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博讯2007年3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诛连九族是封建社会中整治威胁犯上作乱份子的一种手段,为历代封建统治者所乐此不疲,毛时代的中共把此手段发扬到了极致,家族中的任何一个人只要成为中共专政的对象,其家族人员统统都要受到牵连,从上学读书到参军、工作、升迁直至婚姻都将受其影响。文革结束后,因中共许多老干部深受诛连九族之痛,在痛定思痛以后,基本上废除了诛连九族的手段,在江时代异见人士的家属也基本不受干扰,做到一人做事一人当。但是到了胡温手里,为了对付异见人士,诛连九族又卷土重来。
     最近发生了二起迫害异见人士事件,都与诛连九族有关。第一起是高耀洁医生到美国去领奖,当局为了阻挠其出国领奖,使出了诛连九族手段。高耀洁医生说当局为了阻止她出国领奖,除把她软禁起来与外界隔绝联系以外,先是逼迫她的儿子,让儿子来给她磕响头,痛哭流涕,求她别去美国。隔天,弟弟来电劝说。二天后,弟弟又受指示,对外宣布她病了。高耀洁强调自己的弟弟是医科教授,不是一般人。弟弟事后也向她解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我不按他们的要求去办,我的工作就会受到影响。”一个八十岁的老人,面对自己的亲人的苦苦哀求和重压,她除出放弃又能做什么呢?高耀洁医生最后在无可奈何之下,向当局承诺不去美国领奖了。后来事情发生变化是因为美国方面出来说了话。另一个是“博讯”南京站记者孑木,由于博讯是海外媒体,先是由外事办出面警告没收了孑木的记者证,而后还不放心,又携警察前来威胁,由于警方执办人员并不太知情案件的性质,只是将上级的批示拿来背读,致使在宣读博讯记者采访为“非法”采访时,时断时续,甚至无以为续,为当事者所哂笑。虽然办事者笨拙威吓不成,但指使者却是十分地老道,警察办不到的事,没关系,由当事者的亲属来办。当局事后即请来了当事者的姐姐和姐夫,姐姐和姐夫虽然双双官至省公安厅的处长,但在政治压力下,只得含泪相逼,姐姐把警徽放到弟弟孑木面前说,你要不答应放弃为“博讯”采访,我和你姐夫只得下岗了。在手足之情面前,有几个人能为了坚持自己的理念,让亲人的工作生活毁于自己之手呢?
     一个人为自己的理念可以牺牲自己个人的利益,甚至自己家庭的利益,但是当这种牺牲扩展至整个家族的亲人时,就是再坚强的人也很难再坚持下去了,因为毕竟这些亲属与当事者仅仅是一种血缘上的关系,没有共同担当的责任,要他们受自己的连累,毁了他们的工作生活,当事者就会有一种负罪感,就好像罪犯在犯罪时,劫持一个无过的行人,再忠于职守的警察也只得配合罪犯放下枪,让罪犯放过被劫的行人一样。当事人在亲人受到诛连时,也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行为,来解脱自己的亲人。当今的诛连九族,看似没有毛时代那样穷凶极恶,不由分说地让当事人所有的亲属统统遭受牵连,除个别大义灭亲者。但以逼迫当事者的亲人,以劝解的方式让当事人就范,让当事者在亲情和一个家庭的“毁灭”与坚持理念之间作出抉择,是让人处在二难选择之中,无论是解脱亲人,还是坚持理念,都让当事人处在痛苦的折磨之中。这种方式即使当政者脱掉侵犯人权的干系,也给当政者的行为抹上一层温情的面纱。因为他们没有用枪威逼着你改变思想行为,只是让你的亲人来劝说你,你改不改变你的思想行为,全由你自己决定。至于你的亲人所受到的威吓,那只是一种抓不住把柄的暗示。因此,这种诛连九族的方法显得特别的无耻。 (博讯 boxun.com)

     以诛连九族的手段来溶解政治异见者的思想行为,成为当今中共一种精致的统治方式。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陈维健: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 陈维健: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 陈维健: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 陈维健: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 陈维健: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 陈维健:情系曼久嘎追拉
  • 陈维健: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 陈维健: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 陈维健: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 陈维健: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 陈维健: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 陈维健: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 陈维健: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 陈维健: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 陈维健: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