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中国黑窑汉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黑窑汉,黑窑汉 (博讯 boxun.com)

    
    二十一世纪的奴隶
    
    社会主义中国的病变
    
    为求衣食,连自由也失去
    
    生存便如牲口役使延喘
    
    送行村口的母亲白发
    
    揪心异乡人死别的梦魇
    
    
    
    黑窑汉,黑窑汉
    
    二十一世纪的奴隶
    
    社会主义中国的病变
    
    蠕动着被打折的脊梁
    
    隔绝文明于皮鞭和栅栏
    
    在和谐世界的光与影里
    
    撕裂人性与体制的底线
    
    
    
    黑窑汉,黑窑汉
    
    二十一世纪的奴隶
    
    社会主义中国的病变
    
    原始资本积累的献祭
    
    权贵欲望的凶残肆无忌弹
    
    在你们的血汗和尸骨上
    
    共和国纸醉金迷于阔人的狂欢
    
    
    
    黑窑汉,黑窑汉
    
    二十一世纪的奴隶
    
    社会主义中国的病变
    
    散沙的生命片片枯落
    
    顺民的祖国竟如此严寒
    
    微茫的希冀团聚着怒火
    
    地狱的仇恨冲动冤魂的反叛
    
    2007-6-15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呈献给中国的卖淫女
  • 槟郎:零七春节答杜兄
  • 槟郎:悼廖梦君同学
  • 槟郎:我要为西整厂歌唱
  • 槟郎:感台湾罢扁
  • 槟郎:私人写作二题
  • 槟郎: 读史——纪念文革40周年
  • 槟郎 : 念陈光诚君
  • 槟郎: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 槟郎:再答徐沛君关于鲁迅信
  • 槟郎:生与死之间有多远
  • 槟郎:声援巴黎三月风暴
  • 槟郎:想念皇上的日子里
  • 槟郎:悼念我的网络情人
  • 槟郎:台湾,大陆妈的儿子
  • 槟郎:救救我们的工厂
  • 槟郎: 小舅死在那儿——答曹征路
  • 槟郎:祖国,请饿我一天
  • 槟郎:有一个阶级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