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博讯2007年4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2007年4月13日这一天,中国重庆棉纺织厂的女工们唱着国际歌,游行着来到沙坪坝区白鹤岭看守所(监狱)门前示威抗议,并齐声高呼:唐武~坚持到底!我们来声援你了。她们要求公安立即释放为她们争取权利而出头被抓的女工唐武。这个厂自从改制以来,工厂的国有资产流失成为某些利益集团和权势人物的囊中之物的同时,工人的利益完全被剥夺,她们不但被解除劳动合约,连最起码的解除补偿都没有得到。早在2005年她们就走上街头,开始了长达近二年的连绵不绝的示威游行抗议活动,当她们的领头人唐武师傅被抓后,怒不可遏的工人,终于唱起了国际歌来到了看守所: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博讯 boxun.com)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这些纺织女工曾经被誉为国家的主人,为了中共的一个理想口号建设社会主义,她们不分白天黑夜三班倒地运转,为党所提出的“万米无次布”的质量产量标准,她们在纺机前走拐了腿,线头扯烂了她们的手指,机器的轰鸣震聋了她们的耳朵,弥漫的棉尘使她们患上了肺病,潮湿高温环境使她们患上风湿性关节炎,她们的骨胳变了型,她们的青春在那里消融。但是如此巨大的付出,她们所得到的工资仅仅只是生存最基本的标准,然而当她们步入中年进入老年,国家的经济改制又将她们所创造的财富--工厂,流入工厂领导和权贵者的手中,成为他们的私有财产,而工人们连最微薄的生存养老都无处可依。她们的权利被剥夺了,她们被弃之如敝履。她们在赤裸裸的改制掠夺面前终于认识到,在中共政权下的新中国,她们从来都不是新中国的主人,她们只是新中国的奴隶。她们所创造的财富成为他人所有,中共的领导成了新的资产阶级,她们则一无所有,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愤怒中她们满腔的热血在沸腾。
    
    重庆纺织厂的抗议斗争,是当今中国每天都在进行着的抗议斗争中的一个缩影,2005年中国公安部统计,全国一年有八万多起群体事件。在这以后他们为了缩小影响,为了注解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在2006年将它缩减为二万多起,然而中国民间的抗争维权运动,并没有因他们伪造数据而减少,抗争维权运动在2006年和进入2007年后,更是日益高涨,被中共权贵损害的底层民众,再次唱起了“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这个声音曾是中国共产党用来煽动民众推翻资本主义旧中国的武器,当中国共产党人本身成为掠夺性的利益集团,成为新的资产阶级,并把创造全民财富的工人、农民、职员变成赤贫阶层时,“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的声音,就成为推翻中国共产党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正在中国的大江南北响起。被侮辱,被损害的民众,要为正义而斗争,他们要将那些掠夺他们财产的贪官污吏们绳之以法,他们要将被掠夺的财产归还给他们。这样的还产于民的正义斗争,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的。中共是靠群众运动起家的政党,应该清楚群众力量的不可阻挡,再现代化的武警,在亿万民众的抗争前面也会被溶化。今日的中国大地已是“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中共在政权岌岌可危面前,如果还不深刻思过,痛改政治体制,还企图依靠胡锦涛的铁腕和谐,温家宝的亲民作秀,化解巨大的社会不公所造成的社会矛盾,那么只能在自欺欺人中等待着政权的崩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泯灭英雄的时代
  • 陈维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 陈维健: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 陈维健: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陈维健: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 陈维健: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 陈维健: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 陈维健: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 陈维健: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 陈维健:情系曼久嘎追拉
  • 陈维健: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 陈维健: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 陈维健: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 陈维健: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 陈维健: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 陈维健: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