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6日 转载)
     在“89民主运动”18周年时,当时被官方认定的“背后黑手”之一的 王军涛先生写了一篇很好的文章:《在八九丰碑下的政治思考》。文 章中,他认为89运动已经建立起了中国民主的一座历史丰碑,这样的 观点我很佩服,在此启发下,我写作此文。

    既然“89民运”已经是中国的一座伟大的“民主”“丰碑”,那么谁 应当为它揭幕的问题就很清楚了:“人民”,只有“中国人民”才配 为它揭幕!

     在认识“89民运”时,我们若获得了上述看法,那么经过了18年时间 的考验之后,我们民族对它的认识就已经超越了“平反”的共产党狭 隘概念,而获得了“89民运”的真正精神。现在历史已经留给共产党 内当权派人物的“选择”不是“平反”与否的问题了,而是如何承担 历史责任和如何谢罪以获得人民谅解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当然,政治上或者精神上的“丰碑”不同于物质建筑的丰碑,对它的 辨认存在着方式和方法的问题,也同时存在着认识者的情感、心理以 及好恶等问题,所以我认为有进一步论证的必要。

    “89丰碑”有以下的特点:

    1、“89运动”发生在一个“对话”的时代,因此,它本身是一次学   生和政府的对话,对话的内容是一个价值(学生们不满意政府   ──事实上是“中共中央”──掩蔽胡耀邦死亡的真相,要求知   道真相),而对话行为本身又是一种更大的价值。在一个“人民   当家作主”的国家里,人民有这样的权利。这个权利既是辛亥革   命、共产党革命赋予的,又是“天赋的”和“法赋的”。 2、在对话中,人民不满意政府,而政府又没有诚意时,人民发出   “李鹏下台”的呼声是正当的、正常的。在战争年代,人民有权   运用“武装革命”的方式“推翻”政府的精神延续到和平年代,   就成了人民用发出“强大”声音的方式迫使受到他们“厌倦”的   政府“垮台”的事情──管你承认不承认,这就叫历史的进步! 3、当人民的不满在受不到政府的重视,或者政府对于人民的不满置   若罔闻时,人民有运用游行、示威、大字报等手段表示愤懑的权   利。这是人民权利中的事情,有它的历史渊源,不是平白无辜的   偶发性事件。在人民没有权利的社会中,这样的事情迟早都要发   生,这是“上帝”旨意中的事情,谁也阻挡不了。今天失败了,   明天有可能成功;明天失败了,后天又可能成功! 4、在运动中,人民有组织起来的权利:“高自联”、“工自联”和   还没有来得及出台的“农自联”是人民依靠自己有组织的力量进   行政治活动的“工具”,也是人民“自己解放自己”的方式,它   最好不过地表明:在政治上人只能靠自己,别人是靠不住的,其   实,这是一种传统的继承和发扬,不单单是1989年出现的事情! 5、绝食抗议是一种伟大的权利,此种权利的行使不仅仅具有伟大的   政治意义,而且也同时具有伟大的道德意义。“89民运”其所以   感动了全中国和全世界,原因在于它兼有政治和道德的双重意   义。 6、人民的和平抗争在引出了军队镇压时,北京市民自觉的抗暴行为   把“89运动”的意义推到了历史的高峰,使得一种处于蛰伏状态   的“人民革命”精神突然地爆发了。在中国这个经历了近半个多   世纪的“民主革命”的国家,才会出现这样的完全自发的“革命   行为”;这种行为,把那些当时与官方“合作”的知识分子用人   为方式割裂”开来的中国现代历史(1911~1989)给联系起来   了,使得中国民主的1998年“建筑”物中,完整地存在和保存了   中国民主进程中的几乎所有阶段和步骤,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伟   大“建筑”。

    ──以上是我对“89丰碑”“要件”的简论。

    我总的认为:广义的“89丰碑”有两个可以区分的“建筑”阶段:一 个是1989年6月4日前的阶段,一个是6月4日之后的阶段。前一个阶段 的“当事人”是中国的学生们和北京市民,而后一个阶段上的“当事 人”是集合意义上的全体中国人民。在18年时间中,共产党迟迟不肯 重新评价“89民运”的行为,事实上扩大了“89民运”的全体人民认 同范围。因此,我就有理论断定:“89民运”的“平反”时期早已经 过去了,现在它只等待人民为它揭幕的那一天!

    可以断定:这一天──是我们中国人“民主”的节日,它绝不可能是 中国共产党的一次会议上的“重大决定”的后果。1989年以后,历史 的创造权和主动权已经归到中国人民一边,这一切与1989年运动中, 中国共产党实权派肯冒天下之大不韪逆潮流而动和1989年后,他们又 不肯承担历史责任的一系列行为有关。

    文章的最后,我想说一句:共产党为什么不会主动为“89民运”“平 反”?道理很简单,它今天“平反”了,等不到明天,第二个“89民 运”就冒出头来了,和第一次运动不同的是,在第二次运动中,共产 党人要丧失政权;丧失政权对于他们又意味着什么?已故的林彪副主 席生前已经说透了,那时“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在一夜 之间”就会“变成叫花子”──是这样的对前途的预见,使他们不敢 “平反”,哈!这就是外强中干!

    (2007-06-05)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武振荣:王实味之死与思想者们的逃亡
  • “八九运动”再探(下)—“八九运动”真的“激进”了吗?/武振荣
  • “八九运动”再探(上)—谁为“八九运动”的失败负责?/武振荣
  • “超越”的意义/武振荣
  • 第十三讲:瞬息万变的人和/武振荣
  • 第十二讲:自由的得而复失/武振荣
  • 第十一讲:观点──自由人的灵魂/武振荣
  • 《野百合花》托起的冤魂——为纪念王实味死亡60周年而作/武振荣
  • 关于政治冷漠的分析/武振荣
  • 评《茹嫣》(下)/武振荣
  • “四.五”运动民主意义再探/武振荣
  • 人民思想家的诞生/武振荣
  • 让民意得到真实表达/武振荣
  • 说民主的话/武振荣
  • 用民主的观点看待人(下)/武振荣
  • 用民主的观点看待人(上)/武振荣
  • 解开邓小平的三个“不字套”/武振荣
  • 应当怎样认识中国民主之现状/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