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泯灭英雄的时代
(博讯2007年4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一个时代总是有一个时代的英雄,但我们这个时代的英雄不是被埋没了,便是被亵渎了。毛时代的英雄不是默默地死在中共的黑牢里就是死在刑场的枪口下,人们既不知道他的姓名,也不知道他为我们的民族的自由解放贡献过什么。毛去世以后从历史的沉积中发掘出一批英雄,他们是林昭、遇罗克、张志新,他们成为那个时代的闪光点,也是那个黑暗血腥时代的记录。历史只要从他们傲岸的身躯上伸展开去,就能展现出那个时代的恐怖和那个时代的当政者的罪恶。 (博讯 boxun.com)

    
    当今的江朱时代,胡温时代,都是毛时代的继续,但因着毛时代的历史教训,他们对异见人士,在一样的抓捕中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他们不再枪毙异见人士,而以重判代之,罪名也由“反革命份子”变成“国家颠覆者”甚至是“逃税者”或“嫖娼者”,让他们的崇高蒙上羞辱。在重判之下,对异见者的摧残也由狱警改由犯人来实行,使他们面对的不再是他们所反抗的政权,而是一批刑事犯罪者,从而使他们大义凛然成为无的放矢。使他们在黯然中被迫与当政者妥协,在成为被同道者所唾弃的变节份子的同时,也失去民众对他们的敬仰。
    
    最近为万众所关注的维权英雄高智晟律师,公布了他与胡佳的一段对话录音,揭露出当今中共对异见人士所采取的那种比枪毙更为罪恶的酷刑。高智晟说“从8月15至12月22日止,我总共被关押时间是129天。其中被拷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多小时。129天里,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这些都是他们交由同监室的犯人来强制执行的”。这样的酷刑显然已超出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但中共还不以此为满足,在肉体酷刑的同时又对他进行心灵的酷刑。这个酷刑就是对高智晟的家人进行全面的监控,将他们囚禁为一个高墙狱外的犯人,唆使罪犯殴打他的妻女并威胁强暴他豆蔻年华的女儿。这样无耻和野蛮的威胁,显然已超出了一个丈夫和父亲能够承受的极限。在不能忍受的肉体和心灵的双重酷刑下,在当英雄还是当保护妻女的丈夫和父亲的选择前,高智晟选择了保护妻女。这样的选择对于一个追求自由和真理为终生目标的人来说,是生不如死的选择,作为一个真理的追求者,为真理可以献身,枪毙、终身牢狱都不能动摇他的意志,但当暴虐祸及他的爱妻娇女时,即使是一个铁血汉子也不能为所不动。一个真正的汉子就是铁骨柔肠。高智晟为此被迫写下了“悔过书”,忍受耻辱,担当重负,解救妻女于水火之中。中共清楚在中国的文化中,一个人只要写下了悔过书,将顿失所有的光辉,英雄也变成了狗熊。但从人性的角度来看,高智晟的“悔过书”,并不是高智晟的耻辱,而是中共暴政灭绝人性的记录,是中共的耻辱。高智晟为了妻女写了“悔过书”,但“悔过书”下依然有他的光辉。虽然他不再是一个“高大全”式的的英雄,但依然是一个英雄,一个儿女情长的英雄,一个能够忍辱负重的英雄,这样的英雄更为有血有肉,更闪现出人性的光辉。
    
    中共以其令人发指的残酷,泯灭了高智晟这样一个当代维权英雄的同时,也使胡温政权成为二十一世纪最为野蛮的政权,它同样不能逃脱历史对它罪恶的追踪和审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 陈维健: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 陈维健: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陈维健: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 陈维健: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 陈维健: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 陈维健: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 陈维健: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 陈维健:情系曼久嘎追拉
  • 陈维健: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 陈维健: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 陈维健: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 陈维健: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 陈维健: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 陈维健: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 陈维健: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