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7--拉萨碎片:西藏的屏障在崩解分裂(图)
(博讯2007年4月04日 转载)
    
    1、屏障
    西藏失去的仅仅是地理上的屏障吗?是什么样的力量长驱直入?仅仅是外面的空气吗?仅仅是外面的男人和女人吗?我看见,西藏的另一种屏障在崩塌,那是西藏文明的屏障,土崩瓦解,四分五裂,这才使西藏不再是西藏了,或者说,这是西藏不得不出现的化身,却因诸多变故,已经丧失了身份和资格。
    
    2、禁忌
    
    仪轨中的禁忌,这是需要了解的。只有了解禁忌,才会知道哪些是“犯戒”,哪些是“玷污”与“被玷污”,哪些是永不可能从头再来。
    
    那样的细节:一些不容触犯的禁忌被触犯,一些不容改变的仪轨被改变,一些不容取消的习俗被取消;那么,遭到损害的,甚至终究颠覆的,会是什么呢?比如饮食上的禁忌:不吃水中动物,不吃口味强烈的蔬菜,等等。我还应该更多地了解。只有了解得越多我才能明白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被瓦解了。那么,遵守以及坚持呢?遵守并且坚持这些禁忌和仪轨,或者恢复已经消失或者残缺的禁忌和仪轨,是不是在重建一个世界呢?
    
    3、盖房子
    
    突然之间,好像西藏人都不知道怎么盖房子了。他们住了一辈子的老房子,被说成是这里那里都有毛病,于是他们只好退在一边,等那些会盖房子的人来。那些人都是中国的农民,去西藏之前还拿着锄头在地里干活呢。可是他们很厉害,一到西藏,一转身就变成了会盖房子的人。于是在西藏,如何盖房子变成了一门外来的手艺,又因是包工队的杰作而变成了别人传统的一部分,反倒与自己的传统就此告别了。
    
    4、方块字
    
    走在街上,所有的招牌上都书写着方块字,对于我一眼即明白,亦可视若无物,但对于许许多多不认识中文的藏人,永远不解其意,并且提醒他或者她,已是一个外人。好笑吧?你在自己祖辈生活的土地上,你的血脉就在这里,但你已经仿如外人。
    
    斗大的方块字就悬立在我们的头顶上,丝毫感觉不出对于这个古老的城市存有多少古老的敬意。如果有一点敬意尚存,那么请给藏文字同样的一席之地,或者让藏文字不要写得处处错别字。我的姨姨骑自行车时不慎闯了红灯,被交警拦住,惩罚她站在路边举着小旗维持交通秩序,可我姨姨看见路牌上的藏文不禁失笑。那路牌上的汉文写得没错:红灯停,绿灯过;可是藏文却写错了,恰好意思相反。姨姨指着藏文说,这明明写着“红灯过,绿灯停”,我没做错啊。姨姨坚持我不认识汉文,只认识藏文,所以我没错。交警虽亦是藏人,却不认得藏文,于是在我姨姨的狡黠面前,只好放行。
    
    5、寻常人生之变
    
    所谓“之变”,是变化,----剧变,渐变,皆有。
    
    如婚礼之变。朋友说江苏东路拉萨市市政公司院内有三个婚庆场所,“现在的婚礼没多大意思,尽是打麻将的。原来的婚礼要搞7天,我结婚时变成了3天,现在居然只有2天了,而红包是越来越多,一般朋友在二百左右,领导干部就没有上限了。我参加过几次要人的婚礼,听说有人包10万的红包,汽车因拥挤而一直排到了马路上,甚至还动用交警看车。也有包500—100的,其实50-100的也算普遍。”而所谓的“要人”,“自然是有权人,尤其是一些实权领导或现管负责人。”
    
    如丧葬之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我参加了两次葬礼。一次是传统的天葬,一次是新式的火葬。一个是止贡提天葬场,一个是建在堆龙德庆县的殡仪馆。两种方式,两种感受,一个在上升,看见的是一线光明照耀着来世,让我感恩生命;一个在坠落,令人骨头也发冷。奇怪,就是如此对立的感受,不是亲身经历难以体会和分辨。当然人各有不同,所以曾经对天葬因不知而不解的我自己,由此反而清楚了我将来的丧葬方式。
    
2007--拉萨碎片:西藏的屏障在崩解分裂

    
    图为西藏画家念扎的画《Policephobia》。
    
    从青稞酒换成啤酒(曾经流行喝黄河啤酒和蓝带啤酒,现在流行的是银子弹和百威),从糌粑换成米饭(还得是泰国香米)和汉式面条(拉萨街上,成都人的大碗面终于战胜了陕西人的揪面),从酥油茶、甜茶换成可乐(有一度,那是比较早的时候,都要喝健力宝,甚至全中国都不喝健力宝了,西藏人民还只喝这个甜水水不可),从牛羊肉换成水煮鱼、基围虾以及王八,这些似乎都是一夜之间而已,藏人们就这么摇身一变了。饮食结构的转变,会不会使人种也会随之而变呢?
    
    变,就是好吗?变,意味着有得有失。得到的也许是不需要的,而失去的也许是最需要的。
    
    6、打麻将
    
    我们的习俗变成了打麻将。家里打,单位打,茶园打,朋友聚会打,到处都在打。清一色,一条龙,杠上开花。赌资从数十到数百甚至更多不等。而拉萨经常盛传着因为沉迷于麻将导致家破人亡的故事。
    
    何时起,西藏人被麻将征服?
    
    为什么,人家回族就不那么爱打麻将?而挨着回族居住的藏人却像患了传染病一样,一个个再也离不开麻将桌?一个藏人,不会说汉话却会说所有麻将牌的名字,在今天已经普遍。一个藏人会说汉话但更会说麻将桌上的顺口溜,在今天同样很普遍。
    
    不用别的,只用一副麻将就可以把藏人的魂迷住。再多一瓶啤酒的话,就可以把藏人的魂夺走。
    
    7、饭馆
    
    如今拉萨的饭馆,四面八方,各地口味。“玉包子”把四川人的小吃带来了,让我的成都友人丹鸿吃着酸辣粉时眼泪旺旺,因为她觉得味道做得跟成都一模一样。最难忘的是,2002年去转神山岗仁布钦时,清晨竟然被“卖馒头”的叫卖声惊醒,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要知道,那可是遥远的西藏西部、海拔高达五千米的地方啊,卖馒头卖到了岗仁布钦,令人不由不佩服河南人民顽强的生存能力。
    
    拉萨著名的饭馆一条街“德吉路”上有一家“赞普宴”,据说是拉萨某大贵族的后人所开,因为该贵族是某世达赖喇嘛的家族,穿着紫色锦缎藏裙的领班用厚重的四川味的普通话得意地介绍:我们老板是王室家族。哈!就这“赞普宴”,每个包间都用西藏历史上最辉煌的藏王来命名,这间是“松赞干布”,那间是“赤松德赞”,所以嘛,食客可以这么打电话来预订包间----“喂,给我定‘松赞干布’”,或者,“我要‘赤松德赞’”。
    
    8、说唱艺人
    
    我没有见过说唱“喇嘛嘛尼”的艺人,但见过在街头说唱格萨尔的艺人。那是一个长相英俊的藏北牧人,颇有表演天赋,在傍晚的帕廓街头吸引了许多转经的人。有意思的是,我的一位初次到拉萨的朋友把他拍摄的照片给拉萨的一位文人看,这位文人故弄玄虚地赶紧把相机举在头顶上以示顶礼,还说这是十分难得的相遇,因为朋友见到的是一位神秘的成就者,结果把我的朋友惊喜得不知所措。后来我又在别的街头遇见过这位说唱格萨尔的艺人。后来我听说西藏电视台把他请到了电视上,结果后来果然在电视上见到了他。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换上了非常鲜艳的藏装,脸和手都很干净,甚至脸上有了化妆的迹象。不知为何,他的目光里似乎已经失却在街头说唱时的纯净,他的神情里多了电视上的那些艺人的俗气。
    
    9、叶芝的诗:
    
    嘲笑那些年轻的一代从头到脚都变了样失去了心和头脑低劣的温床上长起来的低劣品。
    
    10、蒙羞的、已经蒙羞的骄傲
    
    因为拉萨,拉萨人的骄傲由来已久,所以拉萨人会这样赞美拉萨:
    
    上天是八辐条的吉祥轮大地是盛开的八瓣莲花天地间一座永恒制胜的宝殿里自现着八幅瑞相向佛主的身、语、意祈祷吧吉吉 索索吉吉 索索愿神佛保佑
    
    这首赞美拉萨的歌谣给我们提供的是一幅圣地景象,光听这首歌谣,拉萨完全担得起“圣地”这个名字,拉萨完全名副其实。而在仅仅只是由这样一首歌谣所展示的圣地景象中,拉萨人似乎可以做得到短暂的失忆,就像在夏日的林卡中喝得微醺时悠悠扬扬地唱着囊玛和堆谐,唱者也罢,听者也罢,在囊玛和堆谐的旋律中,拉萨犹如身陷污泥而不染的莲花,更像一个失去的美景正在回归。
    
    然而意为“圣地”的拉萨真的是圣地吗?
    
    目睹黄昏时分的废墟寺院,使人为之黯然神伤。已无任何骄傲可言了。有的骄傲也是蒙羞的骄傲。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当即使并不辉煌、并不灿烂的过去,却被烧毁、被拆除、被涂抹之后,拉萨人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难道不是吗?在许许多多家庭都有人失散过、流亡过、被捕过、关押过、枪杀过之后,在历经了不计其数的训斥、禁令和监控之后,这么多的有形的不自由,这么多无形的不自由,难道这个古老的城市,拉萨;以及生活在这样一种状态之中的拉萨人,其精神,其面貌,还会是轻松舒展的吗?还会是无拘无束的吗?还会是自在自如的吗?不会了,不会了,再也不会了。那么,曾经有过的骄傲也不复存在了。
    
    11、奴隶
    
    当奴隶的时间长了就会成为习惯。然后会每日遵守着奴隶的规矩,恪守着奴隶的本分,安于奴役状态。只要在麻木不仁的奴役状态中找到当奴隶的最好感觉,便足矣。
    
    12、卢梭的话
    
    “一般来说,一个被长期奴役及其所伴随的而消耗得筋疲力尽的民族,会同时丧失他们对祖国的热爱以及他们对幸福的情操:他们只是想象着处境不可能更好而聊以自慰;他们生活在一起而没有真正的联合,就好象人们聚居在同一块土地上而被断崖峭壁分开那样。他们的不幸一点也触动不了他们,因为野心蒙蔽住了他们。因为除了自己所钻营出来的那个地位之外,没有人能看清楚自己的地位。一个民族处于这种状态之下是不可能再有一个健全的制度的,因为他们的意志和他们的体制已经同样地腐化了。他们再也没有什么可丧失的,他们再也没有什么能获得的,由于受了奴隶制的蒙蔽,所以他们看不起他们所不能认识的那些财富。”
    
    “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民族一旦腐化之后而又能恢复德行的。”“一个腐化了的民族,在恢复了他们的自由之后要保持自由,就会遇到世上一切的困难。”
    
    13、达赖喇嘛的伟大
    
    从一个民族的角度来说,达赖喇嘛的伟大,在于他表达了这个民族最深厚的慈悲和坚忍。
    
    这是惟一赠与我们的幸运和恩情。感谢三宝,从未放弃我们!
    
    2007年2月-3月随记于拉萨
     民主中国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 西藏之自由与未来发展/林保华
  • 陈维健: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 陈维健: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 金钟:西藏有权高度自治(图)
  • 陈维健: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 陈维健: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 香港党化,西藏汉化/林保华
  • 西藏圣人和中国流氓/林保华
  • 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茉莉
  • 茉莉:汉藏“谈判游戏”还要玩多久?—评西藏特使第五次访华
  • 唯色:达赖喇嘛呼吁放弃恶劣风尚 西藏民众焚烧藏装镶饰毛皮
  • 西藏发展的代价 (图)
  • 曹长青--独立∶西藏人民的权利
  • 长诗:西藏的秘密
  • 唯色:长诗:西藏的秘密
  • 袁红冰:西藏的命运
  •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
  • 茉莉:鸡同鸭讲 西藏特使访华的真相
  • 中国少数民族规划部份内容针对新疆西藏台湾
  • 西藏总人口突破280万 人口不断增加
  • 中国计划拨款1000亿建设西藏动机被质疑
  • 西藏阿里遭暴风雪袭击 积雪超1.5米厚(图)
  • 达赖代表重申西藏流亡政府不寻求独立
  • 达赖指青藏铁路威胁西藏 中国外交部驳斥(图)
  • 西藏人权中心:北京拒绝跟达赖对话或造成两种可能(图)
  • 中国报告西藏青海爆发禽流感疫情
  • 西藏:拉萨市出现H5禽流感
  • 涉受贿450万 农业银行西藏分行前行长被捕
  • 唯色:请不要削弱西藏的声音!(图)
  • 农行西藏分行原行长涉嫌受贿450万 其妻亦受审
  • 西藏赚钱机会和经济发展与本土藏人无关(访谈)(图)
  • 西藏女作家唯色的第四个博客遭中共封闭
  • RFA:当局公开禁止参与西藏宗教节
  • 西藏再度蝉联最年幼政治犯世界纪录?(图)
  • 印度欲在西藏设立领事馆 传北京拒绝
  • 西藏拉萨发生藏族大学毕业生游行示威事件
  • 加拿大外长"强烈谴责"中国杀害西藏逃亡者/山子译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