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博讯2007年3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近,纽西兰“首都华文报”主编王宁,和其助手洋人摄影师克拉克,在参加在新西兰国会举行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到访的活动时,受到中国大使馆武官和参赞的威胁,并指其将骚扰活动,指挥纽西兰警方强行将其赶出会场。由于王宁是一位纽西兰华文媒体的资 深记者,持有国会的采访“通行证”,也有国会议长办公室签发的拍摄许可证,因此他坚持自己的采访权利,他质问前来的警员,你们是受薪中国政府还是纽西兰政府,你们要将我赶出国会,除非将我逮捕,否则我将坚守 我的工作岗位。由于当时在场的议员都表示警方做法不妥,警方无法做到将王宁赶出,最后外交部取消了当天的活动。为了不让一个中国政府不喜欢的记者采访,竟可以临时取消一个重要的外事活动,自然成了一个大新闻。王宁事件在纽西兰政坛和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主流媒体均重点采访了此事件“。国会议长威尔逊(Margaret Wilson)女士希望,因警察听从中国官员命令阻止采访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纽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女士(Helen Clark)也出面证实,国会并没有要求王宁离开。国会记者团主席麦尼科拉斯(Marie McNicholas表示王宁没有任何过错。绿党议员洛克先生(Keith Locke)表示。新西兰一定要支持媒体自由,此事件很显然是外国政治势力对我国施压。
    
     纽西兰是属于西方民主阵营的国家,在英联邦解体以后经济开始滑落,近年来经贸上开始接近亚洲国家,特别是与中国的贸关系逐年递增,目前中国已是纽西兰第四大出口市场,2006年1至10月,双边贸易额23.9亿美元,同比增长8.5%。随着贸易量的增长,纽西兰也成为西方国家中第一个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的国家。纽西兰作为一个小国,中国的市场对纽西兰的经济是举足轻重的,中国十三亿人口,每人只要喝一口纽西兰的牛奶,对于只有四百万人口的纽西兰就可以富得漏油,但是纽西兰的市场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说却是可有可无。在这样一种贸易不对等的状况下,纽西兰政府在中国政府面前就显得低媚顺目,对于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往往迁就回避,最终导致中国政府对纽西兰政府指手划脚,姬指气使的程度。王宁国会事件,只是近年来纽西兰政府听命于中国政府的其中一个案例而已。早在九九年纽西兰亚太峰会期间,纽西兰警方就曾经受中共安全部门的指使,约见纽西兰“新报”主编谈话,新报主编当即严正指出,你们来找我谈话,你们到底是中共的警察还是纽西兰的警察,昔日在中国每到国家重要的会议活动期间,警察都要找我约谈,现在到了纽西兰成为一个纽西兰的公民以后,没想中国的那一套也会如影随形地来到纽西兰,你们要和我谈话没有问题,就当着媒体的面谈。当时 在旁的“美国之音”记者当即打开 摄像机,这几名纽西兰警察落荒而逃。在亚太峰会期间“新报”持“亚太峰会新闻中心”发出的采访证进入现场采访时,也被中共安全部门指“新报”记者有扰乱之嫌,指使纽西兰警察强行将“新报”记者请到办到室,没收了新报亚太峰 会的采访证。当时亚太峰会新闻中心负责人即提出抗议,但纽西兰警方仍然我行我素。事后一名警官向“新报”记者表示,他们也是奉名办事,只能对我们不起。之后纽西兰记者协会上告纽西兰政府屈服中国政府的压力,作出违反新闻自由之举。 (博讯 boxun.com)

    
    从去年开始,中国政府虽然为了奥运营造开明形象,宣布了奥运期间开放海外媒体的自由采访条例,但在条例公布后,他们对新闻的封锁一如既往,不但在国内封杀象“博讯”这样的海外媒体在国内的采访,而且还将这种封杀移师海外,对国外的华文媒体也进行封杀,而且海外民主政府竟然于以配合,在自由民主发展成熟到今天这样的环境下,实在荒唐之极,难以想象。如王宁所说:“这是落后要淘汰的体制,在指挥先进文明的体制”。西方民主国家为了经济利益屈膝听命于中国专制政府,封杀海外华文媒体事件已是屡见不鲜。中共极权政府正借着这些年强劲的经济势头,从中国老百姓头上搜刮下来的大量钱财,越来越猖狂地,以贸易来逼迫民主国家改变其价值标准,以利益来腐蚀民主国家官员的立场,从而达到专制政治向民主政治的渗透,是一种反向的颜色革命。这样的危险正在全世界漫延,而沉浸在贸易利益中的西方民主政府却浑然不知。当然民主国家的一些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了这样的危险,但是他们对政府的忠言逆耳之言,却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现时的利益需求对那些政府官僚们来说,远远大于未来的危险。我们要告诉西方民主政府的是“子系中山狼得志更猖狂”。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 陈维健: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陈维健: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 陈维健: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 陈维健: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 陈维健: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 陈维健: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 陈维健:情系曼久嘎追拉
  • 陈维健: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 陈维健: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 陈维健: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 陈维健: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 陈维健: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 陈维健: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 陈维健: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 陈维健: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