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鉴康 : 极权制度砖基上的黑砖窑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奴工丑闻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5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山西黑砖窑”(改称中国黑砖窑可能更为恰如其分),注定将成为具有重大象征意义的国际流行语。黑砖窑事件决非当代中国经济生活中只是由于道德卑劣的黑心老板违反劳动法而制造的偶然的小概率事件。它也不仅仅只是一个邪恶的经济事件,更是一个大规模超长期挑战现代人类政治文明准则的政治性事件。其规模之大非用一个“亚奴隶制社会”不可名其状,这个“亚奴隶制社会”与作为母体的后极权社会共生共长;而其所以大规模超长期存在,则有着深刻的政治经济学根源。
    
    从已广为人知的黑砖窑内幕信息来分析:
    
    其一,黑砖窑劳动力(更准确的说法应是活体生产工具)主要是辗转购买得来,砖窑主在人口市场上为购买生产力主体付出的对价一般只有区区三~五百元。如此低廉的买价自然是由“人口交易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的。在当今中国这一人口市场到底有多大规模和容量实在难以量化统计。三~五百元对砖窑主来说虽然仅仅是其“生产成本”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但是砖窑主正是通过这种购买非自由人(那些黑窑窑工自从被诱骗被绑架而进入人口市场开始即已丧失了人身自由)的方式取得了对劳动者人身的支配权的。而对劳动者施加的暴力手段不过是为了强化和稳定这种支配权。这是黑砖窑奴隶制生产的第一步。对那些自投罗网的人们,砖窑主虽未花去任何“生产成本”,但是也同样强制行使对窑工们的人身支配权。因为一旦进入这个“亚奴隶制社会”之中,奴隶主就会以暴力方式强制推行“在奴隶主面前人人平等”这一条绝对原则。
    
    其二,黑窑窑主要成功组织起奴隶制生产,必须付出巨大的“社会成本”(包括显型和隐型两种)。黑窑窑主开办黑砖窑未进行工商和税务登记,自然不必缴纳相关费用。但是,黑窑窑主为了应对随时而至的检查必须准备好罚款,还得有充裕的流动资金与权力部门中位居要津者暗通款曲以购买行政和司法保护。例如,山西洪洞县曹生砖厂在前次警方的查禁黑砖窑行动中,砖窑主为了打通关节给当地派出所进贡了33000元人民币,而派出所只给开了11000元的收条。开具收条的部分属显型社会成本,而未开具收条的部分属隐型社会成本。砖窑主和警方双方显然都是按长期形成的惯例来办事的。由此可见,砖窑主平时组织奴隶制生产的隐型社会成本是多么巨大。需要说明的是,对黑砖窑的例行检查和罚款决非表明权力部门对黑砖窑的 存在持事实上的反对态度,黑砖窑非法存在的状态有利于权力部门遂行其职业敲诈;而对黑砖窑窑主来说,罚款虽然不能导致黑砖窑的合法化,但能够保证其奴隶制生产持续进行下去又何乐而不为呢?
    
    其三,黑窑窑主强迫窑工们每日劳作16~17个小时,有的竟达到19个小时,但却不给劳动者任何酬劳。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黑窑奴隶主为组织奴隶制生产必须付出巨大的成本包括扩大了的生产成本和社会成本,而为了实现其利润最大化,就必然会通过榨取劳动者的体力和生命力来增加产品的生产量。如果劳动者怠工或抗拒这种奴隶制生产方式,将会使黑窑奴隶主的利润目标无法实现,于是,黑窑窑主通过对窑工们的暴力伤害和虐杀(虐杀存在也证明奴隶人口决非一种稀缺资源,有充分的市场供应)制造恐怖局面就成为保证这一亚奴隶制社会秩序稳定的有效手段。这种亚奴隶制社会一如我们的主流社会也是“稳定压倒一切”。
    
    “黑砖窑在中国”,这是一个重大的隐喻性命题。中国极权政治制度和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极权制度一样其共同本质都是为了某种现世或未来利益最大限度地将人物化,工具化,而为了这一目标的达成,谎言和暴力就成为权力占有者惯用的手段。黑砖窑只不过是极权制度反人性反生活的本性在经济领域的具相反映罢了。没有极权制度事实上的制度支撑,就没有黑砖窑。将国家牢固地置放于自由民主法治的大理石基座上而不是已然朽坏不堪的极权制度的砖基上,我们才能够真正告别“黑砖窑”。
    
    2007年 7 月4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鉴康:谁来为山西受害的黑窑窑工买单
  • 黑色的八月——为高智晟、赵昕、张鉴康、邓永亮四志士陷狱而作/吕耿松
  • 张鉴康:网上通缉令001号-殴打高智晟的凶手
  • 南海征地案 当事人律师被逼 张鉴康坚守 一退出
  • 南海征地案 当事人律师被逼迫 一退出 张鉴康坚守
  • 南海征地案 张鉴康律师被逼迫 另一辩护律师退出
  • 张鉴康律师已于9月1号出狱
  • 杨在新、张鉴康浙江会合办案 惊动三地四方公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