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情系曼久嘎追拉
(博讯2007年2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近,网上看到一篇由西藏女作家唯色整理修改,有关印度西藏社区拆迁的文章打住了我的视线。在看多了有关中国社会拆迁文章的我,缘何对这篇文章情有独钟呢?
    五年前,我和雕塑家的弟弟远道从天涯海角的纽西兰飞到印度首都德里,为西藏人民抗暴四十三周年纪念日赶制达赖喇嘛塑像,为此我们在达兰萨拉和德里的西藏社区曼久嘎追拉来回奔波二个多月的时间。在曼久嘎追拉的西藏社区的旅馆内,几进几出,也算得上那一个社区中的一个短暂的居民,不但熟悉那儿纵横如网的街巷,那儿的商店食肆,在街坊近邻中还结交了朋友。其中一位是印度朋友,在曼久嘎追拉的西藏社区同时也有不少的印度店铺和居民。
     我们所住的一家旅店处在社区的中心街道,说是中心街道也仅免强可以让二辆三轮摩达交会,只有到了深夜二旁的地摊撤掉后才能单向开进一辆车来。流亡政府驻德里办事处派来接送我们的吉普车只能停在外面。我们所住的旅店的老板娘是一位流亡藏人。旅店不大也就二个层面二十几个房间,但收拾得到是窗明几净,特别是厕所,到印度后一直为厕所卫生所困的我们,到这儿才算享受到了文明,因为在印度的厕所均都没有厕纸,都是在蹲坑前一只水笼头和一只水罐用来净屁股的,这样的方式对我们来说彼觉为难,我们在外面即使内急也都要赶回来,而这在食品里处处都是咖哩的印度那是常有的事。当然这个旅馆让我们印象最深的还是它的伙食,在旅馆前堂的左边是一个狭长的餐厅,这儿的鸡蛋煎饼和豆干炒面味道如同家乡一样,再加上一杯奶茶或是一瓶芒果汁,成了我们在印度期间最好的精品饮食。 (博讯 boxun.com)

    住在曼久嘎追拉期间,白天我们到工厂监制达赖喇嘛铜像的制作,达赖喇嘛的铜像我们在达兰萨拉泥塑后,翻成石膏模,再拿到德里的工厂进行浇铸,为了找到一家能够胜任这项浇铸工作的工厂,我们差不多跑了整个德里,虽然德里到处都是浇铸佛像的作坊,但能够浇铸雕塑作品的地方却鲜为人知。我们在曼久嘎追拉认识了第一个朋友,是我们司机的一个朋友,他知道他的朋友正在接待二位中国友人,就非常想结识我们,他肤色褚黑,骨腭分明,英语讲得少有口音,那天他拿着一份报纸来到我们旅馆,激动地指着上面一则新闻说,你们看你们看法轮功成功地截击了中国的电视台,播出了“法轮功”的节目。我们感到十分地意外,在千里之外的德里,有一个印度人竟为一条法轮功的信息所激动。交谈之下才知道他是一位法轮功修练者。交谈中他看出我们对此的疑惑,他执意要带我们去看一看他们的练功团体。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他来到我们的住处,叫了一辆总理牌出租车,他是把我们当作贵宾相待了,因为一般居民都是都是叫三轮摩达的。约莫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有着长长围墙的大门前,门前有岗亭,有好几个身穿制服者在站岗,里面灯光隐约,树影婆娑,可见其大,我们深感诧异。朋友说此为一个富豪宅弟挪出来作法轮功修练场所。保安把我们引入宅内,始见豪宅规模非同寻常。我们到时已有二十好几的印度人盘腿而坐,对着前面的电视机在看李大师讲经。他们见进来二个中国人,以会来了真传弟子,都纷纷与我们招呼。我们虽非法轮功同修,但是在异国它乡,见到如此众多的法轮修练者着实让我们感动。经那天,我们与这位法轮功修练者成了朋友。白天是他的司机朋友带我们外出,晚上是他陪我们熟悉曼久嘎追拉社区,还到他的几位朋友家串门。周未他总是带我们到外面吃饭看电影,由着年青时代对印度电影的迷恋,到印度后我们最想的是多看几部印度电影。
     曼久嘎追拉虽然和德里的其它地方一样的拥挤,但却多了一份干净,在大街小巷墙根上大多尿迹斑斑发出骚臭的印度,这里却是无迹可寻,在旅馆、饭庄、旅游公司、礼品店、还有网吧邻毗栉比的街巷中是佛香四处、梵音飘飘,身穿袈裟的僧人如风随影,成为街头巷尾的一道风景。在撑灯后的夜晚,也是曼久嘎追拉一天之中最具风华的时候,太阳下山后,一天的暑热渐渐地散去,有几许带着凉意的风吹进了街巷,挂在街上的经幡飘动了起来,人们有事无事地,不是闲步街头东看西望,就是坐于道边台阶谈天说地,闲逛的多的是游客,坐道的多是居民。街道上的居民大多是相识的,见面总一弯腰,道一声所西德勒。街上热闹处是街边的地摊,小贩的吆喝人头的攒动。摊头多的是瓜果,印度的瓜果品种多不胜数其中珍品自然要数芒果,这种水果曾经在中国成为一种至高无上的政治贡品,在这儿却是流落于街贩地摊。除出水果摊以外,主要的是藏族工艺品,佛事用品,从藏刀到唐卡,从佛珠到转经筒 当然最多的是哈达。除藏族商品外,这里也有印度的小商品。逛曼久嘎追拉的夜市,是住在那里的这些日子最好的消夜,我们常常一逛就是几个小时,东拣拣西挑挑,买上几件心仪的纪念品更是心满意足。走累了就坐下来喝一杯柠檬汁,或甘蔗水沁人口脾。这里既没有欺行霸市,也没有漫天喊价,这里买卖公平是印度其它地方所没有的。印度朋友说在德里,曼久嘎追拉是一个模范社区,许多印度人也喜欢到这里来买东西。
    曼久嘎追拉的环城路边是曼久嘎追拉小学,它虽为小学但彼具规模,它的大门和社区大门相邻,有着浓重的藏式建筑特色,琉璃瓦上是法轮和经幡,我们每天进出社区都要路过它的门口。有一个星期日的早晨,我们刚出社区大门,但见车水马龙,藏人穿着节日的服装,朝学校涌去,我们一打听原来这一天学校有较大的佛事活动,我们也随着人群涌进了学校。这时学校已经挤满了人,学生在操场上穿着校服,整整齐齐地坐在地上,主席台上坐着社区领导和穿佛袍的僧人。活动开始,首先是敲小鼓吹长号的学生仪仗队进入会场,然后是吹藏号敲佛鼓的僧人队伍进场,学生和僧人交相辉映,场面十分弘大。那天因为我们还有事要办,只得匆匆拍了一点录像就退场了。在印度所有的藏人社区,学校的房子永远是最好的,曼久嘎追拉当然也不例外,在窄街狭巷的社区内唯独学校有着这样大的操场。因此学校操场既是学生活动场地,也成了社区活动场地了。无论是佛事,还是政治抗议事件,都会在这里进行。因此,学校也是社区的文化、宗教、政治中心。
    在曼久嘎追拉西藏社区,靠拉姆河的这一边是长途汽车站,这里每天都几班车开往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也有夜班车,晚上发车第二天早上就到了。我们在完成达赖喇嘛圣像浇铸后,就是坐这里的长途车到达兰萨拉的。那天我们直接从厂里赶到车站,班车已挤满了人,好在我们早已买了票,只能让我们上车但坐位已没有了,我们已打了包的行李达赖喇嘛的圣像,因体积大无法带上车,行李员要把它扔到车顶上去,我们坚决不同意,后来我们告诉他们这不是一件普通的行李,而是一尊达赖喇嘛的铜像时,他们的态度立即了变了,当我们撕开包装的一角,露出达赖喇嘛的头像时,车上所有的乘客都为我们让出路来,司机要我们把像放在他的边上,也邀我们坐在驾驶室内的座位上,因着达赖喇嘛的像,我们成了车上最尊贵的乘客。
    离开曼久嘎追拉已经很多年了,但我时时想着它,想着住在那里的日子,现在它要被拆迁了,结果如何还不得而知。据说印度政府有一项政策,在一个地方居住五年,不管你是从那儿流浪来,你在这个地方就拥有了居住权,政府要拆迁需要和住户协商,不似中国的城市改造拆迁那样的暴力血腥,相信曼久嘎追拉的西藏社区,将有一个好去处,佛保佑着他们。曼久嘎追拉的西藏社区虽然将不复存在,但它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 陈维健: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 陈维健: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 陈维健: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 陈维健: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 陈维健: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 陈维健: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 陈维健: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 陈维健: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 陈维健: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 陈维健:不爱人权爱狗权
  • 陈维健: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 陈维健: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 陈维健: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 陈维健:山穷水尽洞庭湖
  • 陈维健: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 陈维健: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 陈维健: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