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农村基层政权继续非法掠夺农民 阻碍农村发展/张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5日 来稿)
     虽然中央制定了减负政策,的确让农村稍微能够喘口气儿,但农村基层政府却总在想着办法继续剥夺农民的血汗,导致农民无多余的钱进行生产改造,只能维持刀耕火种的原始生产方式。

     以前农村基层政府选举产生的领导群体及政府雇员的工资由农民上缴的提留款中支付,现在改由国家财政拨款,这样较以前更有保障,按说基层政府领导群体及政府雇员应该满足了,但他们一直吃拿卡要惯了,根本不想收手。变着法继续从农民血汗中剥夺生存及发展机会。

     在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一个十几万大镇的党委副书记私下说:"我们镇在职及退休的人员(指拿工资的,其中有不少违反国家规定安排的编外人员,都是吃闲饭不干事的人)几百个,每年财政拨款哪里够用,不想办法从农民中收钱怎么办?";另一个乡镇有一个叫做"黑屋湾"的水库,是当年农民们在缺吃少穿的艰苦条件下修筑的,还有不少人在修筑过程中饿死。但当地政府为了非法敛财,竟然以承包的名义安排人每年带着黑社会成员每家收取几百元水费,有的村不堪重负,就自己从小河中抽水,水库管理人员一看,这样更好,就每年不按时开闸放水,水稻的种植季节是不能超过夏至节气,不然就严重影响产量,他们却经常在夏至过后几天在开闸放水,抽水不方便的地方也只得花费巨大人力物力财力抽水插秧。但每年村民小组长照样按照乡镇干部的吩咐督促村民交水费,并且分文不少,村民质疑说我们抽的是河里的水,又不是水库开闸放在水渠里的,而且我们还花了不少电费,为什么还要交钱。村干部也不多说,接着就有水库管理人员带着黑社会成员到每家收取水费,并说河里的水也是从水库流下来的,如果村民稍微迟疑,就指使黑社会人员搬村民家中的财物。村民们无处说理,只得如数把钱交给他们。 (博讯 boxun.com)

    但都愤愤不平:"小河的水流了千万年了,没建水库时,流的还大些,现在我们自己千辛万苦建的水库,天上下的雨,却被他们霸占了高价卖给我们,连河里的水都成他们的了,简直比老天爷还厉害!"

     现在农村很多地方的一事一议根本没有经过村民大会决议,而是由村民小组长直接要求村民每人每年缴纳多少,这些钱也动向不明,从未向村民公示过,以前一个村的村民总共每年缴纳一二百万的款项,但到现在农村各级行政单位还欠不少债,村集体的公共财产,象公有的树木、房产等,都被各级干部私下变卖了,也不知钱到了谁的手中。

     由于村民们多年来一直遭受多重盘剥,加上子女就学,家人看病,手中没有积蓄,有的还欠有外债,我这次回家帮父母过农忙,发现很多七八十岁的老年人还拖着朽弱之躯在水田里插水稻秧苗。他们操劳了一辈子,没有任何养老及医疗方面的福利。子女的负担也重,只能自保,因为他们也有孩子在上学,加上年迈父母的医药费用,几乎没有多少人有钱买新衣服,很多人都是穿着多年前的破旧衣服,有很多还是在八十年代末买的。我老家有一个同村的家庭,很有代表性,二十多年前,他们家的男人在地里被农具戳伤了脚,因无钱医治,得破伤风死了,等儿子长大结婚后,媳妇儿又得病了,也因为无钱医治而去世了。现在这家的老母亲已经七十五岁了,还不得不天天下地劳动,因为要挣钱让孙子上学及为自己看病。

     多重盘剥加之上学医疗重负,导致村民无资金学新技术,也无资金投入养殖业加工业,加之村民们由于缺少文化,无法从各种媒体获取信息,导致不能运用新科技新方法提高生产力,而且新的生产方式必须突破一家一户单干的形式,这些真正需要基层政府参与的事,却不见他们的身影,据村民们介绍,只要谁家有红白喜事时,才能看到这些基层干部们。而不时各家酒店饭馆就是他们的出没地。而和他们在一起的,通常是各种流氓地痞、打手无赖。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