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朴:我与张戎回乡记(之三)
(博讯2007年5月22日 来稿)
    
    (作者提示:本文纯属个人观感,议事议人,信马由缰。一不小心,如果磕着碰着了谁,还望多担待)
     (博讯 boxun.com)

     [一]
    
     我和张戎离开北京到成都,正逢落花时节。走在成都的锦江河畔,仍然满眼清绿。我把北京与成都有一比:北京城大而无当,生活在其中,犹如一滴水落入大海,感觉是无影无踪。成都更像舒适的小窝,一壶茶,一盘麻将,一碟瓜子,消磨终日,连阳光也变得懒洋洋的。
    
     翘首以待的老母亲早已备下浅斟微酌的家宴,分别数年后的相聚之喜,化作无尽的“龙门阵”。随后是亲朋好友的轮番盛情款待。尽管许多人听说过张戎写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但酒席上的经常性话题,却总是:吃什么?怎样吃?看来,最让成都人感兴趣的,也就是“吃”了。数不尽的美食佳肴,年年花样翻新。我们去过一家叫“谭鱼头”的餐馆,不过就是吃鱼头,居然装潢胜似五星级宾馆。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它的宏大规模:仅接待吃客的前厅,就能轻易容下数百人!
    
     我还有个发现:餐馆里的吃客们,几乎没有不是坏脾气的,哪怕要一张擦手的纸巾,也会冲着服务员又叫又骂。我很不习惯,问其中一位朋友:你就不能客气一点?他语含挖苦地回答说:你娃“英国”绅士也是少见多怪,这跟前有哪个不是这样子。
    
     当我多呆了些日子,也就逐渐明白了:在表面的粗鲁和蛮横背后,掩饰着人心的浮躁与焦虑,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冷酷世界,人人都缺乏安全感,你只能随时表现强势,才会叫人瞧得起。这是一个缺乏诚信的病态社会,人们的交往充满了互不信任与明争暗斗。你得时刻保持警觉:在占别人的便宜时,小心别让人占了你的便宜。活得够累够烦是吧,进餐馆花钱买个轻松,焉能不吆三喝四,尽兴发泄?
    
     如果要我在这种环境里长期生活,会不会也一样:冲着餐馆服务员又叫又骂?
    
     [二]
    
     张戎想体验一下成都人的文化生活。为此我费尽心思。中国形同文化沙漠,眼下除了北京还有几片“绿洲”外,其他城市大都只剩下几棵摆摆样子的“仙人掌”了。
    
     我听说夜总会里的表演还有点意思,就怂恿张戎去观看。两场下来,高呼上当。那台上不是一群红男绿女在蹦蹦跳跳,就是一对半老爷娘唱东北二人转,插科打诨,拿各自母亲的生殖器逗乐儿。我们又去游览了新近落成的仿明清建筑群“锦里”。据说“锦里”荟萃了成都的历代文化。结果呢,倒是有人在表演传统曲艺“金钱板”,而商店里热卖的,却是印度来的廉价首饰,我还瞧见有人扮作《水浒传》中的武松,从街面上招摇过市。
    
     朋友们都说:你落伍了,现在人玩的是享受。如今最流行的有:洗脚、搓背、桶蒸。张戎全没兴趣。我去试了几次,大有斩获:所谓“洗脚”,就是把你的脚指头掰成两半儿再接上。所谓“搓背”,等于从你脊梁上先扒下一层皮。至于“桶蒸”,更邪乎,你基本上是品尝了一下馒头怎样被蒸熟的滋味。
    
     由于要到美国汽车公司克莱斯勒的年会作演讲,张戎未能久住,很快去了香港。从北京到成都,短短的十来天,她看望了许多老朋友,结交了一些新朋友,见识了不少有趣的事。我们还去了青城后山为父亲扫墓。离京前传出的毛泽民后人要上法院告状的消息,仍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有传闻说,成都的某些人,包括当年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所谓“干部子弟”,扬言要对张戎采取“革命行动”。但最终也没见到这些人的踪影。
    
     [三]
    
     我又多住了几天。毕竟曾做过记者,总想多听听,多看看。
    
     我给一位律师朋友打电话。此人不仅见多识广,而且语多惊人。他的名言是:律师的关系网有多大,成功率就有多高。他还宣称:当律师跟做商人没两样,都是为了搞钱。他曾问我:你知道我们是如何拉客户的吗?接着他开始表演怎样在客户面前拍胸脯:没问题,法院院长是我哥儿们。这个法官呀,他是我小舅子!
    
     我每次回来几乎都要找他聊天。这次我们约好晚上十点在某商务会所见面。我按时赶去。会所设在一座巨厦内,外观极其花哨,彩灯、霓虹灯、探照灯相映生辉,亮透了半边天。我刚走进门,耳边轰响起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欢迎声:先生好!只见两边并排站着二、三十个女孩,一色的低胸开领超短裙,个个冲你笑盈盈,宛如天仙。
    
     我被其中一个女孩领到预定房间,才发现这不过是一间装修奢华的“卡拉OK”室,我原以为商务会所像茶楼一样,里面摆着麻将桌、宜兴紫砂壶,人们围坐着抽雪茄烟谈生意。
    
     律师朋友已在恭候。他告诉我,刚跟某法官谈完一件刑事案。我记得上次跟他见面,也是在一间“卡拉OK”室,也是听他说在跟法官谈什么什么案,不同的是,这次的场面要气派得多。看来律师朋友发大了。
    
     你不是不接刑事案吗?我疑惑地问。这位老兄曾说过,犯刑事案的多是穷人,办一次案,挣两三百元,还不够塞牙缝的。要做就做经济案子,做企业的法律顾问,那才能肥起来。
    
     这回的情况不同,律师朋友回答说,某富翁的公子差点把人砍死,富翁愿拿出几十万元消灾,希望只判个缓刑。看着律师朋友志得意满的样子,我想八成他已经跟法官达成默契。
    
     律师成了中介,事成后大家都有钱分,这就是中国特色。最令我惊讶的在于:律师朋友毫不掩饰,还带着几分炫耀。他当然很清楚这是违法勾当,但他照干不误。
    
     类似现象,在中国比比皆是。
    
     我的医生朋友,十元钱能治的病,他可以开出三百元的药方。他当然很晓得这是丧失医德,但他照行不误。
    
     我的生意人朋友,花大量时间陪厅长局长们吃饭打牌,用尽办法贿赂官家。他从中捞的盆满钵满。他当然很知道这是肮脏交易,但他照做不误。
    
     我的官员朋友,掌管着油水充裕的项目。他的生财之道与众不同,他从不收受贿赂。投标者来了,比如,报价一百万。他会这样说:你的报价太低,你报两百万吧。结果多出的一百万就进了他和同伙们的腰包。他当然很明白这是不义之财,但他照贪不误。
    
     在中国,人人都在骂现实的黑暗,人人都知道为什么黑暗,甚至人人都能说出扫除黑暗的办法。但人人又都在与黑暗妥协,欲从黑暗那里分一勺羹。这些人成了中共政权得以保持稳定的基础。
    
     [四]
    
     我开始讥笑律师朋友的做法。我说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敢于主持正义、反抗黑暗、愿为弱势群体维权、不为金钱折腰的律师。我问他听说过维权律师高智晟吗?
    
     他说他听说过。接着他反唇相讥,笑我太天真,连基本常识都不懂。
    
     什么是基本常识?律师朋友继续说,在中国做律师,每年都要交律师注册费,还要向司法部门交管理费。这笔钱在成都就是好几万元。做律师的能不能生存下去,靠的是有没有人找你帮忙打官司。
    
     高智晟在北京能混下去吗?不可能!北京城冠盖如云,虎踞龙盘。像他连大学都没读过的自学出来的律师,毫无背景,毫无关系,毫无资历,从未听说过他打赢过任何官司。既然没有任何优势,也就不会有任何客户上门找他。
    
     这时我忍不住插话:你说了半天,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别着急呀,律师朋友皱了皱眉头说,在北京生活,费用昂贵,高智晟连北京户口也没有,他靠什么养他的两个孩子,没有工作的妻子,还有房子、车子、孩子的学费?他的金钱危机一定很重。
    
     我吃惊地问:你的意思是,高智晟是为了钱才去做维权的事?
    
     律师朋友冷笑了一声:刚开始他可能是出于某种正义感。但我敢断言,有人给了他钱,或者许诺给钱,他才会、也才能够继续扮演要他承担的角色。如果没钱挣,我看他不会去冒坐牢的风险。这也算是一种风险投资吧。
    
     我不以为然,冲着律师朋友挖苦说:给你钱,你敢做么?
    
     [五]
    
     律师朋友显然不想跟我顶牛,把话题一转说:我要让你开开眼,看中国人是怎样喝葡萄酒的。
    
     不一会儿,刚才引我进门的女孩端来一瓶红葡萄酒和两听可口可乐。她把葡萄酒连同可口可乐一起倒入一个装满冰块的大玻璃瓶。就在她弯下腰时,撅起的后部赫然露出了她的一部分丁字形内裤,很像夹在日本相扑手的屁股上的布条。
    
     在伦敦街头,像这样的穿着,正风行一时。律师朋友朝我眨巴着眼说:咱们“与国际接轨”的速度,还不慢吧。他略作停顿,又说:英国男人还是太保守。我问:何以见得?他说他在网上看到一项调查,发现英国男人中嫖娼的只占百分之十。
    
     你知道中国的开放程度吗?律师朋友两眼放光,显得兴奋不已。他告诉我,他的所有男性朋友,无论是记者、官员,还是生意人、艺术家,几乎无人不嫖,而且有点钱的都有情人。
    
     为我们倒酒的女孩,这时转身离开。望着她的背影,律师朋友压低嗓音说:你要是想把这家高级会所的女孩带出去过夜,至少得花上千块。
    
     我再也听不下去,起身告辞。律师朋友仍在喋喋不休:当然,穷人也有出路。成都东边是有名的穷人区,你要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看看。那里的路边茶馆,一杯茶才五角钱,你可以坐一天。找小姐只需二十元,叫作:“一炮走人”。
    
    [未完待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朴:我与张戎回乡记(之二)
  • 张戎:「王荣文都在说谎」
  • 余杰:韶山的“茅厕”与张戎的“毛传”
  • 张朴:写在张戎加入独立中文笔会之时
  • 从内部攻破堡垒--读张戎女士《鲜为人知的毛》有感/李大立
  • 张戎自述:从《鸿》到《毛泽东》
  • 蔡咏梅:从家庭悲剧走向历史真实-读张戎毛传
  • 张戎:让读者了解真实的毛泽东
  • 曹长青:国民党和黑社会-从张戎的书在台湾无法出版谈起
  • 张戎先生,不要成为第二位江南先生
  • 曹长青:张戎的独特贡献
  • 张朴:谣言损害不了张戎的《毛传》
  • 张朴:台湾还有人敢出版张戎的书吗?
  •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声明
  • 张朴:是张戎在写“小说”,还是章立凡无知?(之一)
  • 历史不是小说家言—关于张戎评毛新作引发的书评之争
  • 金小丁:评张戎《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 张朴:当布什在德国女总理面前称赞张戎的新书时
  • 作家张戎女士谈毛传写作经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