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博讯2007年3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九八八年正当中国“八九民主:风云在酝酿之时,一个思想者正在酝酿构思着一本,震惊世界被称作中国第一部政治寓言小说“黄祸”。这一部以保密笔名发表的小说,全方位地描绘中国陷于政治、经济、人口危机,终于导致整个民族崩溃的总暴发,并危及世界和人类的存在。同时预言了在这以后的十几年中国所发生的事件。从气功团体“法轮功”遭受迫害,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发生,“海外民运的内斗”。而中共政权无力解决社会矛盾而导致的垮台,以及引发的社会崩溃和难民潮也正在形成之中,在一年八万多起的群体抗争事件中,我们甚至已经能够听到它由远而近震动心魂的脚步声。这本书所构勒出的中国社会在崩溃中所产生的惨烈场面,给每一位关注中国命运的人士,特别是经历了“八九民运”的人士,不但带来巨大的心灵震动,而且在思想上引发了对中国问题的深沉思考。这本书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孤身一人,从九折黄河源头飘流而下的黄漂勇士王力雄。但是他的名字迟至十年后才为人所知。
     作为“黄祸”的作者王力雄,他写出这本书的同时,作为一个思想者他在思想上完成了一次超越,他不但超越了自己,也超越了他同时代的人。当人们还沉浸在天安广场壮阔的运动场面的激情中,面对“广场式的民主”他长久地伫立和思考着,如果有了“逐级递选制”那么这场可以说期盼已久的民主运动,就会有序和有效得多。天安门大屠杀以后,当人们沉浸在悲情与失望中,当人们在为新的权威主义叫好时,他正在静悄悄地考虑着中国社会更为深重的,更为触目惊心的还未到来的历史画面中。一个超越时代的思想者,一个写出中国社会巨大灾变的作者,必然是一个对国家对民族的命运有着巨大的关怀和深度思考的人,他的内心可以说比任何一个人都为他自己所构勒和推理出来的巨大的民族悲剧和惨烈场面,更感到惊心扼腕。更难能可贵的是,王力雄没有停留在他的痛苦与悲情之中,在面对生存还是毁灭,他思索如何去避免阻止那个因政治、经济、社会矛盾积累到总爆发而带来的崩溃。在近二十年炼狱般的思想之中,又完成了另一次的超越。这一次超越是通过两本书来完成的,一本是2004年出版的(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道路)和2006年发表的(超越者联盟)。“递进民主――中国第三条道路”一书是对98年出版的“溶解权力――逐层递选制”一书更进一步的完善。在此书中他对中国未来有可能到来的民主制,针对中国的民族、社会、思想、文化的特点,精细详尽地设计出一套选举制度。在“黄祸”以后“逐级递选制”就成了他全力以赴的研究课题。他甚至把解决西藏民族问题.也溶入在递选制度中。这一套选举制度几近耗费了王力雄三十年的精力,以三十年的时间来写一本书,这在中国当代作家中可能是绝无仅有的。“超越者联盟”可以说是为实施递进民主制而设计出的一个组合力量,这个组合力量是“思想超越者、资本超越者、政权超越者的联盟。王力雄希望以这个联盟来代替已无法挽回中国危机的中共利益集团,从而在实施递进民主中,阻止中国社会的崩溃。
     “八九、六四”以后,中共以经济开放,物质诱导而逃过因屠杀造成的政权危机,除海外民运以外,在国内思想界出现了二大流派,‘新权威主义“和自由派”。新权威主义的理论是:它不是在剥夺个 人自由的基础上建立专制的权威,而是用权威来粉碎个人自由发展中的障碍,以保障个人自由。它的权威体现了中央权力的集中,通过政府的强制手段克制社会腐败、物价飞涨等局面,为经济发展创造必要的稳定环境。这种为中共政权专制合法性的注解的理论,在中共政权全面腐败和社会道德整体土崩瓦解,社会贫富差别直线拉大,中共利益集团和民众利益矛盾日益尖锐的今天,已尸骨难存了。代之而起的“自由主义”,它是 以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平等权等基本人权为核心的的一种主义。这个主义虽然是人类的一种普世价值,但这个主义的倡导群体,由于太拘泥于理论的说教而流于空谈和空洞,既不触及当前中国面临的实际问题,更不能为解决实际问题提供一个方案。海外民运作为一个反对派的,作为一个以实现中国民主制为宗旨的组织,这些年来虽然提出不少理论和实施民主的方案,但是大多是阵旧而又空洞。而王力雄的“递进民主”和“超越者联盟”则深入地对中国当前的社会进行分析, 细致地进行设计,具体地提出方案,无论这些设计和方案的可行性如何,但他总归把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放到了人们的面前,使所有的有志于改革当前中国社会的人士有了一个很好的参照蓝图。因此,在“黄祸”以后,王力雄又一次地超越了他的同时代人。 (博讯 boxun.com)

     作为一个思想超越者,当他在远距离的时候,我们通过他书写的文字感受到他的巨大的思想魅力,感受到他既是一个满怀悲情的忧国忧民者,又是一个思想不止者的力行者。作为一个思想超越者,当我们近距离接触他时,在他平实质朴,不温不火的言谈中,感到一颗滚烫的心在你的面前涌动。同时他那颗因思想变得稍大的头颅时常会腼腆的低下来, 眼晴在眯笑中显得十分地谦卑,他常常会有说话前的一瞬间的静谧,然后把声音放得很轻很轻,但吐词却十分地清晰:“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我们要做的是佛的事,佛的事就是普渡众生”。听着他的这一句话我忽然对他从“黄祸”到“超越者联盟”的思想超越中有了一种觉悟,也许王力雄在走遍青藏雪域的佛天慈地时,在握着达赖喇嘛温暖而饱满的手掌,头碰着头的瞬间,佛已在润入他的心怀,他是怀出世之心,做入世之局,在中国的大劫大难中,去普渡众生,拯救我们的民族。
    
    写于王力雄访问纽西兰之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 陈维健: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 陈维健: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 陈维健:情系曼久嘎追拉
  • 陈维健: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 陈维健: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 陈维健: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 陈维健: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 陈维健: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 陈维健: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 陈维健: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 陈维健: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 陈维健: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 陈维健: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 陈维健:不爱人权爱狗权
  • 陈维健: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 陈维健: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 陈维健: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