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博讯2007年3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台湾总统陈水扁在推出追求台湾独立的“四要一没有”以后,接着又推出了“一个呼吁二个作法”。什么是一个呼吁二个作法呢?“一个呼吁”就是吁请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包括“欧盟”在内,在中国尚未具体改善其人权纪录,并真正落实民主改革之前,不要对中国输出任何的武器装备。 “两个作法”就是一、严正的要求中国能够依循台湾的例子,澈底的落实军队国家化,要求共产党全面退出中国人民解放军。二、要求中国允许具有实质意义的反对党的成立,并完成两次以上公平、公正、公开政党竞争的选举。
    纵观阿扁从政以来,这是阿扁对中国的人权和民主化第一次明确提出了他的政治意图。如果纯粹从“一个呼吁二个作法”来看,确实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态度。多少年来大陆民主人士寄希望于已经民主化的台湾,能够在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中出手助力,但是这种希望不但没有得到实现,反而随着台湾民主的进一步深入,以及实现两党轮替后,反而渐行渐远了。原因不是其它,就是台湾的民主化过程始终伴随着台湾的独统问题。因着独统问题,“统派”要向中共靠拢,希望通过与中共的关系和结盟中来获得自己的政治实力,在此之下,当然不可能为中国的民主化而去批评中共独裁。作为“独派”,他最大的政治诉求就是台湾独立,为着台湾的独立,就要去中国化,一切和中国有关系的东西都要进行切割,中国的民主运动是中国的一个重要部分,当然也是切割的一部分。民进党作为一个从反对党通过民主化而成为执政党的政党,本来自然地应该成为中国民主化的推手,成为中共反对力量的天然同盟军,但因着“台独”路线,使他们对中国的民主运动反而避之唯恐不及。他们对中国的民主运动除出在私下表示道义上的支持以外,在公开场合下连一个明确的态度都没有,从蒋经国的国民党政府手里传承下来的一点支持,到了民进党政府手里几乎完全中断。甚至那些被中共逼迫而冒着生命危险,渡海逃到台湾的民主人士,都被他们关进难民营遣返回去,只有那些知名度较高的人士在国际社会关怀下才被转送到它国。台湾政府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冷眼相待,中国民主人士也早已是心灰意寒。曾经被看作中国民主复兴基地的台湾,在大陆民众眼里已经是离心离德。
    阿扁“一个呼吁二个作法”,作为一个对中国民主政治的表态可以说已经是非常的明确了。但是他的这个态度几乎没有引起任何政治反响。不但中共没有,连中国的民主人士也同样没有。因为这个态度无论对中共来看,还是对民主派人士来看,都只是把它看作阿扁的一个言不由衷的无的放矢,既不是他的执政理念,也不是对中国民主化的基本策略和纲领,而是在重重丑闻之下,在政治上趋于没落之时,为求解脱而提出的口语。阿扁在台湾政坛上可以说基本上已近尾声,他如果真的还有心要在政治上东山再起,彻底改变他的政治形象,也不是没有可能,那就是真心实意地去做到他所提出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为台湾的安全,为中国的民主化,以他曾经作过一个反对党领袖的经验,用他作为一个台湾民选总统的身份去推进它。让台湾的民主化成为实现中国民主的经验,使十三亿中国人享受到台湾一样的民主,一如陈水扁自己所说:“我们有必要将中国的民主化,视为整个亚太民主社群在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任务与使命。”那么阿扁不但会名留青史,而且诺贝尔和平奖的桂冠也将来临。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陈维健: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 陈维健: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 陈维健: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 陈维健: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 陈维健: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 陈维健:情系曼久嘎追拉
  • 陈维健: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 陈维健: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 陈维健: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 陈维健: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 陈维健: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 陈维健: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 陈维健: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 陈维健: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 陈维健: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 陈维健: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