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上一世纪七十年代未,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时刻。占据着中国举足轻重位置的毛泽东的死造成了中国政治的巨大真空。这迫使中国面临着一个重要的抉择,毛泽东后的中国向那里去? (博讯 boxun.com)

    经过几十年无止休的政治斗争,已经显然厌烦了政治运动的中国人,从中美关系解冻打开的世界门缝中,终于发现了世界人民根本不需要中国人去解放,堕入赤条条的贫穷境界的,不是世界人民,而是中国人自己。这个惊世骇俗的玩笑,顿时使一直负有崇高的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感的中国人,从毛泽东创造的魔术和幻觉中,一个个纷纷被还原成自卑和失去自信的凡人。这对于长期以来以此作为精神支柱的在穷困和恶斗中挣扎的中国人,不能不是一个崩溃性的打击。面对这个现实,毫无察觉,仍然高举毛泽东红旗和二个凡是的华国锋,被历史鄙弃已成历史必然。问题是谁来代替,和怎样代替?

    铁腕人物邓小平就是在这样的历史关头,从中国的宦海中浮现出来。被誉为改革总设计师的邓小平用打倒四人帮和回返私有制开始了他的丰功伟业。邓小平将过去的过失,问题和错误全部推卸到四人帮头上。以此大刀阔斧的简单方法,来结束集共产主义、封建主义、农民平均乌托邦、和中国几千年的统治术精华大成的毛泽东时代,将中国引入了充满实用主义色彩的邓小平时代。人们由于沉浸于告别上一个恐怖时代的喜悦,对邓小平做法的粗糙、荒唐、和专横竟毫无察觉。滑天下大稽的将毛泽东的遗孀江青以反毛泽东罪在全国电视上煞有介事地审判,中国人看得又解气又津津有味,却没有人怀疑过此种驾权力于法律之上的政治秀的合理性和合法性:江青可以有一千条罪,也似乎不应有反丈夫的罪;江青若有罪,毛泽东必有罪;毛泽东若有罪,则共产党就有罪。所以这种只审江青,暗喻毛泽东,不触共产党的所谓审判实在是玩法律的正义于掌上的秀。除了对江青的羞辱和对毛泽东家庭的戏弄以外别无意义。毛泽东的灵魂如黄泉下有知,也许会为此欺人太甚之举而暴跳如雷。

    邓小平用祖传模式的私有制,来将中国迅速带出极端贫穷的窘迫处境。这个祖形传模式的私有制不同于西方的各种形色色的私有制。邓式私有制有些像当年吞鹿中原的蒙古和清朝贵族的圈地,干部和他们的亲属被默许用他们的权力去抢夺已经失去国家保护的公有财产,去以权经商,甚至以权敲诈勒索。邓小平新政启动时使中国人充满了鼓舞和希望。它成功地结束了已令中国人疲惫不堪的政治运动,它也成功地结束了长期以来用“资本主义倾向”束缚社会生产发展和人的正常私欲追求的箍制。这个长期以来被压抑的社会和人的正常诉求,一旦失去了缰索,在官员为所欲为的头领之下,立即在中国的土地上像野马一样狂奔起来。曾经不可一世的毛泽东,只几何时,变成了一轮闪烁着银色月光的月亮,像阴魂一样阴森森地笼罩着这块曾经将他供奉为红太阳的土地,在夜晚供文人骚客评头论足,和被嘲弄为具有“仇富之心”的“无能之辈”仰望和怀念。

    邓小平放出的这匹没有缰索的权力和私欲的野马,正是对毛泽东绝对平均的一百八十度的反动。中国从北极的冰雪,一下被抛到了赤道的酷烈。而邓小平的后继人除了在他既定的道路上求得稳定的行进以外,已无共太祖和共圣祖那样的政治魄力和智慧来突破先皇定下的框架。只能尊循摸著石头过河的圣旨,任这匹野马拉着中国这套古老和多灾多难的破车向着谁也不知终点和后果的将来疯狂地驰骋。

    历史曾经给过那么一个机遇,让这匹野马套上缰绳:那就是六四。六四是中国人民从贴着四人帮商标的毛式社会结束的狂喜走出来之后的反思。人民曾经这样真诚地感谢和拥戴这位在毛时代三起三落的不屈不挠的男子汉,邓小平。但是时过境迁,当人民发现邓小平的这匹野马是这样的贪婪,这样的无法无天,这样的自私时,人们坚决地要求将邓小平的这匹野马套上法律,新闻和国会的羁索。人们心中的英雄邓小平用坦克回答了人们的请求。我们也许可以理解六四杀人是邓小平一生中非常艰难的决定。但是我们无法完全断定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做出这个使他的青名蒙上血腥的决定,是出于维护自我利益和高官特权的自私?是对于政权稳定的考虑?是屈服于党内势力的压力?是由于错误情报的误导?不管怎样,六四是一件对于中国近代史具有重大意义的历史事件。它的根本意义不完全在于共产党开枪杀人民。杀人对于血淋淋的共产党历史来说,实在不算新鲜。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是在世界众目睽睽下杀人,杀得不理直气壮,杀得也不像杀地主杀反革命那样彻底。杀完后不但不能在报纸电视上将这些死鬼骂倒骂臭,还沾上了一屁股臊,千赖万赖也摆脱不掉干系。

    六四的真正意义在于:从互相撕杀了半个世纪的政治斗争和公有制中步出的中国人,来到了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是走向一个受到法律,人民和国会,新闻和舆论制约,道德和宗教约束的温和的私有制社会呢?还是以强暴维持一个以权力,专制,力量为中心的暴烈私有制?占据着主流地位的中国权贵在不无争议的情形下用强制手段选择了后者。

    六四的结果不是某个政府头领,或者某个学生领袖的个人素质,行为,韬略可以改变的。它的实际结果说明在中国的土地上,由少数人构成的强权集团的力量尚远远大于代表平民贫民利益的政治力量。它说明了制约权力和制约官僚烂用权力的现代政治观念,在中国尚未强大到足以与打天下,坐天下的农民国家意念,和千百年来控制中国的主体思想──崇拜权力,去抗衡。古老的中国从一个灾难穿越一个灾难后,还要继续去走一条激烈对抗的路,去付它也许不得不付的代价。

    六四过去了十八年的今天,我们仍不能完全看清它对中国的影响。当一代人的激情(也许是狂热),一代人的献身(也许是幼稚)未曾唤醒这个固执地沉浸在它自己的梦的土地的时候;当一个理想,一个真诚的请求在血泊中化为虚无的时候;当代表着中国的最古老最传统最反动的王权官权的主流集团以胜利者的嘲弄,更肆无忌惮地走向六四抗议的贪污腐化和暴富的时候;当一代年轻柔嫩的希望被粗暴地蔑视和残踏在王权官权的脚下的时候;当不再年轻的当年学生漂流在异乡的夜的小酒吧里孤独地饮着遗忘和自弃之酒的时候;当曾在天安门叱咤风云的足迹飘落到理想的不毛之地和远离故乡的异国流浪的时候;六四死了吗?没有,它变成了一个民族的痛,它刺入到当年年轻过的人的心深里;它哽咽在当年曾经举过屠刀的人的喉咽处;它飘动在正在走来的新一代人视野的遥远的边际。它没有死,它只是以一种伤痛的目光在远远地注视和等待着一个古老的梦结束,它只是在更令人伤绝的黑夜里默默地舔怃着流血的伤口。等到那一天到来时,六四会像一个被历史母亲委屈了的孩子,从被埋在几十年的伤痛和屈辱的心深处暴破出它的第一声哭泣。

    那将是初春的第一声霹雳,那将是黎明的第一缕血色的朝霞。到那一天来到时,所有权贵的文人二奶们,御用文人们,用厚颜无耻,用巧舌如簧,用阴暗心机泼到它头上的污水,都会被冲涤得干干净净。 人们将看到:什么

    六四的屠杀引起于学生的过激行为;学生领袖应该对六四流血负责,尤其柴玲应该受到中国法律审判;六四是类似于文革的群众暴力行为,对中国起到[破坏作用;中国人不能再反对政府,中国人的素质还没有达到有可以有民主的权利,所以中国人要老老实实不许违反法律,否则后果自负;六四是挑动仇恨;美国肯特州立大学时1970年5月也发生了枪杀学生的事情,为什么中国六四就不能杀学生?六四后经济的繁荣证明了政府镇压得对;等等;

    以及六四后在被钉到历史耻辱柱的恐惧的恶梦下发抖的镇压六四的高级官员和他们的亲属的自辩推卸;

    都会在那个曾经被六四憧憬,和被暴力砸碎的自由女神在中国的蓝天浮现出来的那一个早晨,为她的崇高,为她的端庄,为她的大度,为她的宽容,为她的美丽而震慑,而最终在布满朝霞的天空消声匿迹。

    在那个盛大的人民节日到来时,天安门将重新红旗如林,万民欢腾。那时自动走上街头的民众,不再是被毛泽东利用和玩弄,而后在羞愧里被良心吞噬的民众。那时自动走上街头的民众,也不再是被权贵恐惧和仇视,而后在军队铁靴的蹂躏下被剥夺了良心的民众。一个曾经被欺骗过和被镇压过的民族良心,就不允许和再没有权利,而且也不会再有良心了吗?不,那不是良心的错,那也不是民众走上街头的错。那是中国历史浸泡在屈辱中的一页,历史正用良心的眼泪、耻辱和沉寂来等待它从成熟中苏醒。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上)━━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 格丘山:偷苹果记
  • “对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评论的答复”/格丘山
  • 格丘山:沙漠中的清泉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下)/格丘山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格丘山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 (下)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中)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图)
  •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格丘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