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3日 转载)
    武振荣
    上一个世纪80年代,当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在中国遭受危机时,20世纪初中国文化界、思想界所曾经进行过的中西文化优劣的争论又一次给复活了。一时间,在知识分子群体中又展开了一种“文化”上的争论,和世纪初的争论不同的是在这一次争论中,人们又加上了如何看待和对待马克思主义、毛泽东的问题。本文对于这样的问题不可能发表专业的议论,但是作者却认为可以说出一个大概的意思。
     (博讯 boxun.com)

    我的看法是这样: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本身是什么?这是一个问题,但是比这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的时间里,被中国人民群众“接受”了的(尽管是被迫“接受”的)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已经变成了民间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什么?亦是一个问题。因此,由这样的问题所引带出来的另外的问题是:怎样看待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之前的所有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作用的诸思想,其中包括古代的和现代的。
    
    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那么,完全有理由这样说,我们可以把中国目前民主文化建设行为比作制造“饼子”,这样我们就得研究,我们设计中和要求中的“饼子”到底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若是“一层饼”,那么好说,我们就只选“最民主”的一种文化(或者思想),在把它作得“完善”时,就想要把其它的文化和思想都“去掉”;若不是这样,我们要作民主的“千层饼”,那么,我们就不得不对那些在历史上曾经影响过我们中国人(包括古人和现代人)的东西,作一种分类和排列,使之都在我们民族的历史和现实中享有一个位置,哪怕其中的某些思想被我们曾经判定过是“有毒的”。
    
    说到这里,我们就可以发现,中国共产党的文化方法和方式是要作“一层饼”,而中国民运人士却是要作“千层饼”。 “一层饼”的错误早在毛泽东活着的时候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了,梢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20世纪60年代,毛泽东不但要把中国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当时叫“破四旧”)当垃圾一样的“一扫而光”,而且想要把在中国已经存在了二千多年的“孔老二主义”也“连根挖掉”……,其结果呢?大家也都看到了,我无庸多说,我强调的是,民主方式要求中的文化,不能是共产党式的“一层饼”——这好象不成其问题,成为问题的却是,我们民运人士使用共产党人的方式对待共产党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却弄不出“千层饼”。于是,在目前中国民主文化建设中,我们就把曾经被中国普通人“接受”的那一种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当成“有毒”的东西而欲清除干净,情形和当年毛泽东要“清除封建主义、资产阶级流毒”的行为一模一样。进一步的分析又认为,如果一个被我们看成是“错误”的思想可以“清除”掉的话,那么,其它的“错误”思想也有可能一样地被“清除”掉。
    
    笔者在33年前就曾经激烈地主张批评、批判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可是,笔者的批评和批判却不是要人们在思想上“彻底、干净”的“清除”它,好象它是我们“思想”上的“烂肉”一样,必须完全的“割”掉才可以使之不破坏“好肉”。在这个意义上,请允许我引用顾准先生在生前曾经教导过我们的话:“所有人类一切思想都曾经标志着人类或一部分人所曾处过的阶段,都对人类进行到目前的状况做出过积极贡献。最有害的思想也推行过思想斗争,而没有思想斗争,分明就没有进步”(《理想主义与经验主义》)。因此,依据上述的意思,我们即使把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看做是“最有害的思想”,我们仅就这种思想曾经“进行过思想斗争”这一点来判断,它也有“进步”的意义可取,所以,我们对它的批判,若是剥离不出“进步”的因素,那么,批判的价值就必然要打折扣。就这一点而言,目前中国民运人士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批判并没有收到相应的成效,这恐怕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在过去时代里,我们认为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不可混同,我们又认为即使在中国,古代文化和现代 文化也是冲突的,不可能协调在一起,由于存在着这样的认识,我们就抛弃了文化的“加法”而采取了文化的“减法”,“减”来“减去”,文化的内容就剩下最后的一项了,就靠这一项,我们也只能做出“一层饼”。说到这里,我已经涉及到了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在共产党文化濒临破产的情况下民主的文化为什么没有由此而“增加”一分的问题呢?
    
    这里,我感觉到有必要把我个人理解的文化的“加法”中的个项内容简单地写在下面,其中的一项还可以分成为若干小项,每一小项可以当成制作“千层饼”原料中的一种:
    (1) 中华远古文化
    (2) 殷商文化
    (3) 周文化
    (4) 孔夫子学说思想
    (5) 诸子百家
    (6) 汉武帝的文化政策
    (7) 唐古文运动
    (8) 宋明理学
    (9) 清朝“经世致用”之学
    (10) 康梁思想
    (11) 西学
    (12) 三民主义
    (13) 马克思主义
    (14) 毛泽东思想。……
    
    我认为民主文化的“加法”的计算结果,不排斥上面任何一项内容,即使最后的那两项,我以为也不是从今天或者民主化后的中国所可以“清除”掉的,因此,我一贯主张对之实行批评、批判的目的,不是要搞毛泽东的那种“肃清”“毒素”的一套,想把它从民主的内容中“彻底”的“清除”,而是要通过科学的批判真正地做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我认为古今中外的思想,一旦以思想的方式曾经发生了作用,那么,那种作用就同时具有了一种“历史性质”,因此,无论人们对之持怎样的“否定”和“批判”态度,它之作为思想的那种一元的价值是自立的。就这个意义而言,我也不是对前毛泽东时代的“批孔”满怀知识分子的醋意,认为它在“客观”上就“破坏”了孔子所代表的文化,以至于对此耿耿与怀。事实上,孔子文化没有因为受到前毛泽东时代的“破坏”而在今天“减”去任何色彩,这已经被今天的事实所证明。其实,任何一种传统的思想都可能是经过历史上无数次的“破坏”而保持下来的,因此,这种事实就被迫我们中国的民运人士们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如果把“推翻”或者“结束”专制政治这样的“政治任务”不自觉地地转化成为一项文化的或者思想的运动,那么,我们就犯了错误。
    
    上述我列举出的内容之间还有着这样的一种关系,那就是说,我们若是对于上述各项中的任何一项可以轻易的“拿掉”的话,那必然也意味着我们对于其它各项中的任意一项也可以“拿掉”之。可是呢?几千年以来的事实已经证明了我们不能够如此。就拿孔子的学说来说吧,秦始皇的火没有烧毁它,毛泽东的火也没有烧毁它,因此,我们在希望有另外的一把火可以烧毁它就不是明智的。这样以来,我们就在从事民主化运动的工作中,把“政治”的东西和“文化的”、“思想的”、“精神的”、“经济的”东西给“分离”开来了,而这样的“分离”既是今天民主运动要求我们中国人民精力集中于“政治”层面,也是要为未来中国民主“政治生活”奠定的一个根本的原则:政治权力只有人民的“授予”这样一条出路,再也不允许它出于“文化”、“思想”或者“精神”之旁门左道了!
    
    在过去那个我们中国人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化的阶段上,我们既有经验,也有教训,因此我们对于它的批评、批判的最终目的,是要寻找并且分离开经验与教训,而不是要证明被批评、批判的东西是“坏的”,也不是简单的要证明我们只是“上当受骗者”。
    
    就这样的情况而言,我们中国人民过去所经历的那种时代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最特殊和最有意义因而也是最难理解的时代,所以,如果我们对之实行批判,最省力的方式就是我们把它当成是希特勒时代或者斯大林时代,并且运用西方人和前苏联人民批判希特勒和斯大林的方式来批判毛泽东时代,其实,这样做的结果是铸成了我们的一桩错误;在此种错误的引导下,我们变成了“中国共产党第二”,因此,在共产党如此腐败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对之一筹莫展,看不到政治上“打败”他们的明显希望。
    
    在文化问题上,中国民运人士应该是“建仓主义者”,而不是“清仓主义者”,也就是说,他们行为的一举一动都是要使自己的“仓库”丰满,而这样的行为却又不意味着他们要利用自己的文化上的“优势”同共产党展开纯粹的“文化斗争”,相反在同共产党的斗争中,他们并不需要浪费自己的“文化资源”,而是把精力集中在“政治斗争”之中,和共产党仅仅开展“政治”上的“较量”。正因为这样,共产党的“铁板一块”才有可能出现分裂,1966年的毛泽东、1979年的邓小平、1989年的赵紫阳曾经在不同的程度上“倒”向人民一边——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啊!
    
    在毛泽东活着的时候,因为政治权力和社会权力的高度集中,所以,他就看不出对于共产党政权造成危机的政治因素,因此他认为“危机”共产党政权的东西是“文化”的因素(文化大革命)或者“经济”的因素(“走资本主义道路”)就事出有因,其实,这是毛泽东的一种错觉,现在共产党已经走出来了毛的“错觉”范围,他们以为危机共产党政权的因素不是“文化的”,所以“开放文化”,也不是“经济的”,于是,“开放经济”,而仅仅是“政治的”,因此他们实行把所有带有“政治反对性质的运动”消灭于“萌芽状态”就是他们的“即定方针”。如果我们搞民主运动的人看不到这里一点,还使自己的精神和思想停留在前毛泽东时代,以为从“文化”上可以瓦解共产党的统治就算不得是高明的见解了。只有充分认识到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同中国共产党的斗争是一场政治的斗争,那么,我们才可以在这一场斗争中,自由地选择斗争的“武器”,做到“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把这个意思发挥一下,无非是说,我们不拒绝我们曾经运用过的并且也已经熟悉了的任何一种武器,即使此种武器是从“敌方”缴获的。
    
    我假设明天,在北京的有人举着马克思主义“解放无产阶级”的旗帜要求民主,或者有人打着毛泽东的“造反有理”的口号鼓动中国人民“闹事”,并且已经形成了气候,先生,或者女士:你的态度呢?你因为这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东西而拒绝之、反对之吗?我不是这样,一旦发生了上述现象,我会积极地参加上述运动,在我拿不出更有力量、更好的口号或者理论可以替代它时,我宁可依据上述理论和口号行事,先使民主运动冲破目前的障碍再说。
    
    说民主文化的“千层饼”还有这样的意思,是说民主文化中的各项之间既包含着“协调”、“容忍”、“谅解”,又包含着它们之间持续的“斗争”、“冲突”和“碰撞”,因此,少了其中的任何一方面都不行。这样以来,文化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就容不得“政治”的“管理和约束”了,于是,政府的周期性变更、变化和政治上的风波,就不再“干”文化的事情了,古代传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才给完结了,民主文化的现代包容性也就机会可以充分地体现出来。
    
    2007-7-17于韩国首尔市
    《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武振荣:王实味之死与思想者们的逃亡
  • “八九运动”再探(下)—“八九运动”真的“激进”了吗?/武振荣
  • “八九运动”再探(上)—谁为“八九运动”的失败负责?/武振荣
  • “超越”的意义/武振荣
  • 第十三讲:瞬息万变的人和/武振荣
  • 第十二讲:自由的得而复失/武振荣
  • 第十一讲:观点──自由人的灵魂/武振荣
  • 《野百合花》托起的冤魂——为纪念王实味死亡60周年而作/武振荣
  • 关于政治冷漠的分析/武振荣
  • 评《茹嫣》(下)/武振荣
  • “四.五”运动民主意义再探/武振荣
  • 人民思想家的诞生/武振荣
  • 让民意得到真实表达/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