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论当前所谓“新闻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博讯2007年5月04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5月3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其实这一年总共只有365天,再扣掉国庆、圣诞、新年等国家、民族或宗教节日后,已经所剩无几,所以理论上就不可能做到个个有“节”,事事设“日”。不过按照统计规律可以发现,作为世界领袖的联合国,不仅不能像高明的棋手那样地走一步看三步,以“未雨绸缪”的从容态度来打理世界,让全人类像天天过节般快乐。反而像捉襟见肘的大家长,只知道一味“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穷于应付,扬汤止沸般得过且过,弄得“债台高筑”而束手无策,把一个个本来应该属于欢乐庆祝的“(节)日”,都变成了中国著名戏剧“白毛女”中,杨白劳式的痛苦“年关”,也就是要反过来理解这些节“日”。比如“水日”意味着世界上相当数量的人快要没有干净的水喝了;“环境保护日”意味着人类生活环境品质将日益恶化;“无烟日”意味着包括海落英、摇头丸在内的毒品烟不减反增;“新闻自由日”意味着新闻还没有自由;而“和平日”根本就意味着这世界除了战争还是战争,就根本没有过和平。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也就是说整个一“想要什么就一定没什么”的事与愿违!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呢? (博讯 boxun.com)

    
    这完全是因为我们今天正在沿用着的、社会科学理论的水平,还一直停留在科学“认识论”阐述过的“只知其然”的初级表象认识(看热闹)层次上,根本无力从“知其所以然”的中级认识层次上,去看到事物的本质(看门道)。而根据这种科学的认识理论的判断,任何在低级表象认识层次上得出的结论,尤其是提出的解决方法,付诸实践后的唯一结果,就是“事与愿违”,无一例外。现在正值“世界新闻自由日”,不妨就以这个概念来说事,以科学《认识论》”及《新人类社会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看看当前这种错误到既无知而又无能,瞒顸到跟自然科学的逻辑原则相比、毫无科学可言、更不比宗教迷信好到哪里去的西方社会理论,是如何“误人子弟”的?
    
    首先,这种理论至今还不知道人类早已经凭自己的“人性”对“天性”约束能力,得以和包括猴子在内的其它动物分道扬镳而走出丛林。并以其它任何动物做不到的、以个体为单位的“集体分工合作”形式,创建并进入了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开始有了向包括精神和物质在内的全方位的真正文明进步的条件和可能(仅仅是可能而不是事实)。可惜这种理论却非要根据生物的逻辑共性(天性)把自己拉进动物推里,并坚持早已不再适用的“丛林法则”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要是不会“天下大乱”才反而是咄咄怪事了。
    
    其次,至今都不知道民主是人类进入社会后,就像空气般存在,而从来再也没有失去过的客观存在。反而受到客观潜意识存在的启发,搞出了一个以选举为所谓“民主”特征代表的假冒伪劣货色来以假充真。才会在世界各地产生出许多惨不忍睹、不配跟“神圣”相提并论,只能和卑鄙无耻挂钩的所谓“民主社会”来(台湾就是典型之一)。
    
    不过,跟“新闻自由”关系最密切的,就是这种理论至今还根本分不清“言论”和“鸟啼、蛙鸣、虎啸、狼嚎”之类的本质区别,反而受到其影响或启发,把一个至关重要的民主手段,当成是没有定义域限制,和“鸟啼、蛙鸣、虎啸、狼嚎”之类一样的“想说什么说什么”了。于是今天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社会,就成了一个什么鸟都有在唱,却看不到一致行动的“大树林”,哪个自然科学家有证据,敢肯定说,它们不是在自由地交换“新闻”呢?而这样的“新闻自由”,又怎么能产生得出一个和平、和谐的国际环境来呢?这才是中国历史上几乎就从来没有“新闻自由”,今后也永远不会有的原因,因为只要是个够分量、负责任、也无意马上下台的领导人,对这种层次上的“新闻自由”的严重后果,都是心知肚明的。而且不仅中国不会有,全世界任何国家也不会有。否则当政者一定是比“阿斗”还要阿斗的无能之辈,被取代下台是唯一的下场。而笔者之前许多跟新闻有关的评论文字(自信没有多到不堪发表的、文学或修辞方面的原则问题。不服气者,可以拿将出来点评),在中国和美国都有被扣发的纪录,就是没有“新闻自由”的证据!
    
    其实说穿了,今天我们在哭着、喊着、嚷嚷着要争取的“新闻自由”,其本质上只不过是一种“话语权”之争,跟新闻的真实性(知到真相的权利)毫无关系。因为理论上今天的社会主人,就好比“大众皇帝”,各种媒体就好比皇帝身边的太傅或太监、近臣。他们的言行举动对皇帝的判断决策,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所以谋求这样的地位,就等于取得了可以左右皇帝行为来谋私利的条件。这才是鼓吹争取“新闻自由”的动力。因为在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里,“话语权”绝对是和经济直接挂钩的。只要有钱,就可以把影响力最大的媒体(报纸、杂志、电视台等)买下来,靠高薪酬来雇佣最好的工作人员(如总编、记者或专职狗仔队)。然后对社会发生的种种新闻,根据所代表的利益集团需要,进行筛选取舍、甚至再歪曲加工,最后变成影响大众皇帝的“新闻”或评论。然后再选择性地挑选一些符合自己需要的反应,加以报道,就形成了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所谓“民意”或社会舆论。这只要想想美国在要攻打阿富汗或伊拉克之前当地媒体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了。
    
    所以可以断言,在当前由错误社会理论误导下,形成的“尔虞我诈”语境中,大众皇帝所能享受到的权利,除了更多“裤裆里的新闻”以外,就只有“知道个屁”了。不信走着瞧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建造航母之争
  • 潘一丁:叶利钦的千秋功罪
  • 潘一丁:致博讯新闻网的公开信
  • 潘一丁:以事实再论“言论自由”
  • 潘一丁:于丹做得不错,但是还远远不够
  • 潘一丁:安乐死立法将体现人类社会真正的文明
  • 潘一丁:确保打工者的收入是最大的“物权”
  • 潘一丁:人类靠错误理论创造了事与愿违的历史
  • 潘一丁:人类怎么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出息的
  • 潘一丁:从老鼠肉事件看西方社会之矫情
  • 潘一丁:就马英九之被起诉看“劣币”逐“良币”
  • 潘一丁:“我坑人人,人人坑我”--理工科单向思维的辩证恶果
  • 潘一丁:普遍的“窝里斗”是人类进化不到位的证明
  • 潘一丁:法律是道德的孙子
  • 潘一丁:中国成语是文化先进的证明
  • 潘一丁:“科学家”是一个毫不科学的定义
  • 潘一丁:科学、不科学和“伪科学”
  • 潘一丁:入常?德国可以,日本免谈!
  • 潘一丁:布什看阿扁--对眼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