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RFA:为邬书林一辩(江棋生)(图)
(博讯2007年1月24日 转载)
    
    章诒和女士六十岁时写出的《往事并不如烟》,以汉语世界中已臻化境的上好文字,使许多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生生地跃出了纸面。记得2003年仲秋时节,丁东曾满怀激赏之情地对我说:章诒和是当代中国第一散文大家。足以传世的精品佳作《往事并不如烟》很快被当局以“内容越线”为名而查禁,尽管比起该书的香港版(书名另定为《最后的贵族》)来,其大陆版要“干净”得多。章女士的第二本书《一阵风 留下千古绝唱》也同样以“内容越线”为名被查禁,15万册新书至今被堵在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库房里,难见天日。这一次,她的第三本书《伶人往事》遭查禁,当局连“理由”也不给了,干脆就是“因人废书”。也就是说,她的名字上了中宣部的黑名单,“这个人”从此成了被一劳永逸地违宪剥夺出版自由权利的“公民”。
    
    
RFA:为邬书林一辩(江棋生)

    江棋生的新书《看守所杂记》一书的封面
    
    事不过三,章女士拍案而起。所谓“事不过三”,就是说欺人太甚。这一次,出头当恶人的是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由于揽了这件脏活,此人所面临的,已不再仅是别人背后戳着他的脊梁骨唾骂,而是人们当面怒质他意欲何为,痛斥他“焚书坑儒”,乃一“精神刽子手”。我认为,不管这档差使是他屁颠屁颠讨要来的,还是被署长龙新民硬性指派的,或是经抓阄天定的,身为四位副署长之一的邬书林都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不过,我对人们怒责他与国务院对着干、与胡锦涛对着干却不敢苟同。因此接下去,我要像张思之先生当年为李作鹏辩护那样,试着给我的江苏老乡邬先生当一回辩护律师。我的全部辩护要点是:邬先生的所作所为,不仅不是与总理温家宝对着干,与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对着干,而是恰恰相反,他正是顺服胡温的意思而出手的。
    
    人们指控邬书林“抗上”的依据,是温家宝2006年11月13日在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这份“谈心”式的讲话由新华社发出电讯通稿后,我也看到了。我注意到,温家宝当众赞扬了巴金的《随想录》,说“我读了受到极大的震撼,感到那是一部写真话的著作”。温家宝还明确地宣示:“在文艺界要提倡讲真话,反映真实的社会情况,鼓励人们去追求真理”。
    
    事不过三,章女士拍案而起。所谓“事不过三”,就是说欺人太甚。这一次,出头当恶人的是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由于揽了这件脏活,此人所面临的,已不再仅是别人背后戳着他的脊梁骨唾骂,而是人们当面怒质他意欲何为,痛斥他“焚书坑儒”,乃一“精神刽子手”。
    关于温的讲话,我首先想说的是,不能认为温家宝是在虚情假意地说瞎话蒙人。我认为那样说有违公道,也与大多数与会代表的亲身感受相悖。2006年八本禁书的作者之一、大会代表袁鹰事后专门写文章说,温“同文学艺术工作者谈心,使到会的几千名代表意外地惊喜,顿时缩短了台上台下、领导人与普通文学艺术工作者之间的距离,因而会场气氛自始至终温馨和煦,掌声不断。”我相信袁先生对大会实况的描述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客套话。其次我想说的是,更不能认为温家宝的话中有开书禁的意思。谁都知道,实行书禁乃至搞黑名单因人废书,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定下的已然历练多年的既定方针。如果温家宝等中共高层确有开书禁之心,确想把穿在人们嘴上的铁丝解下来,那么温家宝在会上就完全用不着说一大堆隔靴搔痒的废话,他只需一句大实话就够了-这句话是:我们将《中国农民调查》等作品列为禁书是错误的。从今以后,那样的“禁书”可以公开合法地再版,而且,我们决不再以任何违宪方式查禁文学艺术家的任何作品。我敢说,这句将会使全体地球人“受到极大的震撼”和“意外地惊喜”的大实话,在温家宝的头脑中,是压根儿没影的事。
    
    我之所以特别提到《中国农民调查》,第一是因为她确是一本讲真话的好书。第二是因为作者陈桂棣和春桃为了让这本书不致被查禁,甚至不惜背上“拍马屁”的恶名,刻意地在书中恭维了毛泽东、江泽民和胡锦涛。第三是因为这本书的知名度极高,对文学家、艺术家很“有感情”的温家宝不可能不知道她被查禁了。我想,说温家宝“精彩的讲话”中丝毫没有开书禁之意,是不会冤枉他的。
    
    那么,温家宝一边维持书禁,一边又提倡讲真话,他的真实本意到底是什么呢?换句话说,要使恳请几千名嘴上被穿着铁丝的作家、艺术家们“讲真话”的画面不致显得荒诞的话,那该如何去解读温家宝给出的信息呢?对此,我的解读是,温家宝以真诚的语调所提倡的讲真话,其实只是提倡讲内容不能越线的真话,也就是讲官方听得进去的真话。他的“希望我们的文学艺术界多出精品、多出人才”,指的也就是内容不能越线的“精品”,说话多有遮拦的“人才”。这就如同人民代表大会上实行的民主,是“确保”官方想通过的法律得以“通过”的民主一样。内容没有越线,但说真话无妨-这是总理温家宝用来给文艺工作者撑腰打气的。内容一旦越线,则将请君入瓮-这是人人心中皆有、不言自明的。事隔不到两个月,2007年1月11日出面作“请”的人,就是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先生。
    
    邬书林宣布2006年有七本书因“内容越线”、一本书因章诒和“这个人”而被查禁,这正是依例行事、与温总理保持一致,而不是什么与国务院对着干。同样道理,他也没有与胡锦涛的“和谐社会”理念对着干。因为胡的“和谐社会”,乃是国人的行为举止不能越线的和谐社会,而不是人权得到切实保障的和谐社会。你越线,就是不和谐;邬先生出面制止你,就是创建和谐,就是与胡总书记保持一致。据我看,邬先生这回被民间骂痛快了,但十有八九,官运是会更亨通些的。
    
    李作鹏刑满出狱后,曾在2001年与张思之先生见了一面。张老告诉我,对律师的辩护心存感激的李作鹏不仅与他握了手,还动容地拥抱了他。写到这里,我真想请精通《易经》的朋友给我算上一卦,三、五年之内,我是否有缘与邬先生见上一面?
    
    2007.1.21于 北京家中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 公审邬书林为期不远
  • 赵诚:邬书林到底在干些什么?
  • 陈子明:给邬书林记一个黑点
  • 刘晓波: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 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正告邬书林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