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博讯2007年3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编者按:请陈维健先生留联系方式,有人找您有事相商)
    
     一个月前中共作出《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该规定允许境外记者只要得到采访单位同意,不须外事部门批准即可进行自由采访。为此,一直以来因中国人权问题而反对中国举办奥运的"国际无疆界记者协会",也表示暂时放弃反对中国举办奥运的态度。许多国际新闻媒体都为此感到兴奋,特别是近日中共"两会",海外媒体派出了空前强大的采访团到中国进行采访。"两会"还首次提供了各省代表团的住地和联络方式,以供记者前往采访。海外记者都表示今年的采访相当的便利和轻松。但这种便利和轻松,又能为这些记者采访到怎样的真实新闻呢?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人大代表也好,政协代表也好,都无须为他所属的地方民众负责,因他们并不为地方民众选举产生,他们的代表资格来源于上级领导的指定,他们只对上级领导负责。因此,当记者采访这样的人大代表时,记者能得到的只是上级领导所允许他们所说的话。中共对境外媒体所给予的采访便利和轻松,只能是得到中共宣传材料的便利和轻松。对于真正想得到中国真实新闻的记者,和以前一样既不便利也不轻松。
    中共在外国记者在华采访新规定中规定:"只要得到采访单位同意就可进行自由采访"。这个规定好像是一个多此一举的规定,采访总是双方的行为,被采访对象不同意采访自然不能进行。但是对于中共来说,有多此一举,就能使境外记者在华采访新规定虚化于无,成为一个望梅止渴的规定。在"两会"到来期间,国家安全部纷纷向国内的异见份子打了招呼,要求他们不要接受境外记者的采访,这个招呼意味着什么,中国的每一个异见份子都十分清楚,如果不听招呼,轻一点,将使自己的生存环境变得更为艰难,重一点,将可能失去自由,在权衡利弊之下,大多数人都会放弃接受采访。对于那些可能会不听招呼者,国安自然有更好的办法。对于那些大牌异见人士采取强制性的旅游,在专人的陪同之下与外界的联系则全部切断,所以异见者虽徜徉于山水之间,却如同软禁一般。对于那知名度低的异见份子,却无须如此繁复,随便找一个借口,加一点罪名,弄进去关一段时间就解决了。所以"两会"这段时间境外记者要采访异见人士,可以说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新规定"之下,境外记者采访代表不可能得到真实的新闻,采访异见份子又难觅踪影,那么采访底层民众呢,是不是容易一些?当然,中共是做不到对每一个民众进行防范的,但是这些境外记者有几个愿意,艰辛地深入到上访者的村落,到那些被推土机围住的被拆迁者的居屋,无钱治病在家等死的患者,读不起书被迫辍学的学生,血汗工厂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不得休息的工人,辛苦工作一年拿不到工钱的民工,土地被低价征用,而失去生活来源的农民,从中找到新闻,把苦难的中国告诉世界呢?这样的记者可以说实在是少之又少。更多的记者是愿意在冠冕堂皇的人民大会堂,代表们下塌的豪华饭店,通过记者招待会、新闻发布会,从中国领导人的讲话的一些微妙差别中,通过代表们的举手鼓掌的次数,以及北京街头的繁华,来发掘中国的新闻并介绍中国。
    境外记者自由采访规定,欺骗境外的记者,境外的记者也愿意受这样的欺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 陈维健: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 陈维健: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 陈维健: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 陈维健:情系曼久嘎追拉
  • 陈维健: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 陈维健: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 陈维健: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 陈维健: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 陈维健: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 陈维健: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 陈维健: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 陈维健: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 陈维健: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 陈维健: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 陈维健:不爱人权爱狗权
  • 陈维健: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 陈维健: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