害、谋杀青年学生的刽子手。“大学生安全教育”听起来像狼外婆在那里骗小羔羊。
    
    毛泽东在井冈山、在闽西、在山东湖西、在洪湖地区,以杀AB团、肃反、肃托等名义,也不知杀了多少青年学生。在延安整风抢救中,杀的也是青年学生,例如党内最大右派分子、浙江省长沙文汉的弟弟(老五)沙季同,又叫沙文度的,就是在延安的鲁迅艺术学院,于一夜之间变成了“国民党派进来的大特务”;因为他大哥沙孟海是朱家骅的秘书、四哥沙文威是“中统特务”(实际上是为延安窃取情报的中共秘密党员),而且又是四哥介绍来的,真是百口莫辩;不久便伏尸延河岸边,年仅32岁。革命不断地吞吃“自已的儿女”,到了1957年,居然挖了个大陷阱,用甜言蜜语,一口气把一百几十万青年学生,甚至未成年的中学生、中专生硬生生地推了下去。1989年,比北洋军阀、蒋介石、毛泽东更狠心、更大胆、更毒辣的邓小平用坦克和机枪对付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以达到其“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的罪恶目的。
    
    所以,中共在校园设警务工作站,决不是为了保护学生。中共当年靠煽动青年学生运动搞垮国民政府,自然知道学生的厉害;所以不得不加大对学校,特别是大学的控制力度。在秘密警察之外再加公开的武装警察,在保卫科、保卫处、武装部、保安队、民兵师、治保员之外,再加警务站。
    
    然则,如此便可安枕无忧、万无一失了吗?恐怕未必。那么怎么办呢?鄙人建议,以一盯一的方式,给每一个大学生派一个带枪侍卫,这样既可以解决就业问题,又可以严密的监视学生。再进一步,每一家庭派驻一名警察,就像当年蒙元王朝,给每家每户派驻一个蒙古兵一样。这不就太平无事了吗?阿弥陀佛。
    
    正是:
    
    东西厂加警务站,
    坦克后有开花弹。
    为保一统党天下,
    还有啥招没用上?
    
    从来学生最麻烦,
    需靠枪杆显力量。
    齐奥塞斯脫了裤,
    获罪于天怎下场?
    
    2007年8月17日於流浮山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们这一代人:恐惧、饥饿、屈辱、绝望 —— 读李大立《中国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 /武宜三
  • 武宜三:今日《大公报》的党、卖、私、盲
  • 武宜三:于幼軍,老百姓把你們這班忘八蛋飬得又肥又白的,是為了什麼?【外五章】
  •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武宜三
  • 武宜三:二十八字令-讀章詒和《順長江,水流殘月-淚祭羅隆基》有感
  • (香港)武宜三:楊恒均很難過,但胡錦濤、溫家寶不難過
  • 武宜三:禿固然毒,不禿亦毒,转毒转秃,上下皆毒!
  • 武宜三:有這樣不要臉的政府,有這樣不要臉的官員麽?!
  • 武宜三:新华社法律顧問对博讯网一则不负责任评论的回应
  • 陈子明:曾是革命的儿子,不是革命的孙子——致武宜三
  • 武宜三:李瑞环助学值得吹嘘吗?
  • 武宜三:你们遇上的是一群奴才
  • 武宜三致《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先生公开信
  • 武宜三:强烈抗议美帝国主义粗暴干涉我国内政
  • 武宜三: 虚伪冷血的温家宝
  • 武宜三:狗会自杀且在自杀时写下 “毛主席万岁”吗?
  • 武宜三:毛泽东阴魂游荡 红朝余孽供毛神位
  • 武宜三:离婚为上岗,天下奇闻
  • 武宜三:自由主义火种不会熄灭
  • 武宜三:于幼军不下台,还有天理吗?
  • 武宜三与笑蜀山西黑窑童工事件对谈录
  • 【武宜三按】看!這是一夥最後的劫匪
  • 山东费县的乡村教师正在罢课/武宜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