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纪念被强奸的淘宝/姜兰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5日 来稿)
    
    作者:姜兰剑
     (博讯 boxun.com)

    一
    
    公元2007年7月13日,就是基里巴斯国刚满4周岁、深受广大网民喜爱的淘气宝宝,因为没交保护费惨遭黑社会强奸的那一天,我独在网络上徘徊,遇见几个相熟的淘友,前来问我道:“姜兄可曾为淘宝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们就正告我,“姜兄还是写一点罢,按照黑社会先奸后杀的一贯凶残,可怜的淘气宝宝怕是活不了几天了。”
    
    淘友们的要求很让我勉为其难:凡我所写的文章,大概是因为往往直抒胸臆、不擅曲笔的缘故罢,一向就不见容于纸媒,即使被某几个年轻气盛的编辑拿去排版,最后关头还是被主编大人毫不留情地枪毙。再加上落笔时的心情沉痛无比,又不屑于标题党的耸人听闻、故弄玄虚,码出来的文字总是一本正经,不够时尚俏皮;就算侥幸躲过网络编辑的删改屏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发到BBS,也是回复者寥寥,帖子很快就沉得不见底。
    
    然而生活在这样一个权贵横行、民生多艰的世道,充满民间气息和草根活力的淘气宝宝,却带给我许多温暖亲切的购物乐趣;让我等囊中羞涩的网络贫民,也能享受到科技进步带来的低廉交易成本,暂且躲过苛捐杂税的横征暴敛,在虚拟空间中便捷地买卖,畅快地呼吸。即使那只“看得见的黑手”并未染指这方蓓蕾初绽的处女地,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刚刚惨遭蹂躏,且随时有夭亡之虞的淘气宝宝并无多大裨益;但同样身处黑社会淫威下,同样要交保护费的我,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居住的这片土地太过神奇。看遍环球几百个国家和地区,还没有哪个政府把在网络上做点儿小生意的公民投进监狱;翻遍我朝洋洋洒洒几百部法律,实在拎唔清这种百姓之间互通有无的小本FleaMarket买卖,到底触犯了什么严刑峻法,以至作出如此凶险阴毒的判例。极度贪婪、无处不在的权力魔爪,直勾勾扼住我的咽喉,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而此后几个所谓专家学者“严管网络交易,消除税收死角”的阴险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比黑社会还黑的浓黑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网络,使它们快意于我的恩仇。就将这作为一个普通淘友的卑微呐喊,为泪眼婆娑的淘气宝宝送上一丝慰藉。
    
    二
    
    真正的黑社会,都懂得“把猪养肥再杀”的浅显道理,即便是欲火中烧的色狼恶棍,都会暂且放过未成年的幼女,耐心等她出落得亭亭玉立。真正的黑社会,都顾全“盗亦有道”的基本逻辑,即便利欲熏心急不可耐,也会先掂量掂量自己为人家提供了哪些服务,再决定保护费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按什么标准收取。
    
    然而基巴国的公权,又常常为搜刮民财设计。说到杀鸡取卵、涸泽而渔,便是黑社会也望尘莫及。历经磨难的网上购物刚刚兴起,C2C电子商务接轨国际的曙光刚露端倪,谋生艰难的小民们刚刚发现这个高科技、低门槛的创业捷径,辛苦兼职的小卖家们刚刚赚了几个微不足道的血汗钱,从未对这块处女地尽过垦拓维护之责的奴隶主们,就迫不及待地磨刀霍霍,祭起“税收”这面破旗,恬不知耻地与民争利,悍然伸手刮地皮!
    
    什么是奴役?以暴力为后盾随心所欲收取保护费,这就是奴役!什么是奴隶?无代议士即遭课税,这就是奴隶!在这被奴役的悲愤和做奴隶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黑社会豢养的“专家学者”们既然已发出狂吠,对C2C课税,堂而皇之盘剥网民的恶法,也快要出炉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基巴国成百上千家购物网站中,淘气宝宝是最令我流连忘返的所在。购物网站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仅仅是一个消闲购物的网络交易平台,更是促进民生的自由经济沃土,开启民智的公民自治园地。
    
    她的可爱第一次为我所见,是今年春天欲觅一小巧烟盒,踏遍塞外青城却一无所得的时候。黯然颓坐家中,偶然点开淘气宝宝,一个迥异于昏暗现实的清新虚拟世界,登时扑面而来!在这里,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合法商品及服务,都应有尽有;在这里,以价格为代表的全部商品资讯,都极尽透明;传统暴利赖以为生的信息不对称把戏,根本玩不下去!在这里,卖家的每一笔交易记录都有案可稽,详实完备的诚信体系,约束买卖双方公平交易、童叟无欺;在这里,借助现代信息科技,不但铺面、仓储、广告、人工等等经营成本大多可以免去,或压缩到最低;最重要的是,再没有紧箍咒般的行政管制,强迫你没完没了地跑腿、花钱、盖章、审批;再没有凶神恶煞般的酷吏,无尽无休地喝你的血、扒你的皮!
    
    有了几次愉快的网络购物经历,在市场风浪中摸爬滚打十年,见惯权力之手扼杀操弄民营经济的我,深深喜欢上了淘气宝宝——这个发轫于民间,老百姓自己的宝贝丫头。感受着这里物美价廉的商品和细致殷勤的服务;看着卖家们靠自己的智慧和辛劳,或步入小康,或补贴家用;看着摆脱权力魔掌的商品和金钱,自由自在地高速流通;每一次购物,都带给我深深的感慨和额外的满足:原来同胞们如此智慧勤勉,原来草根经济如此富有活力,原来诚信体系完全可以由公民自主建立,原来没有苛政和酷吏的营商环境,可以如此和谐美好;原来公共服务一旦打破垄断,可以如此低成本、高效率……
    
    如果能化身为电子比特,我想大多数基巴国人,都会吟唱着“誓将去汝,适彼乐土”,离开这片人吃人的神奇土地,搬到淘气宝宝这样的虚拟空间,去生活、创业、栖居。
    
    四
    
    我在几个月前,才风闻有良心被狗吃了的专家学者,悍然提出对C2C网络交易征税的物议;昨天便得到噩耗,说沪上公堂已经宣判一例,判二缓二罚金六万;而刚满4周岁的淘气宝宝,赫然即在开刀示众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酷吏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作凶残到这地步。况且总交易额尚不足大型垄断企业一个零头,不过为普通百姓省些冤枉钱,添补点儿家用的淘气宝宝,稚嫩的身体还远未发育成熟,更何至于让岁入数万亿的官府打起歪主意?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那纸根本没有明确法律条文可依,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判决书。还有一个弱女,哀哀地在被告席上哭泣。而且又证明着这场搜刮不但势必要进行,简直是蓄谋已久,因为马上就有帮闲跳出来叫嚣:“填补法律漏洞,尽快颁布条例。”
    
    但黑社会就有令,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交保护费,天经地义”!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这些多为兼职,只为在艰难时世中赚些外快贴补家用的小小卖家,是挖基巴国墙角的大奸巨恶,咎由自取。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衙役们去抄淘气宝宝的家时,卸下了若干服务器的硬盘,要拷走关联到成千上万买家卖家隐私的交易数据。淘气宝宝的家人拼死阻止,却被以传讯恫吓相逼。衙役们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淘气宝宝的家里,一层层剥去她的衣衫,一遍遍蹂躏她小小的身躯。暴行过后,还强迫她今后必须保存好所有交易数据,随时配合官府调查取证,随时听候老爷们发落处理。可怜的淘气宝宝,从此即便不死,也势必被逼为妓了。
    
    这片促进民生的自由经济沃土,确是沦陷了,这是真的,有权力留下的黑手印为证;这个开启民智的公民自治园地。确是死掉了,有即将出台的所谓“网络交易监管条例”为依。原来即便是虚拟空间,也逃不脱紧箍咒般的行政管制,也得没完没了地跑腿、花钱、盖章、审批;原来仅够草民们糊口的草根经济,也挡不住酷吏们的觊觎,也要被一遍遍喝血、一层层扒皮;原来只要我们身在这片神奇土地,就永远是随时可以咬上一口、踩上几脚的奴隶。
    
    但是刚刚强暴了淘气宝宝的奴隶主们,却居然昂起头来,不顾脸上的血污,得意洋洋地念念有辞:“盛世”,“河蟹”,“勃起”……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被权力强奸一场,在基巴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一场保护费惹的祸,而保护费也收了足足几十年了。至于为什么收保护费,该收多少,是不必征得奴隶们同意的;至于收上来之后,是大吃大喝,买高级公车,还是出国旅游,也是奴隶们不配过问的。
    
    然而淘气宝宝既然受了欺凌流了血,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千万卖家、买家和淘友们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唤起一丝血性和良知。裴多菲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倘能有更多的人把这话牢牢记在心里,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基巴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所谓专家学者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基巴国的草根经济生命力竟能如此顽强,饱受摧折仍屡仆屡起。
    
    我目睹炎黄子孙创造幸福生活的智慧和勇毅,是始于多年前的。只要给他们一星半点的自由,他们就会创造出令世界为之艳羡的财富传奇。自从三十年前铁幕掀开一角,即使是在世所罕见的畸形政治经济环境下,他们仍然以世所罕见的中国速度,实现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增长,积累了足以影响世界的巨额财富。虽然民族性格中终究欠缺一丝勇敢,但看那勤劳智慧、节俭干练、百折不回的气概,曾令我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强暴下默默忍耐,只管忍辱负重踏实前行的务实做派,则更足为巍巍华夏虽遭阴谋秘计压抑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场暴行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被强奸的淘气宝宝!
    
    2007年7月14日
    
    于 风雪弦歌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